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使徒佣兵 > 第一百五十五章才这么几个吗?

第一百五十五章才这么几个吗?

    就在重楼这个位置,其实就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其实眼前已经出现了一些争吵。只不过一直都有所压制,还没有动手的打算,所以重楼才打算先了解一下前因后果。

    按道理来说,重楼现在如果出手的话,是必须要维护这些灾民的利益的,可是如果不知道前因后果,很可能无端的惹出一些事情。

    千雪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了,最起码要比重楼在这里的时间要长,要更加清楚这里的情况。

    “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有些人家想要维修房子之类的,但是本身人手不够的话,有时候也会来我们这里来帮忙,不过也不排除是真的来找茬的,我去找郑公子了解一下……”

    重楼最近几天一直忙着赵家的事情,所以郑有才会时不时的来到这里看一看,毕竟这和郑有才也有着一定的关系,最起码出了不少的资金。

    而且郑有才现在也是猎杀队的一员,等到夜半时分的话,他也是会跟随着队伍出去猎杀,最近听说他的表现还不错,最起码已经不是当初的菜鸟了。

    “不用了,我亲自去看看吧,不过有人来雇佣咱们的人,他们出什么价格?”

    如果价格太低的话,相信也不会有人同意,最起码应该是一个公正的价格,只是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按照约定行事。

    半路毁约的人,重楼可是见得多了,所以说这件事情少不得以后要重楼出面,毕竟送佛送到西嘛。

    “其实这个我们也不是特别清楚,一般情况下就是他们私下来解决,只是偶尔不放心的时候让我们出面公证而已……”

    “不,以后这件事情由咱们全权负责,当然咱们不能够在这上面占任何的利益,但是有我们出面的话,她们更安全一点……”

    听完这些话之后,其实千雪还是有些迷茫的,毕竟她不总经历这些事情,但是她依然满口答应,不知道也无所谓,你可以去问嘛?

    “是……”

    “算了,这件事情就不用你出面,你一个女孩子也没有多少的实力?咦?你已经一级了,实力进展很快呀?看来你的天赋还不错……”

    重楼刚说到实力的时候才无意间发现,在这几天的时间之内,她居然已经到了一级的程度,虽然这个等级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也还算不错。

    而且夸赞别人的语言,说多少都不算多,现在的千雪就开心的不得了,毕竟受到了自己哥哥的称赞嘛。

    “不过实力的话还是不够,就算是你想参与的话,也让郑有才带你一起去安全一点……”

    “是……”

    说着重楼就已经走下了台去。千雪并没有跟随,既然重楼不希望她参与这一遍的事情,她就不再参与,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就好了。

    所以她继续回到大锅的旁边,继续分散着她的绿豆汤,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个美差。

    最起码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认识她了,而且她的名声提升的很快,最起码在这些难民之中,她已经有了一定的威望。

    这给了她很大的自信,她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有这么大的价值,她对于这些人来说是这么的重要,千雪感觉自己很满足。

    重楼已经走到了场地的附近,可以看见有一些人聚集在这里,主要都是这些难民,将这位成了牢牢的一个圈,不过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毕竟她们很多都是普通人。

    至于里面的这些人差不多有十几个,气息倒是出奇的一致,基本上全是二级的战士,还有一些是三级的,不过只有两个。

    正是这些人的存在,其

    他的人才不敢太过的张扬,毕竟如果起了冲突的话,难免会有伤亡的情况,那样事情可能闹大了。

    为首的是一个脑满肠肥的家伙,看起来肥肥胖胖的,要多油腻有多油腻,偏偏还要装一个文化人,拿着一把纸扇,看起来倒是挺漂亮的,但是没有什么用处。

    脸上挂着贱兮兮的笑容,让人看见就想上去给他一拳。为了这个笑容,重楼也应该找个理由削他一顿。

    “你们几个干什么的?”

    重楼其实也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张家的。一个小家族而已,只是我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哪个家族指使她们来的。

    记得当初就有一次,一个张家的小姐可是非常的嚣张,重楼不过是想买几身衣服而已,居然这样嚣张跋扈。

    重楼是一个记仇的人,或许她没有办法将这些人直接一些,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但是对她们的家族还是可以的。

    “你是谁?这里的事情和你有关系吗?”

    还是这样的嚣张跋扈。怪不得都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些明明实力也不怎么样的小家族,居然这样嚣张跋扈。

    “你说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既然对方不想说的话,重楼也懒得搭理她,直接指了一个难民,然后就向着他问道。

    原本的话,重楼以为让他开口应该还挺麻烦,没有想到对方直接就已经说出来,看来她们已经认同了自己难民的身份,但并不感觉到自己低贱。

    在说话的过程中,她们的脊梁是挺直的,显然她们感觉到自己在这里并不是无依无靠的,所以才敢将自己的脊梁挺直,她们敢面对一切。

    “他们故意讹人?她们有一栋房子已经破烂不堪了,我们之前就告诉过她,这样的房子没有修的必要了,结果她们还要我们去,结果房子直接塌了,工钱也没有给我们……”

    那些张家的人倒是面无表情,看起来很平静的样子,只是领头的那一个脸色有些微红,重楼竟然不理他,而是一直在和一个贱民一直说话。

    看来这也是一个贱民,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给他一点教训,虽然说在这个地方动手的话,可能会引发一定的骚乱,但是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平息。

    “是吗?能不能稍微说的详细一点?”

    重楼的语气很平静,基本就是来碰瓷儿的,要不就是来找茬的,只不过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那是一个木结构的房子……”

    这在大荒来说其实也算得上是常见,大多数的村落因为没有钢筋水泥,所以依然采用了木结构的房子,尽管大荒上的木头并不是特别的多。

    不过在这片城市之中的话,其实成了富贵人家的象征,因为在这里钢筋水泥还是,应有尽有,但是就是有些人喜欢那些情调。

    这样的话会让他们感觉更加良好,也体现了自己家族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底蕴。

    不过木质结构也有着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害怕虫蛀,一旦哪根梁或者柱子长了虫子的话可就不好了。

    而这次他们遇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危房,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注意到,其中的一个柱子也将破烂不堪了,虽然说只是一个不太重要的柱子,但是她们依然作出的提醒。

    可是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反正以后高高在上的样子,一直在那里胡乱的指挥着,如果不是她们给的价钱实在诱人的话,几个人根本懒得搭理她。

    事实也是证明,贪心不好,这一次他们就是被贪心给害的。

    等她们

    上了房之后,才刚刚开始休整,没过多长时间,一根梁居然直接就断了,几个人直接就已经落在了地上,伤了好几个。

    “受伤严不严重?”

    重楼语气很平淡,不过听在耳中,确实是浓浓的关切,不管重楼是否真心实意,这样的话听起来肯定是更让人舒服一些。

    “挺严重的,有几个断了腿的,然后断了胳膊的,其他几个倒是轻伤,休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他们在哪?带我去看看……”

    于是这个难民开始领路,重楼就要跟上去,不过一只手却是拦住了他,而且并不是拦在他的面前,而是直接抓住了重楼的肩膀。

    “怎么了?是不是想临阵脱逃呀?我这次来可是来找你们要赔偿的?我那栋房子可是百年的老屋,如果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价钱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是一个可以给人第2次机会的人,如果你现在松开我的手,我或许还会给你一个机会……”

    重楼的脸色略显阴沉,他非常不喜欢别人,抓着自己的钱吧,准确的来说她根本不喜欢别人离自己太近,因为它有一种本能反击的习惯。

    显然眼前的这个家伙已经离得太近了,重楼需要拼尽全力才能抑制住自己的冲动,他如果再也不松开的话,重楼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住。

    “哈哈……可是我却不想给你这个机会,要不然把钱拿出来,要不然一人留下一只手……”

    “是吗?”

    重楼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来了一个过肩摔,眼前这个家伙,肥胖的身躯就已经落在了地上,激起了一大片的尘土。

    “听说你对别人的手非常的感兴趣?不知道你是不是特别的喜欢这种感觉?”

    说着重楼的手轻轻一扭,可以看得见,对方那只胳膊都已经软了下来,关节处严重的变形,显然已经脱臼了。

    随后就可以听得见一个杀猪般的惨叫,而且这个猪还是挺有活力的,一直叫了好长的时间,猪嚎之声不绝于耳。

    脱臼本身的话倒不是多么严重,不过却可以给人带来持续的痛苦,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动不动,或许感觉还能够稍微好一点,可是她偏偏在地上四处打滚,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痛苦。

    甚至如果重楼愿意的话,都可以将对方的骨头直接给折断,毕竟这个肥肥胖胖的家伙虽然看起来有几分地位,但是实力差的紧。

    “刚才那个家伙哪去了?”

    重楼环望四周却发现,自己对之前的那个人好像没有什么印象,只能够开口询问,随后一个大汉就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大人怎么了?”

    现在是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重楼是在帮他们,如果这个时候不给重楼面子的话,岂不是也不给自己面子。

    “没什么?刚才的时候你说咱们伤了有多少个人来着?”

    一边说着,重楼还一边将一个冲过来的人一脚放倒,这也是一个三级的家伙,不过普通的三级在重楼的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回大人,咱们骨折的有五六个……”

    “才这么点吗?我怎么记得好像不止这些来着?你们把她给我围住,敢动手的直接打断她的狗腿……”

    重楼一边询问着,一边一脚把另外一个三级给放倒,至于那个肥猪,就让他在地上自己打滚吧,反正看他的样子站都站不起来,更不用说逃走了。

    “回大人,足足有20多个,我们去的兄弟全部都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