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九十八章 天地一色韭菜盒

第九十八章 天地一色韭菜盒

    交朋友也是有窍门儿的,要与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倾心交往,就得用各种手段拉近彼此的距离,撒娇就是其中最简单快捷且性价比极高的方法。

    别看申诚是个大老爷们儿,撒起娇来可不比前厅那些花花朵朵差了多少,偷眼看看周栋,把嘴巴一撅,哼哼道:“小周师傅啊,您这就是看不起俺们鲁厨啊。

    鲁菜在华夏那是什么位份?有多少吃功夫的手艺,有多少当年都是归入宫廷盛宴的大菜,您说您点什么不好啊,就点了几道面食?这要是让伯父知道,还不得骂死人家了?这样不行啊,俺可不依。”

    周栋看看他,丝毫没有动摇。

    多少小姐姐在咱面前撒娇咱都只当是春风过湖,吹皱一池水干咱何事,何况你这个大老爷们儿呢?我倒是想点些名菜尝尝,系统任务你替我完成啊?

    “嗯,就这样吧。申老师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最近就爱吃个面食,诚师傅就不要勉强我了吧?”

    “哎,成吧,既然小周师傅你都这样说了,那今天就依您,咱们下回可不许这样了啊?”

    申诚心说您的爱好还挺独特的,进了‘食雅乡’就点几道面食,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让楚都勤行笑掉了大牙?知道的是您有这个爱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鲁厨被‘食为天’挤兑到连客都请不起了呢

    周栋点点头:“成,下回我请。”

    面食耗功夫,需要花费的时间比普通炒菜要长,两人等待了足足十几分钟,才见到一样样面食端了上来。

    好家伙,鲁菜就是鲁菜,先不管味道如何,份量绝对给足!申诚望着那一大盘堆成小山般的韭菜盒子,足有斤半量的紫薯梅花包子,摞起来有小半尺厚的三页饼和两大老碗的茄子炸酱面,当时就感觉饱了七分。

    两个人?这特么四个人也够吃了啊!

    ‘身在雅乡成俗客,每逢上菜必面食’申诚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也会吟诗了?这就是憋的吧。

    “呵呵,小周师傅,诚师傅?没想到两位是真给面子啊,点的可都是我的拿手面点!”

    服务员小姐姐身后跟来个油腻的中年胖子,戴着顶特二级厨师的高帽,脸上笑嘻嘻、一身地道的麦面香气,正是鲁厨白案上的第一人胡大海胡师傅。

    胡大海现在是越想越开心,这是什么地方?‘食雅乡’啊!能走进这个房间的可都是行内有名的人物。换句话说,能被这个房间里的人‘翻了牌子’,那他不就是‘贵妃娘娘’了?

    小周师傅的名头如今九州鼎食干白案的谁不知道?人家一来别的不点就点自己的招牌菜,这就等于是在替自己拔份儿啊!胡大海从后厨一路走来都是轻飘飘的,一百八十多斤的身材硬是走出了步步生莲的感觉,那叫一个妖娆。

    “老胡啊,不给你面子还能给谁啊?都是鲁厨的老人了。”

    申诚咧了下嘴巴,也看不出是哭还是笑。

    “哈哈,那就请两位动筷子吧?小周师傅,早就听说您是白案上的天才了,可要多给我些意见啊?”

    胡大海嘴上客气,心里却存了考较周栋的想法。

    这个年轻人最近风头极盛,据说连‘三巨头’都极为看重他。自己也悄悄去早点部尝过,狗不理和秘制鸡蛋饼确实都为极品,有如白案上的奇迹。

    可这又如何?

    华夏为当世第一美食大国,菜系林立,各种菜色更是以十万计数!就说一个白案吧,他这个做了三十年白案的大师傅都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种类。

    年轻人嘛,估计就是从哪里学来了几个秘方吧?白案上的功夫靠得是岁月累积,他这份年龄还能真成了大师?再说会做也未必等于会吃啊,胡大海对自己这几道面食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周栋看看胡大海,非常认真地点头道:“嗯,胡师傅放心,我会用心评点的。”

    “那是,那是”

    胡大海暗暗叹息,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我也就是客气两句,你还当真要评点啊?行,我就看看你能说出些什么道理来。

    大师级尝味开启,周栋立即进入了‘毒舌’模式。

    韭菜盒子最见不得凉,所以周栋准备先品尝这道面食。

    韭菜盒子说简单也简单,但要做好很不容易,主要考量厨师对油温的掌控功夫。油温如果太高,就会外皮焦酥内里的韭菜却还嫌生嫩,吃起来韭菜塞牙、味道冲鼻子;要不就是里面的韭菜熟了,外皮也成黑炭球了。

    油温如果低了则炸制的时间就会延长,那不光外皮没了焦酥感,韭菜也会沱,吃起来口感不对。

    周栋看看形色,微微点头,胡师傅毕竟是白案上的老师傅了,能在五星级酒店混这么久,可不是外面小摊上的野路子可比。

    这韭菜盒子黄橙橙的,尤其是边角厚缘处跟‘肚腹’处的颜色完全一致,这一手可是极见功夫,一般的白案师傅很难做到。

    “外色不错,这韭菜盒子应该可以吃。”

    周栋喃喃自语道。

    “小周师傅这是”申诚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周栋,胡大海也是脸色微微一变,这话怎么听着别扭呢?

    轻轻咬了口韭菜盒子,周栋便皱着眉毛把筷子放下了,看样子是不准备再吃第二口。

    “怎么了啊小周师傅,是这韭菜盒子有问题?”

    胡大海还真不信邪了,他可是老白案,不比现在的那些学院派,说是白案,其实遇到油锅就会抓瞎。

    他在油锅上花费的岁月可不比周栋的年龄短!

    而且这韭菜盒子炸到‘天地一色、内外合一’的境界,不说整个苏省,楚都市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这也能挑出毛病来?

    周栋淡淡一笑:“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胡师傅,不知道我这样说,您认不认呢?

    您一定不认,不着急,听我慢慢说。

    这韭菜盒子最难的就是维持形色,很多做了多年的师傅都会因为对油温控制不好,不是炸得色老了,就是色嫩了,这种看一眼都嫌多,吃就不用吃了”

    申诚不禁又看了看周栋,小周师傅这是变了个人吧,口气这么横,不会是病发了吧?

    胡大海却有些面色凝重,听话听音儿,这个年轻人的肚子里有东西啊?

    “胡师傅你是老行尊了,当然不会犯那些个错误。所以您实际上是用半压火的方法,有意控制了油温,再加上您多年的经验,这韭菜盒子才能炸到‘天地一色’的程度。

    这其实非常困难,也非常值得骄傲,所以我才愿意尝上一口。

    可也就是一口”

    周栋淡淡地道:“胡师傅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吧?

    您用的可是当季的春韭菜,估计还是第一割;这样的好韭菜是又香又嫩,用它做韭菜盒子就不能久炸,必须要越快出锅越好!

    真正的顶级大师傅,在这种情况下会选择大火急炸,如此才能够保证韭菜不会因为长时间受热而丧失新鲜口味。

    可您呢?或许是对自己的手艺还没有十足的信心,或许是对外形外色过于迷恋,居然选择了更为稳妥的压火炸制法。

    这样做固然可以弥补手艺不足,韭菜盒子的味道却损失了至少一成,其实是一种偷机的做法”

    “好家伙!”

    对这些申诚是外行,听得云山雾罩,可他却看到胡大海的脑袋上已经见了汗,不觉心里暗暗吃惊,小周师傅什么时候变成‘三巨头’一样的毒舌了?

    胡大海苦笑道:“小周师傅”

    他是内行,自然明白周栋在说什么;就说这韭菜盒子,真正的顶级手艺那是要在保证外皮酥脆、内馅鲜嫩的情况下,还能够做到‘天地一色、内外合一’,他却只能顾及后者,还差着火候呢。

    “胡师傅,我还没说完呢。”

    周栋摆了摆手道:“我其实是想说,您的‘天地一色、内外合一’看着像是那么回事,其实都是虚的。再好的外形也得和完美的味道搭配在一起才会有意义,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

    边说边摸了下裤兜里的手机,完美级洗菜让他可以鉴别各种食材、大师级尝味可以让他吃出厨师的缺点在哪里,可像‘天地一色’这样的行话术语,那还得靠度娘

    胡大海听得汗如雨下:“小周师傅,您是好眼力啊,老胡我今天算是丢人了。”

    “也不能这么说,这不是还有三样面食麽?我再尝尝这紫薯梅花包”

    胡大海听得一哆嗦,我的天爷,您还要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