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九百八十六章 缘故(上)

第九百八十六章 缘故(上)

    主要是金光老祖对嫡亲血脉的独宠,不管嫡亲血脉自身的情况,有没有修炼的天资,都把大量的修炼资源给砸了进去,修为完全是用修炼资源给堆积起来的。

    但是不管修炼资源如何的堆积,由于天资实在是太差,而且又没有上进之心,不肯吃苦,完全就是一副败家子的样子,在金光老祖这么大力度的支持下,修为也只推到了神通境而以。

    后来更是看中了周裘身具“玄阴之体”,如果在周裘突破到半圣境的时候,如果采用“凤攀龙”的话,不仅可以让周裘更大机率突破到半圣境。

    而自己更是能够从中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可以让真圣境的修为都可以更精进一步,这对于修为一直排在真圣境最末的金光老祖来说,诱惑肯定非常的大。

    在事情败露以后甚至是不惜亲自追杀周裘,让生命中只有金光门,只有师尊的周裘痛苦不堪,完全不敢想自己一直非常尊敬的师尊,竟然是如此的无耻不堪。

    竟然只是为了修为更进一步,宁愿牺牲自己的亲传弟子,更是采用那种龌龊无比的“凤攀龙”,完全不顾及弟子们的感受,所以才不惜冒着身死的念头。

    更是叛逃出金光门,也不想沦为师尊修为精进的“工具”,更不愿意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结束。

    所以当凌云派的徐林燕长老,还有凌云派的弟子,竟然都可以为了成全对方,都可以放弃身处造化之地中,可以让修为突飞猛进,没有后遗症的灵泉潭。

    更是让自己对凌云派这个虽然目前在灵修界不是很强大的宗派的看法,有了非常大的改变,这样的宗门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可以成为一个大家族的宗门。

    可惜自己以前身处的金光门完全就不是这样子,只有尔虞我诈,只有利益关系,没有任何的感情,不管是跟师姐弟,还是师尊都是如此,所以完全被凌云派的这种团结一心的精神表现给触动了。

    眼泪爬满了脸颊,甚至肩膀都在不停的一颤一颤。彷小南见到周裘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我见由怜。

    也清楚的知道周裘所在的金光门和师尊金光老祖是有多少的糟糕,在里面不知道受到了多少的白眼还有欺负,顾不上周边有这么多人,往周裘身旁靠了靠,右手搭在周裘的肩膀上,并轻轻的拍了拍。

    周裘也感觉到了彷小南的靠近,并且右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心时一暖,知道彷小南肯定是想安慰一下自己,但是却又不好说什么,所以直接用行动来表示。

    周裘之前迷离的心神敢慢慢的被拉回到现实当中,是的,自己为什么老是要陷入过去的那种痛苦当中,根本没有必要,自己已经不是金光门的人,再也不是金光老祖的亲传弟子了。

    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对方也是非常喜欢和照顾自己的人,虽然这个人比自己的年纪还要小,但是拥有着俊秀的外表,还有一颗非常善良的心,修为更是一日千里,远远的超过了自己。

    完全不是第一次见面时,依靠其他的手段才能从自己的手中脱身,当时自己的修为可以完成碾压对方,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年青人,竟然不知不觉中走进了自己的心扉。

    更是在机组巧合之下,成为了自己的道侣,更是在自己的亲眼见证下,对方的修为一步一步的变的强大起来,很快就超过了自己,更是远远的把距离给拉开了。

    自己能够突破到半圣境,都是拜对方所赐,更是在这坠魂渊当中,帮助自己寻得这处造化之地,让自己的修为直接突破到了半圣中阶境,这是自己以前完全不敢想的。

    更何况是这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内完全的,这要是放在金光门,完全不可能发生,别说突破到半圣中阶境,就算是从神通境突破到半圣境都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的曲折。

    周裘望着身边一脸阳光气息的彷小南,内心慢慢的变的柔软起来,现在自己不是孤独的一个人了,有了自己的道侣,更是会带着自己去下修界彷小南的家乡,见彷小南的父母。

    幸庆老天能让自己遇到彷小南,要不然自己的命运可能完全不一样,至少会成为金光老祖的“修炼工具”,在金光门中肯定会被其他的师兄师姐们看不起,竟然为了突破半圣境,什么都做得出来。

    周裘一想到这里,看着彷小南的眼神就变得更加的炽热,这是一个改变了自己生命轨迹的男人,看到对方眼里充满着对自己的关心和疼爱。

    周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声的说道:“谢谢你,小南,我没事,只是被徐林燕长老和凌云派弟子们之间的谦让,让我一时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有了小南你陪在我的身边,这些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所以我觉的自己非常的幸运,可以在这灵修界的茫茫人海当中,竟然碰到了从下修界来的小南你。

    更是在被同门师兄师姐,还有金光老祖的追杀的时候,能够在十万大山被小南你出手相救,更是让我有了喜欢的人,还有兴趣相投的好朋友,真的谢谢你,小南。”

    彷小南见周裘能够敞开心扉把心里面的一些话,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很是替周裘高兴,毕竟这些记忆肯定会一直压在她的心里,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

    毕竟是对她有着二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教导她踏上修炼这一途,拥有了常人不可能拥有的修为的师尊,虽然最后做出了那种无聊之及的事情,但毕竟没有成功。

    对于善良的周裘来说,这都不足以对金光老祖产生那种报仇或者是生死不见的那种地步,顶多也就是再也不认这个师尊,再也不是金光门的弟子了。

    一想到这里,彷小南冲着周裘笑了笑,并用手在对方的头上抚摸了一下,说道:“这有什么好谢的,能够遇到你,也是我的荣幸,如果非要说谢谢,那也应该是我对你说谢谢。

    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也不可能拥有你这么一位事事为我着想的媳妇,更不可能拥有现在这么高的修为,还有机会为破天盟,为下修界出一份力。

    更是让我有机会把我的弟弟彷小北从昏迷当中救回来,更是有机会让我再见我的父母家人,所以说,应该说谢谢的是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人生当中,同时,希望有了我你能开心起来。”

    周裘没有想到彷小南竟然把自己说的这么好,其实明明是彷小南不断的帮助自己,救了自己都好几回了,虽然知道这是彷小南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只是想让自己能够尽量不去想以前不开心的事情。

    虽然如此,但是听着心里还是觉的非常的开心,只是脸上不经意间飘上了两朵红晕,很诚实的表现了出来,娇声回道:“我那有你说的这么好,明明就是哄我开心的。

    不过我听着还是很喜欢,以后可要住记你今天所说的话,可不能负我,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不过小南你不用担心,跟你在一起后,我确实开心了好多,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虽然这一路以来,危险不断,更是出现了生死危机,但是这种压力却不是以前的那种压抑的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来,随时都需要提防着身边的人,完全没有放松的时候,更别提真正的开心了。

    放心吧,小南,我现在非常的开心,而且觉的特别的幸福,有一个可能牵挂的人,这种感觉真好,还有就是这个世界上,同样有人牵挂着我,更是觉的无比的开心。”

    彷小南看着周裘一脸的幸福感,内心也放松了许多,一直就担心周裘会放不下以前在金光门的那种非常人压抑的环境,更是陷入背叛师门的那种复杂的心情。

    幸好来到坠魂渊后,先是认识了徐曦凌,两人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就相谈甚欢,更是成为了姐姝,然后由于徐曦凌和许晓蕾的关系,三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成为了三姐姝。

    彷小南见到三人在一起聊的非常开心的场景,心里同样觉的非常的高兴,这就代表着周裘慢慢的在打开心扉,让徐曦凌和许晓蕾都走到了对方的心里面,更是愿意分享自己内心的一些事情。

    就在彷小南准备继续跟周裘说话的时候,忽然一股极强的灵力波动从灵泉潭的方向向这边飘散过来,彷小南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感受到了正在灵泉潭中的徐莫昌长老。

    竟然真的通过此处造化之地,让自己卡住了几十年没有办法寸进的修为,不仅发生了变化,更是凭着几十年的努力修炼,积累了深厚的底蕴,直接从半圣中阶境突破到了半圣上阶境。

    身上的修为更是在冲破半圣上阶境后,还在继续攀升着,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节奏,半圣上阶初级,半圣上阶中级,半圣上阶高级,直到半圣上阶巅峰境的时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彷小南激动的看着徐莫昌长老,真不愧是凌云派的莫昌长老,这深厚的底蕴真不是盖的,这肯定是每天都坚持修炼,年复一年,虽然都没有办法突破下一个境界,但这种坚持却重复了几十年之久。

    这是需要多么大的毅力才能办得到,在一个境界停留了几十年,却没有一天是懈怠的,就算是彷小南恐怖也做不到,这完全是老一辈才能具有的那种偏执,心境是深如海般的浩瀚与沉稳。

    年轻的一辈恐怖万中都无一人能做到,毕竟不管是心境,还是经历都不同于老一辈,更是没有太多的磨砺,都是在一种相对非常安逸的环境当中成长起来的。

    彷小南不远处的凌云派更是暴发出了一阵阵的兴奋不已的笑声,大家都是非常的熟悉,毕竟徐莫昌身为凌云派的三位半圣境之一,在凌云派都拥有着非常高的威望。

    不管是徐曦凌还是那十名神通境弟子,都是在徐林燕和徐莫昌两位长老的教导中长大的,相对于徐林燕长老的慈祥大度,而徐莫昌则是严厉古板,可能是由于经历的不同,所以才会出现两种不同的风格。

    徐林燕的修为是凌云派三位半圣境当中修为最高的,达到了半圣巅峰境,掌门师姐虽然没有徐林燕长老这么高的境界,但也达到了半圣上阶境,可徐莫昌却一直徘徊在半圣中阶境。

    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突破到半圣上阶境,但是三人都有着不服输的心态,更是在这几十年当中,不停的修炼,尽最大的能力去提升自己的灵力。

    虽然大家的天资都非常的不错,可能是由于机缘造化不够,还有就是为了教导凌云派的众多弟子的原因,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跨入下一个境界,但是根基打的都是非常的牢固。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成为了徐莫昌心中的一根刺,或者是自己的一道心病,可能是认为年轻的时候,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修炼的原因,所以才教导凌云派弟子的时候特别的严厉。

    就是希望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这种不愉快的经历,不会再出现在凌云派的每一个弟子身上,一开始凌云派的这群弟子肯定觉的心理不平衡,相比徐林燕长老来说,徐莫昌长老的教学就显得有点辛苦。

    所以凌云派的弟子对待徐林燕长老就显得特别的亲切,特别的好,但对徐莫昌长老就完全相反,甚至觉的徐莫昌长老可能是有这方面的嗜好,就喜欢管人骂人。

    但随着年龄不断的长大,跟徐莫昌的接触也越来越多,大家了解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才发现徐莫昌长老其实对凌云派的每位弟子更加的细心,更加的用心,只是方式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