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带着灵宠去修仙 > 第九十四章 噬魂神针
    毛毛略微琢磨了一下,自由重要吗?

    重要。

    可是现在这样得天独厚,无人打扰的炼丹条件似乎更重要一些。

    它同孔昭各取所需,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除了从自己这里拿一点它看不上的下脚料丹药,孔昭也没要求它什么。

    左思右想,毛毛说道:“既然你还是信不过我,那我以后再出去也行。但是现在我缺一些丹方和材料,你得想办法给我找来。”

    孔昭道:“那是自然。”

    岐山一行,定然会遇到很多平日里不常见的材料,她都一一收集起来也不是不行,虽然路上着急,但是红玉和馄饨可以帮她完成这件事。

    毛毛见好就收,嫌弃的看了看泡在温泉里的孔昭,似乎嫌她没有多少女人味,它小爪子上拿出两个小瓶子:“一瓶还神丹,一瓶驻颜丹。前边的你自己路上吃,后边的赶紧卖了换武器。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小猫就是死了,我看你都到不了岐山。”

    孔昭握着瓶子,心里还有点恼恨,毛毛的嘴可真毒。

    但是死兔子又没说错,她太弱小了,保护不了王潜渊,也保护不了自己的一窝灵宠。

    还神丹效果特别好,吞下去之后,孔昭就感觉到自己仿佛一个容器,灵力重新灌注丹田和全身,她便回到房间中,正巧遇到夏炎敲门。

    她打开门:“小炎,你醒了?”

    夏炎看着她,面露难色。

    孔昭问:“怎么了?”

    夏炎挠挠头:“阿昭师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但你不能跟别人说啊。”

    孔昭点头答应。

    夏炎坐在桌子旁,将自己手里铁棒成精,变成个美丽姑娘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

    孔昭听完,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

    同时心里又不禁感叹,夏炎未免太过单纯。

    修仙界里,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倚仗,这是保命的法门,没人敢跟第二人说。就连孔昭自己的方寸间,她也只敢告诉王潜渊,她是不敢同夏炎说的。但是关于噬魂神针的秘密,夏炎居然愿意坦诚相告,她都不知这是坦荡还是涉世未深了。

    孔昭严肃的说道:“小炎,这事你以后再不要同别人讲,最好你姐姐也别告诉。我这么说,不是离间你们姐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是懂的,这样一件旷世罕见的法宝,我担心日后会为你惹来祸患,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好在夏炎足够幸运,他信任孔昭是正确的,孔昭的确不会为了一件法宝而伤害他们之间的友情,但别人就说不准了,他现在才生出一些后怕来,连忙答应:“阿昭师姐提醒的是,夏炎知道了。”

    既然对方坦诚,她有时也愿意分享一些秘密,孔昭想了想,开口道:“昔年,我曾有机缘,在无双剑阁中看到天下极品兵器图鉴,噬魂神针这名字,我似乎有所耳闻。”

    夏炎心中差异,现如今的孔昭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没进青山阁之前一直住在广渠城里,怎么有机会去万里之外齐梁国,无双剑阁在上天吾七大门派中排行前三,是仙门重地,一般的大门派精英弟子都没机会踏足,她怎么有机会进去窥看一番呢,而且是极品图鉴这种重要事物。

    夏炎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姐有秘密有来历,现如今看她,又觉得更加捉摸不透。

    他不开口去问,孔昭自然也不会给他解释,只是继续说道:“我没记错的话,此物大不祥。”

    孔昭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噬魂神针属于天下兵刃妖邪之物排行榜里的那一页,这东西可以控制使用者的情绪,让持有者暴躁易怒,陷入负面情绪中,从而情绪鲜血被此物吸走,供养它本身,而使用者再透支完力量和生命之后,就会化作它的养分。所以小炎,我建议你不要再用这东西了。”

    夏炎心中自然浮过惊涛骇浪,他想起了鸢鸢,心说这样美好的女孩子也是会骗人的鬼魅吗?她装出一副天真单纯的样子,其实只是在诱惑他献出年轻鲜活的生命?

    可是他又摇摇头,说:“可是我放弃不了那一瞬间的力量,那种强大让我上瘾。”

    夏炎说的太直白了,孔昭一时语塞,甚至都想不出词来开口劝他。

    因为她懂得,力量对一个一向孱弱的修士是多么的重要。而且夏炎资质太差,根本就是废灵根,如果不剑走偏锋,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有所成就。而且凡人寿命短,他若不筑基,大约寿命也就在一二百岁,短的让人不能接受。

    孔昭不好再劝,只说:“你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啊。”

    夏炎反而松了口气:“没想到我也会有一天成为一个赌徒,可不管怎么说,我答应了鸢鸢帮她找过去,男子汉是不能言而无信的。”

    孔昭点头:“其实我还记得,噬魂神针在上一次仙妖大战中就遗失了,而它的创作者,是曾经的剑阁大长老炼器大师赵辅仁,此人桀骜不驯,为了练剑走火入魔,做了许多错事,几千年前被逐出了师门,大约早就坐化了。”

    什么炼器大师,仙妖大战这些词,对于此刻的夏炎来说都太过遥远,都是千年之前发生的词和出现的人,他反而不怎么在乎,他更在乎现如今浑浑噩噩的鸢鸢。

    或许她会逐渐想起什么,只要给她足够的精血,他想。

    孔昭道:“小炎,你继续休息吧,我出门找一找此地的玲珑商会,换一些物资和符纸,明日一早我们就要继续上路了,最好天黑前我们能到达宛丘。”

    夏炎应允,却不明白,宛丘成在宋国边界,和岐山隔得倒是不远,但中间横亘了一座宛丘山,山上又属于上天吾那些大门派的领地,一般人不敢轻易踏足,为何师姐会强调这个地名。

    但他一向信任孔昭,也就没有多怀疑,回到自己的房间,自然而然拿出噬魂神针鼓捣。

    原来这跟不起眼的铁棒,竟有那么大的来历,那么大的魔性。

    可是他却是不怕的,他一厢情愿的认为,鸢鸢这么干净的女孩,大约是不会主动害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