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攻婚,闪婚老公100分 > 第746章 枪声响起大结局上

第746章 枪声响起大结局上

    听到女人的声音,这几个男人顿时停下了动作,为首的那一个讪讪的开口说道:“我们随便玩玩。”反正这个女人也不可能活着,他们提前玩玩怎么了!

    似乎明白这几个男人是怎么想的,女人也不多话,直接说了一句:“等我的事情结束,随便你们玩!”

    那几个男人点了点头,嘿嘿的笑了起来,退到了一边。

    而这个时候,江式微终于看到了女人的脸,竟然是三年未见的雪静宸,比起三年前的风华绝代,此时此刻的雪静宸瘦的不成……人样,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可怖的阴森气息。

    她身后竟然跟着江疏雨,三年不见,她倒是没有多大变化。

    只是,这两个女人怎么会在一起?她们打算做什么?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雪静宸突然古怪的笑了两声:“江式微,你没想到,你会落到我手里吧?”

    三年的囚禁生活让雪静宸很是疯狂,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江式微,今天她一定要让她尝尝她这几年受的痛苦!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江式微反倒奇异的冷静下来,当年南庭燎为了雪静宸抛弃了她,逼她签下离婚协议,只不过因为他爱的是一直是雪静宸。

    她看着雪静宸,勾了勾唇:“雪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雪静宸听到这里轻蔑一笑,她突然走上前来,用力的甩了江式微一巴掌:“我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你一下,让你尝尝我这三年受了什么折磨!”

    江式微被她打的脸歪到一边,嘴里仿佛尝到了血腥味儿,只是她脑子里升起一丝疑惑,这三年,雪静宸不是跟南庭燎在一起吗?

    他那么爱她,怎么会折磨她!

    还没有等她想明白,雪静宸又一个巴掌打过来,打的江式微双耳嗡嗡作响,江式微只觉得喉咙里全是血腥之气,而雪静宸看到她这样,更加疯狂,只要一想到这三年的生活全是因为江式微而起,她恨不得杀了她。

    这样想着,她用力的掐住江式微的脖子。

    江式微被绑着,根本动弹不得,这样被雪静宸疯狂的掐着,只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而一旁的江疏雨看到江式微快断气了,赶紧拦住了她:“算了,静宸。”

    雪静宸眼睛发红,似乎没有从愤怒中挣脱出来:“我要让她尝尝我受的苦。”

    “你现在又是何必呢,咱们正事儿还没有做完,别让她现在就死了!”比起雪静宸的阴毒,江疏雨整个人处于一种弱不经风的状态,但是那张脸同样诡异的扭曲着。

    雪静宸听到这句话才松开了手,居高临下的冷嘲一声:“说得没错,我要慢慢折磨她,让她知道什么是人间地狱!”

    江式微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远离之后,整个人像是搁浅的鱼一般,用力的吸了一口气。

    感觉心肺都要裂了一般。

    这个雪静宸力气倒挺大的,方才那一瞬间,她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只是她凭什么这么恨她,该恨的人难道不是她吗?这样想着,她咳了两声,才出声道:“雪静宸,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南庭燎为了你跟我离了婚,这还不够吗?”

    “离婚?呵呵,江式微,你以为他真是为了我跟你离婚吗?”听到她这句话,雪静宸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她一想到这三年的时光,就无数次恨不得弄死江式微。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似乎被女人眼底的恨意震了一下,江式微借着光,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雪静宸眼底刻骨的恨意,有一瞬间的茫然,该恨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江城皆知,三年前,南庭燎为了雪静宸,把她抛弃。

    三年前,他一纸离婚协议书,让她成为全城的笑柄。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跟南庭燎离婚之后,经历了那些生死磨难。

    她岂能不恨呢。

    “难道不是吗?三年前,他为了你,让我成为全城的笑柄,他为了你,亲自逼我签下那一纸离婚协议,雪静宸,你凭什么恨我!要说对不起我的人还是你!”

    “哈哈哈哈哈”雪静宸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看来,你也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一想,江式微,你也挺可怜的。”

    下意识的觉得有什么不对,有什么被自己忽略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江式微猛的一抬头:“什么真相?”

    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里写满了疑惑,不知道为什么,雪静宸的心情好了很多,但是这三年她吃的苦不是白吃的,既然痛苦,大家就一起痛苦好了!

    这样想着,她突然凑近了一步,诡异的说道:“江式微,你这三年,是不是挺恨南庭燎的?”

    恨,自然是恨的。

    曾经好几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时候,她是恨他的,后来师父告诉她,人生只有真正的饶恕对方,你才能做自己,慢慢的,她就学着不去恨了,可是偶尔想起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时,她还是恨南庭燎的。

    她恨他,让她把所有的感情倾注在他身上之后,他突然不要她了。

    看着她茫然的样子,雪静宸就知道她现在心里不好受,反正江式微也快死了,既然她要死了,在临死前她让她知道一下当年的真相,也没什么,想到这里,她笑了一下:“看在你这么想知道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一下答案好了,江式微,你听着”

    她呼吸一紧。

    雪静宸的嗓音落下:“三年前,南庭燎之所以跟你离婚,是因为你同样也被我注射了美人骨的毒药,而当时,我只给了他一份解药,但是我没有想到”

    脑子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江式微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用力的拉扯着,连带着心湖,原来自己当年也中了美人骨的毒药吗?

    怪不得当年她跟南庭燎离婚之后,身体一日比一日差。

    甚至到了后来昏睡不醒的情况,而她当时伤心过度,根本没有想过这个情况,原来自己也中了美人骨。

    可是苏行蔚并没有研究出美人骨的毒药,那么她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南庭燎又是怎么撑到现在的,太多的问题像是水浪一般冲到了自己脑子里,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被绑住的双手攥紧,仿佛在用力抓住一些东西,江式微听到自己的声音冷静的响起来,像是冰原的雪:“不可能,你以为,你说这些我会信你吗?”

    不可能的,这一定是假的,如果三年前她中了美人骨,为什么她没事,南庭燎也没事,而且她回国之后,南庭燎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告诉自己真相,可是他始终没说,甚至还三番五次要让她赶紧回s国。

    她不会再相信他。

    “我真想把你现在的反应录下来,给南庭燎看看,让他看看当年他把唯一的一份解药给你,你是怎么报答他的!”雪静宸看着江式微的反应,笑得益发尖锐。

    “雪静宸,我不会信你的,美人骨没有解药,如果他把解药给了我,他根本活不下去。”当年她已经做了跟他一起同生同死的准备,但最后,他却把雪静宸拥到怀里,给她一纸离婚协议书。

    曾经她以为,他们会走到最后一刻的,却没有想到,他最终负了她。

    他负了她。

    “确实,按照惯例,他确实活不下去,可是谁让他身边有一位苏大医生呢,他虽然没有研究出真正的解药,但是他延缓一下南庭燎的生命是没有问题的,江式微,你这几年最恨的人,你却没有想过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保护你,你现在觉得滋味怎么样?”说着,雪静宸挑起她的下巴,让她面对自己的眼睛,她看到江式微脸上明明强作镇定的表情,可是细微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她方才的话,她听进去了。

    可她还在嘴硬:“我不会相信你的,雪静宸,如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些无聊的话,还不如算了,说吧,你把我抓到这里到底是为什么?”

    “哎,看你这反应,我都替南庭燎感到同情了,他费尽心思为你做的一切,在你面前竟然不值得一提,不过你放心,等他来了,我会让你们在泉下做一对苦命鸳鸯,别怪我狠心,我好歹还允许你们死后在一起!”说完,轻飘飘的拍了拍她的脸,然后对一旁的保镖说道:“把她给我吊起来。”

    江式微眼底闪过震惊:“你做什么?”

    “别怕,我现在还不会对你做什么,等南庭燎来了之后,游戏才开始。”然后,她打了一个手势,旁边两个男人很快上前,架起了江式微。

    江式微想挣扎,可是她一个女人又怎么会是两个大男人的对手,她被控制住,然后吊了起来。

    疼。

    很痛。

    那种难受,绝非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

    紧接着,雪静宸对一旁的保镖开口说道:“把视频拍的清晰一点儿,我们让南总好好欣赏一下他心爱的女人。”

    江式微被吊在那里,看着他们拍自己的视频,然后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直到雪静宸让人拍完视频,离开了之后,整个仓库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之后,她才想起方才雪静宸的话。

    她说的是真的吗?不是为了迷惑自己?可是如果不是真的,她抓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当年的事情真的有隐情,无数次,她问过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南庭燎当年会做那个决定。

    她那么爱他,甚至愿意陪他一起死,可是他却选择跟自己离婚,跟雪静宸在一起。

    不过如果这三年来南庭燎真的像外界传言一般,宠雪静宸入骨,雪静宸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吗?不知道为什么,江式微竟然隐隐约约信了。

    可,就算如此,又能怎么样?

    她这三年在s国所受的苦,她当年几度病重,在手术台上来回徘徊,就能一笔勾销吗?

    她还是恨他,不能原谅他。

    不能原谅。

    想到这里,江式微咬紧了牙齿,可是自己被吊在这儿,连逃出去都没有可能,还谈什么原不原谅,她能活着出去就不错了。

    雪静宸没有想到南庭燎的电话打不通,微信不回,他就这么任性吗?好不容易自己绑了江式微打算威胁他一番,结果联系不上,这就特别尴尬了!

    她连续用了几个人的电话给南庭燎打电话,结果都打不通。

    雪静宸怒了,她就不相信南庭燎不在乎江式微。

    可是身为一个绑匪,被人拒接,这太落面子了!

    这就导致了雪静宸现在的情绪极度不稳定,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苏行蔚那里,彼时苏行蔚睡了一个好觉,精神饱满,坐在餐厅里吃着面片,品着咖啡,还尝着周妈做的小菜,好不惬意。

    雪静宸打来电话的时候,直接破坏了这份美好的心情,他听着女人狞狰的语气,略微不屑道:“雪大小姐,这通电话你是不是打错人了?”

    “苏行蔚,你马上通知他,如果他不来,他这辈子别想再见到江式微!”雪静宸说完,摔了电话。

    不多时,苏行蔚收到了一个视频,视频上江式微被吊在那里,不知道死活,但是看样子,好不到哪里去。

    苏行蔚去房间叫封起来,封昨天熬了一宿,被叫起来眼睛通红通红的,完全没有平时的玩世不恭:“老子特么才睡下,你丫不会晚点再叫人啊。”

    “出事了!”苏行蔚简单三个字就让他停止了抱怨。

    封一脸正色:“怎么回事?”

    其他几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脸郑重的看着苏行蔚,苏行蔚按了播放,其他人静寂无声的看着这个视频,等视频放完,一室静寂,封脸上的睡意一消而散,望着苏行蔚矜贵的侧脸:“这个事情,要跟大哥说吗?”

    “说什么,让大哥去送死吗?”苏行蔚面无表情的发声,从昨天开始,事情就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眼下公司乱成这样,大哥昏迷不醒,偏偏雪静宸逃了之后,还把江式微绑了,而现在,大哥别说出去救人,就能他能撑多久都不清楚。

    “可是也不能让江式微白白送死啊。”说白了,江式微跟整件事情并无关系,看了这段视频的人都知道,雪静宸想杀的人是南庭燎,而江式微不过是被她利用的一个对象。

    再加上,江式微现在这么惨,说白了,没有一个男人看了会坐视不管。

    沉默,在几人之间泛开,不知道过了多久,明朗才干涩的出声:“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让南总知道,不然,我的良心会不安。”他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江式微惨死。

    更何况,雪静宸给他们留的时间不多。

    眼下夜家都站在雪祈域的立场,他们不能报警,因为报了警,也许真的救不回江式微了。

    江式微是南庭燎最心爱的女人,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但是她不能死。

    听到这句话,苏行蔚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明朗身上,带着几分深意,最后缓缓开口说道:“人是要救的,但是大哥不用亲自去。”

    “你,什么意思?”几人同时发声。

    “你别忘了,雪静宸只是说让大哥一个人去,但是去的并不一定是真的大哥。”苏行蔚开口解决了大家心底的疑惑,而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道声音:“我必须去。”

    她是一定要救的,但是交到别人手中,他并不放心。

    “大哥?”

    “先生。”

    几人震惊的看着南庭燎突然出现,仿佛经过昨夜,男人似乎恢复了正常一般,只是眸光沉的如同化不开的墨,让人望不到底,尤其是那神情,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寒。

    他的目光在几人身上看了一圈儿,最后落在苏行蔚身上:“一个男人,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女人出事,无动于衷,更何况,这件事情由我而起,必须由我亲自解决。”

    苏行蔚神色难辩,不知道在想什么。

    封出声:“可是,这里同样也离不开你。”

    如果南庭燎真的去救了江式微,那公司怎么办?他向来不是顾全大局的人吗?江式微,他们也能去救,可公司,非他不可。

    南庭燎望过去,只见几人脸上充满了坚定,知道他们不会同意让他一个人去救江式微的,且不说根本不知道江式微现在什么情况,现在雪祈域又跟夜溟联合,明显是想在商业上摧毁南庭燎,而雪静宸那个疯子,谁知道她现在会做什么事情!

    大家都在等,等南庭燎做一个决定,最终,南庭燎开口说:“把我的电脑打开。”

    众人眼底一喜,大哥这是决定留下来保公司吗?不管江式微了?

    江式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人放了下来,她以为被人救了,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但随后的画面却让她震惊在原地,因为雪静宸不知道从哪儿绑来了南沉锋,把他吊了起来,而自己虽然从上面放下来了,但在上面吊了太久,她现在浑身发疼,甚至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眼睛狠狠的瞪了雪静宸一眼。

    许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雪静宸的目光投过来,有一种变态的阴冷:“江式微,你看我多好,把南沉锋也给你请过来了,到时候,我想看看,在南庭燎心中,你们谁比较重。”

    因为吊了很久,江式微浑身没有力气,忍着骂娘的冲动轻嘲:“雪大小姐,这还用问吗?一个他老子,一个前妻,你觉得在他心里,谁更重要?”

    她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哪怕狼狈,亦不损半点风华。

    这样的女人,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拥有让人望尘莫及的高度。

    雪静宸看着她淡漠如水的表情,轻笑:“是吗?既然如此,那就试试吧。”说话的时候抬手看了看腕上的名贵手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南庭燎应该快来了吧。

    南沉锋被吊起来的时候也幽幽转醒,看到雪静宸和江疏月那一刻,同样愤怒出声:“你们想干什么?”

    “南董,好久不见,耽误你们一点儿时间,证明我想知道的一个问题。”雪静宸轻抹淡写的开口,可眼底闪烁着疯狂的恨意。

    南沉锋看着她,又看到了她身后的江疏雨,一时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是在南家吗?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是爸爸他……

    想到这里,他面色一变:“你们马上放了我,我可是南家的人。”

    “疏雨,你听听,这个男人还以为他是南家的人。”雪静宸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用胳膊肘撞了撞一旁的江疏雨:“要不,疏雨,你好心给他解释一番,不然到死了,他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你”南沉锋这几年虽然不在商场,可是骨子里南家人还是尊贵的,怎容一个女人这般笑她。

    “好了,好了,不气南董了。”雪静宸轻笑,眼底却闪过一丝阴毒:“南董,你知道是谁把你交给我们的吗?”

    南沉锋默不作声,脑子里却一片纷乱,他是在南家昏倒的,而当时房间里只有他跟南骆天。

    他知道这几年南骆天对南庭燎很不满,却没有想到他会做到这个地步。

    为了南家的产业,他竟然跟这些人狼狈为奸吗?

    这还是当年那个让他引以为傲的父亲吗?

    “是郁可儿,她把你交给了我们,说是你对我们兴许有用,我想了想,确实有用的,便收了你。”一句话说得不紧不慢,但足以让南沉锋听见。

    南沉锋听到这句话拼命挣扎,可是再挣扎,他也只是被吊在那里。

    倒是江式微略微意外的抬起了头,她清楚的看到了南沉锋眼底的愤怒和不甘,郁可儿是谁,她是南沉锋的妻子,三年前因为一些事情郁可儿逃脱,便从此没有踪迹,却没有想到,她最后出现的时机竟然是抓住了南沉锋,把他交给了雪静宸。

    这么多讽刺,而再讽刺也比不上南沉锋心底的寒凉,怪不得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没有找到郁可儿,没想到她竟然在父亲的庇护之下,真是没想到啊!

    “雪静宸,你快放了我们,不然庭燎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南沉锋愤怒的喊道。

    “哈哈,不会放过我们,我倒要看看,这回他如何不放过我,南董,别着急,游戏才开始,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南庭燎怎么选择,我这几年所受的苦,我统统都要让你们尝一遍!”说完,她疯狂的笑了起来,笑声尖锐至极。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又被带了出去,江式微这才发现这里是海,江城最大的海,而雪静宸让人把南沉锋吊了起来,塞住了他的嘴巴,而自己虽然没有被吊起来,可是看雪静宸的样子,也不打算让自己好过。

    这一片码头,废弃许多,处处透着几分诡异,岸边什么都没有,过来的必经之路没有一点儿拦阻,江式微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她总觉得雪静宸不会这么放了自己,可是却思考不出来这个原因到底是什么?难道她说的是真的,南庭燎当年其实是有苦衷的。

    可是不管她如何告诉自己,她的心始终不肯原谅他。

    大船上透着一股子彻骨的寒意,江式微知道雪静宸是为了报复南庭燎,可是无论她说什么,雪静宸都 不相信,反而有一种偏执的固执,根本说不通,说多了,她还会吃亏,索性到最后她什么都不说了,安安静静的被绑在那里,但是内心深处却不希望南庭燎过来。

    因为雪静宸布置的是死局,她不可能让南庭燎逃得掉,可是如果南庭燎不来,死的会是她跟南沉锋。

    她这次回来没想过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牵扯,却没有想到兜兜转转,命运又把他们牵扯在一起,如果这一次,她还能活着,她一定离这个男人远远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疏雨不知道去哪儿了,只有雪静宸坐在那里摆弄着一只银色的手枪,她旁边是同色的银箱,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车声终于近了。

    因为这里地势的缘故,只有一条路能通到玛头,所以听到车响的时候,雪静宸知道南庭燎来了。

    听到这个动静的时候,她差点激动的站了起来,这个男人,她当年那么爱他,可是他却将她亲手推入地狱,她这几年所受的痛苦,她一定会一点一点从他和江式微身上讨回来。

    他不是爱江式微爱的超过自己的性命吗,她倒要看看这一次,他怎么救江式微,她要让他像一只狗一样在地上匍匐。

    车子远远的停在岸边,从车上下来一个人。

    雪静宸让人把南庭燎身上的武器都搜出来,扔在一边,才准许他走了过来。

    南庭燎一身单衣,神情漠然,那气定神闲的表情,像是在赴一场从容的宴,他这样的反应反而让雪静宸更加疯狂起来,她让南庭燎停下来,并把身上的武器扔了,不然就杀了南沉锋和江式微。

    南庭燎照做,直到上了船,到还有十米的地方,雪静宸又让他停了下来,不能往前走了,不然她就开枪了。

    南庭燎蹙了蹙眉,目光从江式微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南沉锋身上,眉心微微一蹙。

    “你费了这么大功夫把我叫过来,想做什么?”南庭燎开口,嗓音淡淡的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清凉。

    “南庭燎,你囚禁了我三年,你现在问我,我想做什么,我自然是要好好折磨你!”雪静宸看着南庭燎,眼底的恨意疯狂,这三年来,她无时无刻不想着见他,可是见到他这一刻,只想杀了他!

    “三年前的事情跟他们无关,你放了他们,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南庭说。

    “你马上命不久矣,我杀了你何用,南庭燎,你不是最在乎江式微吗?”雪静宸看着他,突然开口说道。

    而此话一出,另外两人愣了一下,南庭燎命不久矣,为什么她们都不知道这个消息。

    似乎感觉到两人的疑惑,雪静宸又说:“江式微,南董,你们还不知道吧,南庭燎三年前中了美人骨,而当时只有一份解药,他给了江式微,然后自己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我就算要了他的命,也不足以消除我这三年对他的恨意!”

    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却被他折磨的这样,一想到这三年的时光,她就恨不得杀了他!

    同样震惊的还有江式微,她看着南庭燎,因为距离有点儿远,她甚至看不到南庭燎的眉眼里藏着什么样的表情,只觉得那个身影高大无比,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力量。

    三年前,她也中了美人骨吗?

    为什么她不知道这件事情,江式微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来:“这是真的吗,三年前我中了美人骨?”

    以往被自己忽略了问题,这一刻突然有些清晰起来。

    她跟南庭燎离婚之后,她的身体就开始变得不好,她一直以为是自己伤心过度引起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中毒了?那么当年……

    南庭燎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看着雪静宸,淡淡的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你看到你最爱的女人,还有你的爸爸了吧?”她修长枯瘦的手指朝两人指了指,这个她不用说,南庭燎也看到了。

    他点了点头。

    “三年前,你为了江式微放弃了自己治疗的条件,我们今天就玩一个游戏,看看在你心中,到底是你的爸爸重要,还是江式微重要。”雪静宸说完,突然打开那个一直没有打开的的银箱。

    银箱打开,南庭燎眉目一滞。

    如果他没有看错……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是美人骨。

    瞧见南庭燎微微变了的脸色,雪静宸得意的笑了起来:“你没有猜错,这就是美人骨,比起当年的美人骨,我又加了一些别的东西,只要你把这支美人骨,注射到江式微,或者南沉锋身体里,我就放了你们。”

    说完,她往那儿一坐,海风一吹,露出女人狞狰的侧脸,这个美丽绝世的女人再也没有当初的风华绝代。

    “不过”说到这里,她突然又顿了一下:“不过为了表示你这三年对我的关照,这里面还附加了一个条件,你只能救他们一个人,如果你选择江式微,南沉锋就会从这里掉下去,这片海我特意选的是食人鲨,只要掉下去,很快尸骨无存,说起来,这并不是一个痛苦的办法,但是你如果选择的是南沉锋,那么会有狙击手,一枪爆了江式微的脑袋,两个死法,其实都挺美丽的,对吧。”

    言下之意,是让南庭燎做出选择了。

    无论他选择谁,另外一个人都得死,雪静宸之所以没有让南庭燎注射美人骨,因为她知道,就算不注射,她也撑不了多久了,她现在更愿意看到的是他们自相残杀。

    南庭燎黑眸如墨,连星光都揉不进他的眼底:“如果我一样不选呢?”

    “哈哈!”雪静宸笑了起来,目光望着南庭燎仿佛带了彻底的恨意:“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如果你不选,我就往江式微身上打一枪,直到你选择开始。”

    “这么美丽的小脸,你舍得吗?”雪静宸站了起来,走到了江式微身边,用银色的小刀抵住她的下巴,仿佛她只稍稍一用力,那刀子便会逼入肉中。

    江式微呼吸略沉,她从南庭燎身上把目光收回来:“雪大小姐,你觉得有意思吗?你如果要杀人,就动手好了,何必这样逼人选择。”

    “你说得倒好听,江式微,你根本不知道我这几年吃了多少苦!”

    “那又如何,如果不是你当年执意要嫁给他,又怎么会吃这么多苦。”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明明错的人是你,当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跟他分开!”

    “所以,你的意思是怪我了,那你先杀了我吧!”

    “江式微!”雪静宸举起刀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才说道:“不,我要让南庭燎亲手杀了你,他不是最爱你吗,如果他最爱的女人死在他手里,是什么结果!”

    说完,她把手中的刀子扔在了地上,对着南庭燎说道:“你,过来捅她一刀!”

    南庭燎迟疑的走过来,捡起她扔在地上的刀:“雪静宸,我最后问一遍,你要回头吗?”

    雪静宸看着他的眼睛,有一瞬间仿佛被他的眼睛吸引了进去,可是随即又心冷如铁,这个男人,把她害成这样,把雪氏逼成那样,如果不是因为父亲找到了帮手,也许她们雪家就不在了。

    所以得到自由的那一刻,她就要报仇,杀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让他永远活在痛苦之中,这才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折磨,她扬了扬手中的针管,狠狠的刺到江式微的皮肤里。

    江式微没有防备,差点叫出声来,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因为现在雪静宸心理扭曲,她越叫,她越兴奋,所以她只能先稳住她了。

    “快动手,不然我就给她注射美人骨了。”那紫色的液体,像是带着人生最大的罪恶,快要刺进了江式微身体里,南庭燎站在那里,良久才从地上捡起了刀子,慢慢的走了过来。

    突然,雪静宸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对了,你先捅自己两刀。”

    南庭燎迟疑,江式微不可置信:“雪静宸,你疯了吗?”

    “对,我早就疯了,我差点忘了,就算你现在中毒已深,可你毕竟是个男人,你要是想救江式微,我该怎么办,唯今之计,只有你受伤了,才好处理下一步。”雪静宸信誓旦旦的说道。

    南庭燎紧紧的握着刀,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怎么还不动手,你是想让我给她注射美人骨吗?”雪静宸轻轻的推了推手中的注射器,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威胁。

    “我动手!”手起刀落,那一刀捅在了自己小腹上。

    殷红的血如同红色的雨一般洒落下来,落在了船上,南庭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刀,准备扎自己第二刀,江式微不知道为什么,几乎不敢看这一幕,雪静宸却哈哈大笑起来。

    “继续,这才是第一刀,还有两刀!”

    南庭燎咬了咬牙,第二刀刺进了自己小臂上,雪静宸看到血,脸色更加疯狂,而江式微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逆流了一般,僵硬在原地。

    哪怕过了这三年,她就算再恨他,可是看到他受伤的那一刻,心脏疼的不行。

    那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疼,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疼的令人发颤。

    “南庭燎,你凭什么为我这么做,你凭什么,我不稀罕你的帮助,你快给我助手!”她宁愿死也不愿意看到南庭燎在自己面前自残,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她被捆在那里,根本动弹不得,就像是岸板上的鱼肉一般,只能任人宰割。

    南庭燎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又一刀捅在了自己身体里。

    然后他静静的看着江式微:“其实我不是为你做的,你不用担心,这是我欠你的,微微。”那一声微微,像是在喉咙里滑过了千遍万遍,最终吐露了出来一般。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他说她欠她,他确实欠了她,他三年前欠了自己,把自己推入绝境,就算是知道这三年,其实另有真相,可是她还是没办法原谅他。

    如果原谅他,能把这三年找回来,她愿意原谅。

    可是她缺失的这三年,无论怎么样都找不回来了,她这三年过得痛苦不堪,却最后却有人告诉她,这只是他为了保护她,她不信,她不愿意相信:“南庭燎,你的对不起,我不接受,我不会原谅你的。”

    他的神情似乎滞了一下:“我知道。”

    他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江式微拼命摇头,却没有任何办法。

    而雪静宸看到这一幕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就是要看到他们这种互相伤害却没有办法的样子:“别停手,你继续啊,你关了三年,就要自己捅自己三刀,快继续!”

    血液让她疯狂,也让她性情大变。

    看到这么多血,她只觉得开心,仿佛这三年受的苦得到了一点儿偿还。

    南庭燎又捅了自己一刀,捅完三刀,他整个身形已经不稳了,身上的衣服几乎被鲜血染透了,他慢慢的朝江式微走了过来:“我已经捅了自己三刀了,我现在选择放了她。”

    雪静宸一听他的选择脸色就扭曲了,她用力的大声吼道:“你竟然选择她,南庭燎,你竟然选择放了她,你越是选择她,我越是要杀了她!”

    说着,她一用力,就把美人骨注射到江式微身体里。

    “”的一声,突然船上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雪静宸一惊,手里的动作停下了,而趁这一瞬间,江式微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南庭燎趁乱扑了过去,护住了江式微,但是雪静宸很快反应过来,她反手一扎,将针管往前一刺,却刺进了南庭燎的身体里。

    与此同时,海面上枪声响起。

    绳子被谁打了一枪,断裂,南沉锋的身体从高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