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魂大陆. > 第八百零九章 黄牌!
    第八百零九章

    旗子笼罩的高空,因毒藤笼罩的缘故,使得很多关注在这里的目光,都是忍不住凝了起来。

    很多人心中都在猜测,牧究竟有没有下死手。

    虽然这是角逐赛,但擅自诛杀这等天赋妖孽,多少还是会受到学院惩罚的吧?想必牧应该会收敛一点,他们心中这样想。

    “或许牧只是吓唬他一下也说不定。”

    在这一声声窃窃私语声,笼罩着的毒藤终于是有了收回的迹象。

    “毒藤斗魂还在,并未消散,果然,牧还是手下留情了。”

    一声惊呼声传来,说这话的,是一名跟随在牧身边的老生。

    “不错,下手知分寸,此子今后必成大器!”有学院的导师开口,满脸都是赞赏之色,有了栽培的心思。

    “不愧是牧,当之无愧的上一届一区之王,光是这份气度,就让我等自愧不如。”

    一道道恭维赞叹之声不断响起,忘川抻着脖子,心头却是并不这么想,因为他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咔嚓~

    一道轻微的破裂声引了诸人的注意,下一瞬间,所有人就是震惊看到,那原本笼罩在半空的旗子,并没有收回,而是被一股狂暴之力自内生生撕裂开来。

    这不由得让所有人的心脏都是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发生什么了?

    诸人心中生疑,终于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

    良久之后,就在那一道道期待的目光注视之下,笼罩的毒藤终于是缓缓散开了,而接下来出现的画面,让得在场所有人都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他们看到了什么?这怎么可能!

    在那目光所及汇聚之处,只见得一名白衣少年冷漠的伸出来一只手臂,而在那手臂五指紧握着的地方,牧奄奄一息的被捏着脖颈吊在那里,他气息缭乱,元神处于崩溃的边缘,精神萎靡!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于天地间此起彼伏的响起,蓦然为之一静。

    一名名老生瞪大眼睛,使劲揉搓着眼珠子,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牧一手掐着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白衣小子脖子的才对,一定是他们看错了!

    学院的一些导师也是如此,牧败了?就连命也是被人给握在了手中,这一届新生中,怎么涌出来了这么多的变态?

    眼前出现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的似曾相识的,几天前,也是出现了一名狂妄的新人,将一名实力丝毫不弱于牧的老生给碾压,打爆了一身的骨头。

    “咕噜!”

    忘川喉咙干涩,喉结忍不住的一个劲的滚动,不愧是神主,以新晋四星魂王的实力,碾压五星巅峰上一届的一区之王,这等天赋,这等实力,还是一如既往地变态啊!

    半空,牧被人捏着脖子吊在那,受尽了屈辱,不过,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上那么多了,与小命比起来,这点屈辱又算的上什么?

    牧想要用意念求助暗中学院的各大导师,只是,他这一心思刚刚生出,就被罗尘给一眼看破了。

    捏着的五指用力,而接下来的咔嚓声,直接是断去了他所有的念想。

    他的元神在吞噬斗魂之下,早就是变得脆弱不堪,被这么一捏,元神如何能够承受的了?

    天地间死一般的安静,直到牧的尸体从半空中跌落,震起尘土,这才让诸人反应过来。

    连忙上前查看,只是这个时候,牧的元神已经消散尽了。

    “他杀了牧!”

    一名名老生愤怒的望向罗尘,尤其是那些以牧马首是瞻的老生们,更是忍不住抽出魂器来,带着杀机,将气机锁定在罗尘的身上。

    “你们也想死?”

    察觉到这一股股杀意,罗尘抬头将目光一一扫去,旋即,重锋横扫,凡是对他有杀意的老生,无一不是被他拍倒在地,连牧他都宰了,剩下的这群小喽,又岂是罗尘的对手?

    当脖子上被重锋架着的时候,无不是吓得惨白了脸色,这个时候,他们方才一个个从愤怒中惊醒过来,这可是连牧都杀了的狠人啊!

    “住手!”

    终于,一名学院的导师看不下去,出声制止,学院不是宗门,禁止杀戮,牧的死,已经让得学院损失了一名有潜力上榜的天才,不能再任由之杀戮下去了。

    砰!

    重锋斜拍,将那几名带着杀意的老生拍飞,罗尘没有继续下死手,他还是知道些分寸的,面前陡然出现的这名中年男子,气息不是一般的恐怖,至少也是与院长一个级别的半皇境强者,像这样的强者,自然是要给其一丝薄面。

    不过,也并未曾有过多的理会,之前牧祭出旗子要杀他的时候,此人可未曾出现,如今牧遭受到他的反杀,倒是忍不住的蹦了起来,罗尘会给他好脸色看那才怪了。

    罗尘的无礼使得那名学院的老师神情有些大为的不悦,哼道:“既然你已经击败了牧,为何还要痛下杀手?”

    这话音中带着责备的语气,让得罗尘很是不悦,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允许那牧对自己下死手?

    “想杀就杀了。”

    他这话一出,无疑是石破天惊,使得刚刚送下一口气来的忘川陡然又紧绷起了神经,差点被罗尘这话给吓哭了。

    想杀就杀了?这究竟是多么狂妄的人,才敢在一名真武学院的导师的面前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那可是学院的导师!不是之前的牧!

    “有趣,这实在是太有趣了,本以为这次分学院大比之行,会很枯燥乏味,没想到,竟然还能看到这么一有趣的一幕,想杀就杀了?说的好!”

    不远处,一名背负着一张大弓的黑衣少年冲着罗尘的方向竖起来一大拇指,满脸都是佩服之色,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名一箭淘汰田海波的神秘少年。

    此少年在占据了田海波的牌魂之后,一路杀来此,其血腥手段,丝毫不在罗尘之下,几乎都是一箭毙命,只不过他并没有破坏规矩罢了,还在学院的游戏规则之内。

    所以,虽说暗中也是引起了不少学院导师的注意,但却也并未阻止什么。

    “真是好生狂妄!”学院的老师被罗尘这话给气的不轻,牧的尸体还躺在那里,这绝对是学院的一大损失!

    不仅如此,牧的身份背景可不简单,背后站着的,可是一名人皇!货真价实的皇境强者!

    人家将自己的后背送入真武学院进修,如今却成为了一具尸体,这要如何交代?

    还交代个屁,人都死了,给个屁的交代。

    罗尘将之给无视,他径直来到叶柔的身边,以木系法则为她疗伤,这时候,那名导师又开口了。

    “学院乃是育人之地,此子嗜血成性,且目无师长,吾以学院导师之名,抵制反对这样的学员入真武!”

    听得此话,暗中不少与之交好的学院导师纷纷出面表示支持。

    对于此,罗尘自始至终都未曾将之放在心上,在他替叶柔了完伤之后,才目光转到这边来,对于那名老师之前虽说的话,噗之一鼻,发出嘲笑的声音。

    “你对我之前所言有微词?”那名导师看向他,质问。

    “你说我嗜血成性?”

    “难道不是?”

    罗尘笑了,转身手指着忘川一众持有牌魂的天才,最终指向自己,开口说道:“真武学院角逐赛,以我等为猎物,拉开序幕,八万人取一千,何等的残酷?牌魂印入我等元神之中,唯有将我等元神灭杀,方才能取走牌魂,我来问你,学院如此考核,你让我等手持牌魂的人如何?

    难道就这么站着任由他人宰割?嗜杀成性?这帽子扣的太重了,恕承受不起。”

    那名学院的导师被罗尘这话说哑口无言。

    罗尘得理不饶人:“分学院大比角逐赛,半路却有学院老生横插一脚,我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何种缘故?之前那牧屡次下死手想要致我于死地时,

    作为学院导师的你为何没有出面阻止?”

    “角逐赛有角逐赛的规矩,考核的这一片区域,不归我管,我无权干涉。”导师开口,回答罗尘。

    “好一个无权干涉!牧杀我之时,你无权干涉,那么现在呢?牧被我反杀,你就有权干涉了?这是何道理?

    难道只有真武学院的学员是人,像我等参加分学院考核大比的人就不是人了?

    可任由之宰割?

    我有些不明白了,学院立下的这角逐赛,究竟是想要考核什么?这是不是说,只要是手持牌魂的人,就要不反抗,伸着脖子,将命送出去?”

    “你……你这是歪理!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名外院的老师被罗尘这一番话给挤的面红耳赤,差一点就将角逐赛背后的核心给说出来,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古老地位城池上空传来一声呵斥,将那名学院老师即将到嘴的话又给堵了回去。

    “角逐赛继续!”

    简单的一句话,没有过多的言语,但也就是这简单的话语,却是让得之前开口附和的几名学院老师皆是感觉到一阵的心惊肉跳。

    纷纷闭上嘴巴,不敢再开口胡了,悻悻退去。

    罗尘抬头看了一眼,对古城高空抱拳,恭敬请教:“弟子不懂学院角逐赛规矩,还请前辈给个明示,省得弟子一会再杀错人,而又惹得这位导师出面呵斥。”

    “你!”

    罗尘这话可是丝毫没有给其面子,让得那名之前出言的导师气的差点一巴掌将他给毙了。

    古城虚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降下来一块黄色的牌子,在一众人不解的目光注视之下,落在了那名学院导师的手中,就看到,那名导师的脸色唰的一下子惨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