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上无道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事情起因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事情起因

    不过,高昂不想惹事,那个金丹中期修士却不想就此罢休,此人眼中凶光一闪即隐,然后微微一笑,说道:“太史朗,既然高昂是你的朋友,那就一起去吧。”

    太史朗说道:“这倒也可以,不过我得问问他的意见。”然后问高昂道:“高昂,我们要去火缝山脉东北部,你要不要一起去?”

    与此同时,太史朗又密灵传音对高昂说道:“高昂,这个申元刚邀请你去,很可能对你不怀好意,你不要答应。不过我一定要去,因为楚意秋对我有恩,我答应过她一定要去。”

    高昂当然也知道,那个金丹中期修士申元刚突然转变态度,邀请他同去必定不怀好意,但他却担心因为他的缘故,申元刚转而迁怒于太史朗,那太史朗就麻烦了。

    于是问道:“太史大哥,那个地方除了地火岩浆,基本就没有什么了,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太史朗只好说道:“那里的地火裂缝之中,忽然出现了金环火蟒的踪迹……”

    他一边明着说,一边又用密灵传音,告诉了高昂事情的原委。

    原来,太史朗得到《九转炼神决》之后,就到鹿鸣城外深山中苦修了几个月,神识倒是增长了两成多,但始终都差那么一点点无法晋级后期,也就被迫停止修炼,从东门回城,准备去竞技场和论道馆磨砺。

    进入东门不久,他就遇到了关系不错的楚意秋,楚意秋则邀请他一起去火缝山脉东北部,同行正是韩文君、皇甫茂和他们的大师兄,也即那个金丹中期修士申元刚。

    他们之所以放弃去西北部的那个秘境,而去基本只有地火岩浆的火缝山脉,则是因为申元刚得到消息,说是的火缝山脉东北部一处地火裂缝之中出现了金环火蟒。

    金环火蟒在最火热岩浆之中才能够诞生,全身的精血蕴含着非常浓郁纯粹的火属性,对于以火灵根为主,或者专门修炼火属性法术的修士价值非常高。

    申元刚要猎杀金环火蟒,就是为了取它的精血,帮助自己感悟尽快晋升金丹后期。

    皇甫茂以申元刚马首是瞻,自然要跟随,韩文君是火灵根为主的火土双灵根,也非常想要金环火蟒的精血,所以对申元刚的邀请趋之若鹜。

    而楚意秋和韩文君的关系不错,为了同样的原因,受到了韩文君的邀请就欣然同行。

    至于申元刚为何要带着几个筑基后期一起去对付金环火蟒,就是让他们帮忙在旁边用冰属性法术将金环火蟒周围的温度降下来,同时也尽量多几个修士,有足够的修士精血气息,才更加可能将金环火蟒从地火岩浆之中吸引出来。

    金环火蟒虽然只是低级地妖,实力比申元刚稍微差一点,但它们在高温的地火岩浆之中却能够发挥出十二成的实力,将它们吸引离开地火岩浆并降低它们周围的温度,就是削弱它们的实力,有助于击杀。

    高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细细思量了一会儿,然后就说道:“申前辈,我同意和你们一起去,不过,你们得等我五天。”

    “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要我们等你……”皇甫茂对高昂很厌恶,顿时就大声呵斥,但却被申元刚伸手阻止了,申元刚笑了笑,说道:“无妨,反正我们也需要在坊市补给和休养一番,就等你五天,五天后我们就在这里集合出发!”

    太史朗对高昂非常信任,自然也就不会反对高昂的决定,一脸淡然的站在高昂的身侧。

    楚意秋则对太史朗完全信任高昂的情形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她可是知道太史朗是一个多么冷傲的人,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即使对她也是如此,如果不是因为她曾经有恩于太史朗,太史朗绝对不会答应和她一起去斩杀金环火蟒。

    “五天后再见。”高昂对申元刚等人拱了拱手,就拉着太史朗离开了。

    韩文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马上意识到大师兄申元刚在,只好闭上了嘴巴,但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皇甫茂非常不解的看向申元刚,申元刚就十分隐晦的瞪了他一眼,同时密灵传音说道:“别多事,我自有安排。”

    高昂和太史朗迅速找了一家最好的客栈,要了一间天字号客房,开启了阵法。

    两人坐定,高昂就不解的问道:“太史大哥,你修炼了那个法诀,怎么这么久还不能晋级后期?这不可能啊?”

    太史朗眼神一黯,苦笑着说道:“不是那个法诀不好,而是我有心结,或者是说心魔,那个心魔如果解不开,可能我这一辈子都要停留在筑基中期了。”

    高昂奇了,赶紧问道:“什么心魔这么厉害?那个法诀都无法帮你?”

    太史朗咬了咬牙,然后才道:“也罢,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也不怕告诉你。事情是这样的……”

    随即比较简略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太史朗五年前就已经是筑基中期,二十岁的筑基中期,资质悟性和进境都不比鹿鸣城第一妖孽汤玉秀差太多,乃是当时西南城区的第一修炼天才,被太史家全力保护和培养,前途十分远大。

    但可惜,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让太史朗从云端跌落到了泥潭。

    太史朗的亲生父母已经陨落,至亲之人只有一个小妹妹太史,五年前才十四岁,长得虽然不算绝美,资质也不算上佳,但却非常可爱和懂事,是太史朗的绝对逆鳞。

    问题就出在太史的身上。

    五年前某一天,有一个化神修士突然造访太史家,说是要和太史家做一个交易,交易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他带走太史,然后给太史家一大笔灵石和一些高阶灵丹和符。

    太史家的高层当然不敢不答应,但是太史朗却不愿意妹妹就这么不明不白被带走,护着妹妹一定问清楚原因。如果那个化神修士是要收妹妹为徒,才肯让他带走。

    一向听话的太史,自然就以太史朗马首是瞻,太史朗说让她走她才会走。

    那个化神修士因为必须要太史完全的心甘情愿,他带走太史才有用,所以不得不将他带走太史的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太史竟然是亿里挑一的玄清姹女,这种体质修炼专门的双修功法,功成之后,就可以帮助和他双修的男修进阶。

    简单一点的来说,那个化神修士带走太史,就是要将她当成双修鼎炉来培养。

    太史朗当然就当场大怒,死活都不肯让那个化神带走太史,因为鼎炉一旦养成,就是开始奉献性命的时候,下场很悲惨,被男修抽干精血之后,不是变成人干枯萎而死,就是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白痴废人。

    太史朗是绝对不能让妹妹成为鼎炉的!无论有多大的利益都不可以!

    只是太史朗才区区筑基中期,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一个化神修士?

    那个化神修士发飙之后,太史家的高层都不敢反对,太史也因为那个化神修士以太史朗的性命作为威胁而不得不屈服,太史朗则被那个化神虚空一指震昏了。

    等太史朗醒来之后,妹妹已经被带走了,而且因为他任性反对的缘故,导致那个化神修士大怒,不仅不给太史家好处,还重伤了太史家几个高层,所以太史家那几个高层大怒之下,狠狠的呵斥了太史朗,说太史朗太不顾家族安危,为一己之私差点将整个家族带入死地,要重重惩罚他,要关他的禁闭。

    太史朗正处于极度伤心愤怒甚至疯狂的时刻,顿时就受不了,一怒之下,就脱离了太史家,四处疯狂的寻找妹妹。

    只是他区区一个筑基中期,怎么可能找到化神修士的踪迹?

    找了三年之后,他没有半点线索,只好无奈放弃,同时也性情大变,成了西南城有名的一个疯子,然后,包括前三年,整整五年修为都毫无寸进,从天才变成了废材。

    只不过,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太史朗被逐出家族的确切原因,所以都不敢对他怎么样。

    高昂听了,心中怒火翻腾,但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缓缓闭上了愤怒的双眼。

    他现在连金丹后期都未必打得过,还敢奢望谈什么正面直刚化神修士?

    这就是彻底强者至上的修真界,强者随意予取予求随意掠夺的修真界。

    任你有再不屈的意志,也要在强者和无奈的现实面前闭上愤怒的双眼。

    一阵沉痛和无奈的静默之后,高昂强行静下心来好好想了一想,然后咬牙说道:“太史大哥,我想我找到了你无法晋级后期的原因了。”

    太史朗也不蠢,听了高昂的话就是一个激灵,马上醒悟过来,然后一拳将面前的桌子打成了碎片,狠狠的说道:“原来是他!”

    原因其实很明显,当时那个化神修士碍于太史的缘故,不能一掌将太史朗杀了,却是暗中用了某种手段,禁锢了太史朗的神识,使得太史朗此生再无晋级可能。

    太史朗之前因为身在其中,一直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所以才一直不明其因。

    明白了原因之后,太史朗顿时整个人都跨了下来,面如死灰的软倒在地。

    对于他来说,此生无法晋级,比死还都要痛苦。

    高昂却是缓缓的说道:“太史大哥,不必灰心,天无绝人之路,我有一个法诀,也许可以帮你解除那个混蛋的神识禁锢!”

    太史朗虽然很相信高昂,但他却不相信有什么法诀能够解除化神修士亲自种下的神识禁锢,痛苦至极的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高昂却绝对不会放弃太史朗,走过去扶起了太史朗,将《驱魇净神咒》放在太史朗的手中,说道:“太史大哥,事在人为,试一试还有机会,如果你就这样放弃了,那就真的永远没有机会了。”

    太史朗虽然痛苦,但也不是烂泥,并没有真正的自暴自弃,闻言坐了起来,对高昂点了点头,就拿起《驱魇净神咒》细细研读。

    一会之后,太史朗就盘膝而坐,进入修炼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