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218 抢夺头壶茶
    “管会长,您这是”

    这位正准备去接丝~袜奶茶的香江大众评委也不是什么生面孔,正是兰芳园的佘玉龙。

    虽然他没有参加本届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不过身为兰芳园头~牌的奶茶师傅和面点师,还是接到了大众评审的邀请函,

    前几日的比赛佘玉龙都懒得过来,今天可不同,他必须要亲口尝尝周栋的手艺,否则怕是会失眠的。

    周栋的丝~袜奶茶一端出来,那股熟悉的香气就让佘玉龙心头一震,隐隐感觉这位华夏面王恐怕比自己这个香江第一奶茶师傅还要更胜一筹,

    好不容易才挤进人群,眼看这头壶茶的最后一杯就要落在自己手中,佘玉龙正是心喜,

    忽然见到管达生拦在面前,一张老脸微微泛红,眼睛却死死盯着这杯奶茶,心中不觉哀叹:“这是什么世道啊,堂堂香江美食协会会长居然来抢我的头壶茶”

    头壶茶、头汤面,对于一名真正的美食家来说,那是有着特殊意义的。

    传说已经故去的上任华夏面王曾在魔都立灶,一锅阳春面天下无双,

    当时就有位嗜食阳春面的美食家,每天4点半就要起床,叫上黄包车直奔他的面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吃得就是个头汤头挂。

    如果某天被人抢去了头汤头挂的阳春面,这位美食家就会赌气一天不吃东西,以此来警醒自己,明天绝不能再迟到了!

    所以无论是手艺多么高明的奶茶师傅,所制的丝~袜奶茶必定是以头壶为最妙,

    因为这壶一旦用过了,就算用温水清洗干净,也难免会留下部分茶味和奶味,不隔夜都无法完全散去,

    第二壶茶就难免会受到一些影响,所以香江会吃的老客都知道要争每天的头壶。

    你说奶茶师傅为什么不能多配几套壶?

    不能!像佘玉龙这种顶级的奶茶师傅都有自己用顺手的茶壶和水壶,换个壶就会感觉不对,这基本就是一种玄学。

    周栋今天才是第一次做丝~袜奶茶,其实并不像佘玉龙这样,有用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老壶,

    不过习惯使然,无论佘玉龙还是管达生,都会下意识地力争头壶奶茶,要是喝了二壶三壶,那还有美食家的矜持和面子麽?

    “你是兰芳园的佘玉龙?”

    管达生看他一眼,慢条斯理地道:“你是要和我争这头壶奶茶?”

    “我”

    佘玉龙肚里暗暗骂娘,老毒龙你这不是欺负人麽,刚才明明是你自己说不喝周面王的奶茶,大家可都听到了的!

    而且明明是我先伸的手吧,要说抢也是你抢我的,怎么就成了我抢你了?这个世界还有公平可言麽!

    不过肚里骂归骂,佘玉龙深知面前这位可是自己万万招惹不起的,也只能陪笑道:“不敢不敢,管会长既然开口了,这头壶茶当然是您的。”

    “嗯,年轻人有前途。”

    管达生满意地点点头:“你就排在我后面好了,等二壶茶一出,第一个就是你的。

    其实什么头壶二壶啊,就是个心情而已,味道也差不到哪里去”

    “呦吼,差不到哪里去管会长您争什么啊?

    这我可得说句公道话了,刚才大家可都听得清清楚楚,您可是亲口说过不喝小周师傅的奶茶,说什么怕污了您的舌头,怎么,这一转眼就变卦了?”

    易知鱼是一阵冷嘲热讽。

    在大陆他老易如果认第二毒舌,就连黄明举那家伙也不敢认第一!今天可好,居然被个什么‘毒龙王’给抢去了风头,心里能乐意才怪呢。

    先前是因为董其深压制,一个劲儿地对他使眼色,而且这管老头儿毕竟人老辈份也高,他这个‘年轻人’也只能退避三舍。

    如今被他抓住了小辫子,那自然是报仇不过夜,立刻出言讽刺,反正他也不在香江混,不给管达生面子又如何?

    周栋倒是没说什么,虽然也很不喜管达生的作派,可这毕竟是个快九十岁的老人,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是要有些尊老之心,

    更何况这是佘玉龙相让,已经不关他什么事情了。

    管达生那是真正的老江湖,接过佘玉龙手中的奶茶,先在鼻子下过了过,淡淡的奶茶香气入鼻,顿觉眼前满满的都是回忆,

    有了这样的一杯奶茶,食言而肥又算得了什么?

    看了眼易知鱼道:“刚才我老人家是这么说过,那又如何?

    我老人家刚才想了想,身为前辈,总还是要给年轻人一些机会的。

    而且我从小周师傅的目光中看到,他其实是十分希望我能够品尝他的奶茶,然后给出中肯的意见”

    不知不觉,这条‘毒龙王’已经叫上了小周师傅。

    周栋听的大睁双眼,心中狂呼:“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啥时候看过您了?”

    “小易啊,你在华夏勤行也算得上‘老行尊’了,记住我老人家的话,该提携后进的时候还是要提携,只要我华夏勤行薪火不绝,我这个老家伙的脸面又算得了什么?

    出尔反尔又如何?

    为了华夏勤行,我食言,我光~荣!”

    还得说姜是老的辣,管达生慷慨陈词,句句掷地有声,听得易知鱼险些吐血,

    这都行?哦,合着见到口好吃好喝的,您比我还不要脸啊!

    一直在默默拍摄、记录的林清忍不住咯咯直笑,眼前这位‘毒龙王’让她忽然想到了易知鱼说过的话。

    ‘仰天大笑冲碗去,我辈岂是要脸人!’

    望着巧笑如花的林清,怀良人不觉有些发呆,这次要是被周栋那家伙得了至尊金奖,清妹妹是肯定要去楚都跟踪采访的,我是不是也要去趟楚都?

    呸呸呸!金奖一定是我的,清妹妹要跟踪报道也是跟我走啊!

    不过这杯奶茶确实厉害啊,那小子是如何用两天时间就学到这种程度的?

    哎,既生瑜何生亮我这是怎么了,为何总是代入周瑜?

    望着手中已经空了的奶茶杯子,怀良人一阵发呆,虽然嘴上还是不肯承认,却知道始终瞒不过自己的心,

    那家伙似乎真的比自己更天才一些?

    怀良人一会儿暗慕佳人、一会儿暗自鼓劲,正在百般纠结的时候,忽然听到毒龙王管达生叫了一声:“臭小子,这是谁教你把奶茶调试到这样的温度?

    真是岂有此理、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