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使徒佣兵 > 第八十五章你被淘汰了已修

第八十五章你被淘汰了已修

    就在这个时候,疯狗居然已经追了上来,而身体显然已经变得更加灵活,显然不是之前那种失去意识的状态。

    现在的他正好补上了其他两个人攻击的空档,这个时候逛街重楼就不能够轻易的脱身。

    其实按照传统的观念来看,这几个人的实力其实还有继续发挥的余地,只可惜这几个人还是并不愿意去相信别人。

    攻击重楼的同时也在防备着其他的人,正因为如此的话。导致他们的战斗还是有着一些瑕疵。

    “看我的音折……”

    说着只见重楼的身体开始加速,看起来就像是一道光一样,隐隐之中都有残影出现。

    当然这只是一种幻觉而已,重楼还远远没有到达那种程度,但是这种速度已经足够让所有人吃惊了。

    更重要的是重楼再这样高速的移动下,居然还能够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比如说现在的疯狗就已经被抓走。

    随后从而直接就把他扔在在一棵树上,直接把一棵很粗的枝桠给打成两截。

    可见这力量到底有多大,不过疯狗居然还能够继续挣扎,看起来毫无痛苦之色。

    “真是一个坚强的家伙?不过挺有意思的,你的能力真的很有意思……”

    随后重楼没有任何的犹豫,自然是继续强攻,不给对方任何反抗的机会。

    这真的是一种特别奇怪的能力,既然能够增幅自身,而且还可以削弱痛觉,似乎还有着愈合的能力。

    无论是哪一个方面都可以单独列出这个能力,但事实上它只有一个能力而已,到底是什么呢?

    重楼感觉得到,在自己不断击打对方的同时,他似乎力量还在不断的增强。

    这简直就是一种bug,一样的存在,再继续增幅下去恐怕就已经超过了一级的限制。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让他先挨打一段时间,接下来的话他就可以直接一打五?

    不过可惜的是没有时间让重楼去研究这一切,因为冲动所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比如说应付后面那两个人。

    想要获得胜利,在此之前就必须要先把疯狗给解决掉,没有疯狗的话,另外两个人才会好对付一些。

    不过疯狗这个家伙还真的是烦人,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怪不得别人都叫他疯狗。

    重楼为了让他失去战斗力,只能够采取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把他的四肢全部都给卸掉。

    把四肢的关节卸掉之后,任他有天大的本事也发挥不出来,只能够任人宰割。

    而这个时候,背后的身影已经到了,为了防止疯狗说道路上,自然要把他踢得远远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自己却没有了逃走的机会。

    面对大块头的攻击,重楼这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选择硬接这一拳。

    大块头的体型这么庞大,力量应该不会太差,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好在重楼毕竟比他们高上一个级别,所以接下这一拳也不算什么,但是重楼依然发出了一声闷哼。

    这一拳的力量真的是有些太大了,让他都有些猝不及防,如果不是身体强悍的话,重楼恐怕已经输了。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这种力量恐怕已经不是普通的一级能够相媲美的了,完全已

    经到达了二级的程度。

    可是,一个一级的人怎么能够打出二级的力量,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还是说他真的是天赋异禀?

    天生神力的人倒是没有,不过这样的人修炼起来往往是事半功倍,怎么可能到现在只有一级的程度?

    窗口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一次工作之后,除了我再也不想迎接任何攻击,只能够尽可能的躲闪。

    重楼甚至有一瞬间考虑,要不要直接动枪?如果中枪的话,重楼对付这几个人简直轻轻松松。

    不过用枪的话也就意味着要更加危险一些,很有可能会误杀他们。

    “又来,真的是把我放在眼里,你难道以为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吗?”

    就在重楼开始犹豫的那一瞬间,它居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已经变得沉重了许多。

    也就意味着,那个绯红之刃又开始发动了自己的能力。

    虽然对方能够控制血液流动,但是仅仅能够让血流减速,这样的能力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如果重楼身上有什么开放性的伤口的话,或许她可以将重楼的血液全部都抽取出来,但是那也只是如果而已。

    重楼没有任何理由犹豫,直接就把血獠牙给拔了出来,血獠牙本身就是一个神病,靠吸血为生,这些散布在空中的血气自然也不并不例外。

    虽然重楼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射出的血雾已经变淡了不少,空气渐渐变得清明。

    而现在的绯红之刃则变得脸色越来越白,看起来就好像是得了一场重病一样。

    大病初愈的样子,看样子应该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既然如此的话,就只有大块头一个了。

    “真是一个讨厌的家伙……”

    就在重楼打算动手的时候,竟然被对方察觉了自己的行动,如果不是重楼跑的快的话,恐怕又要挨上一拳。

    说实在的,这样真的是挺没面子的,重楼真的想给他一点教训,可是他现在就像是一个长刺的刺猬,完全没有下手的地方。

    但凡有一点机会的话从来都不会放弃,可是对方偏偏能够察觉到自己的行动,然后做出一定的调整。

    这样一来的话就真的非常的麻烦。在力量上面冲的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而不动枪的话,又很难能够杀死他。

    “算了,不打了……”

    重楼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选择,因为完全没有必要,继续打下去有什么好处呢?能够收服一个手下吗?

    不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拖的时间越长,也就意味着接下来。重楼要消耗大量的时间,既然如此的话,哪有雷霆一击能够表现出自己的实力。

    这样的话不但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让别人小看自己,别人会怎么说,你看他的实力只有这些而已。

    所以说重楼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了。

    “这么说我通过考验了?”

    那个大块头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不过重楼可不会让他如愿,虽然说是有一点理由的,但是这个时候饿出去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实在抱歉,你被淘汰了,有才把他给我赶出去……”

    显然这出了对方的意料,要知道她可是表现得最好的一个人,没有谁比他更优秀啊。

    “老大,你是不是搞错了?你是说让我把他

    给赶出去吧?”

    就算是郑有才,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他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大块头表现出来的实力也是最强大的。

    可是重楼居然要把他直接赶出去,这实在是很难让人理解。

    “对,就是把他给我赶出去,甚至杀了也无所谓,反正对于我来说它没有什么用处……”

    得到了明确的命令之后,这才直接就把这个人给拖了出去,当然还不至于直接杀死。

    要知道每死一个人都是一个大麻烦,如果能够给他们留一口气的话,最好还是让他们活着。

    那个大块头,一直在被拉出去,都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一直在那里大喊大叫,不过他的目的已经由之前的加入宠物的队伍,转移到之前的那一批魔晶上面。

    既然是一个无用之人,又怎么可能让他平白得到一些好处呢?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得到,直接就被打了出去。

    面对郑家的人,她还没有反抗的资格。

    “老大,那这两个人怎么办呀?”

    之前的那个大块头显然要比他们更加优秀,但是结果出人意料,这两个家伙居然留了下来。

    不过也不太好说,别叫,除了我能把之前的那个大块头给赶出去,就能够把他们两个也敢出去,看起来他对人手也没有什么渴望。

    “把他们两个给我捆起来,我必须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老大……”

    好的……

    郑有才表示自己理解,虽然说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为啥,不过无所谓,老大的吩咐直接去照办就好了。

    所以他真的找了几根绳子,把这两个人给捆了起来,捆在了一个大木桩上面。

    随后重楼就已经让他们全部都出去了 显然是不想让郑有才看见这些事情。

    “老大呀,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这点我可不太擅长,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是有人能够介绍给你?”

    疯狗的关节已经被接上了,不过,不代表他就已经获得了自由,这种绳子结实的很,可不是他们这种实力能够挣脱的。

    “真是的,让你老是在这里困着就困着,干嘛要玩刀呢?”

    说着重楼就已经在疯狗的手上取下了一个小小的刀片,看起来也就一寸长,锋利的刀片就像一层纸一样。

    这样虽然非常容易受损,但是却让刀片变得更加锋利,寻常的东西可阻挡不了它的切割。

    如果重楼再晚上一会儿的话,恐怕就已经被他脱口而出了,那样的话,一个疯狗也算得上是一个麻烦。

    “老大,这都被你发现了,不愧是我的偶像,我已经决定一定要效忠呢,是不是应该先把我放下来再说?”

    现在重楼基本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一位绝对是个话痨,都已经遇到了这种情况了,还在这里不停的说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你们两个,而不是留下那个家伙吗?要知道他明显看起来要比你们强……”

    重楼还剩了两人一下,随后我就已经开口问道,在敌人要死之前似乎应该让他们死得明白一些。

    “强?不见得吧,像之前那个白痴,我一个能打两个……”

    疯狗完全是有些不以为意,看样子,他还真有这个能力,不过无所谓,这些都不重要。

    “可是他坚持到了最后,而你们则被我抓了起来……”

    “有些时候太强可不是一件好事,不要说我不懂得说你,就会变成他那个模样,不然的话,就不是我们两个留下来了……”

    重楼并没有在乎这些,虽然说他想的和疯狗有些不一样,但其实结果是差不多的。

    重楼也没想要做的,就是直接征服他们,这样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好办得多。

    这是在大块头,这里遇到了一些阻碍,如果对方不是特别真诚,往往会浪费掉很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