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攻婚,闪婚老公100分 > 第090章 意外
    江式微完全没有想过会是这个结果,南庭燎竟然不愿意见她,难不成昨天晚上他还真生气了,不打算理自己了吗。

    “那你把这个给他。”见战北迟迟没有动作,江式微又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如果你不给他,我亲自给他送进去。”

    战北为难的蹙着眉头:“夫人,请您不要为难我。”

    “那你就把这个给他。”江式微坚持的说道,然后一边把东西递过去,一边开口介绍道::“这些都是补血的,他受伤了,要多吃点这个。”

    “好的,我这就给南总送去。”战北只好妥协的说道。

    但是他临走的时候又听到江式微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跟你们南总说一声,如果他不愿意见我,我就在这里等,等到他愿意见我为止。”

    战北听到这句话,差点摔了一跤。

    夫人,你这么固执真的好吗?

    战北进去的时候,看着南庭燎拿着文件正在处理,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身边已经处理好了很多文件。

    男人听到动静,头也没抬的随口问道:“人,走了没?”

    战北把东西放下:“夫人还在外面,她说,你不见她,她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直到你肯见她为止。”

    听到这句话,南庭燎正在看文件的动作停了一瞬,漂亮的眼眸除了漆黑,别无颜色,却漂亮的炫目。

    因为失血过多,唇色苍白,像是凉薄的花瓣。

    他抬起头,微微抿了一下薄唇,嗓音淡淡的开口:“那你就找个理由让她回家。”

    战北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南总想到夫人,但是看着南总的反应,不像啊,难道,他担心夫人看到他的伤?

    不然,没别的理由啊,他想了想,开口道:“南总夫人亲自给你做了这个,她说你失血过多,要好好补补,南总,你要吃点吗?”

    南庭燎目光落在战北提的那个保温桶上面,他清楚江式微的性子,她根本不会做饭,这些,真是她做的?

    见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饭盒上,战北赶紧说道:“南总,你今天晚上都没有吃什么,正好夫人做了一些饭菜,你再吃一点吧。”

    南庭燎本来说不用了,但最终,点了点头:“好。”可能这是江式微第一次给他做饭吧。

    战北给他装好粥,又弄好菜,见他脸色依旧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也不知道心情有没有好一些,但是夫人能来,这就是好事。

    等战北弄好之后,南庭燎看了一眼菜色,虽然卖相上不怎么样,但是他还是尝了一口,这味道……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该怎么形容呢,江式微她可能这辈子就不是做饭的料。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战北拉开门,见是护士进来换药,便没有多想,谁知道一转身,那个小护士就扑到了病床边。

    “南庭燎,你怎么样,严不严重,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江式微一连串的话说完,又上上下下检查他的伤口,见他身上缠了厚厚的绑带,脸色瞬间白了。

    见江式微进来,战北什么话也不敢说偷偷的溜了,把空间留给了闹别扭的两人,南庭燎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你怎么来了?”

    “我如果不来,永远都不知道你出车祸的事情,你准备瞒我瞒到什么时候?”江式微说着说着,眼泪差一点滚落下来。

    南庭燎没说话,反倒语气漠漠的开口:“你看完了,先回家吧。”

    他的态度是那般漫不经心,看着她,仿佛像一个陌生人,哪有从前的柔情蜜意,江式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情绪终于控制不住了:“南庭燎,你竟然赶我走,我是你太太,你受伤了不让我照顾你,让江疏雨来照顾你吗?”

    想着江疏雨给她看到的照片,江式微心里仿佛有只猫在抓一样,难受的很,她怕江疏雨知道南庭燎是她的男神,她更怕江疏雨以为她抢走了南庭燎。

    话音刚落,病房里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南庭燎蹙了蹙眉:“微微,别闹,咱们两个都需要好好冷静一番。”

    他第一次见她,对她一见钟情,认定了她这辈子是自己想要的那一个人,可是江明镜的事情,就像一根刺一样卡在他心头上。

    也许昨天晚上两人真的没有什么,可是依着江明镜的心思,江式微根本玩不过她,甚至自己被卖了,她恐怕还笑着帮人数钱。

    江式微听到这句话几乎不可置信的望着南庭燎,一张脸跟被雷劈过了一样,她握着自己快要颤抖的手,声音从喉咙里憋出来:“到底是我需要冷静,还是你要仔细考虑一下,你心里面喜欢的姑娘是谁?”

    她说出这句话,突然推了他一把,但这一下子,就牵动了南庭燎的伤口,他脸色一变,额前已经隐隐现出一些冷汗。

    见他这样的反应,江式微也知道自己莽撞了:“是不是碰到你的伤口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去叫医生。”

    她语无伦次的说道,然后就要跑出去叫医生,南庭燎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他的大掌依旧是那般温暖宽厚,握着她的手时,很快让她冷静下来。

    “我……没事……”虽是这么说,但是脸色却比方才还要白了几分。

    “是不是伤的很严重,很疼,南庭燎,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会出车祸呢,你知不知道,我快被你吓死了。”她的手快要碰到他的伤口,但是看着白色的绷带上的血迹,又把手收了回来,怕弄疼了他。

    她小心翼翼的态度让南庭燎的神色缓和了几分:“一点小伤,不碍事。”

    最后江式微叫来医生,替他重新换了药,医生看着他崩开的伤口,忍不住想多说几句,但是看着南庭燎的神色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医院里就剩下两个人,江式微看着病床上的南庭燎,这才注意到他神色苍白,唇瓣凉薄失血,绝对不像封所说的小伤,她忍不住坐了他床上:“你怎么会出车祸,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她的语气幽幽的,眼中的泪差一点滚落下来。

    看着她的眼泪,他的心脏仿佛是被人揪住了一样,疼的厉害,伸出手,温柔的替她把眼泪擦干,避重就轻的说了句:“意外。”

    “下次开车一定要小心点,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啊。”江式微喃喃的说道,南庭燎动容,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有你在,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他想,这辈子好好陪着她,可以吗?两人没说几句话,南庭燎大概是精神不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江式微就趴在病床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而她竟然跟南庭燎挤在一张病床上。

    医院里的病床本来就比较窄,南庭燎一个人睡还很勉强,再加上一个江式微,她整个人几乎被男人揉在怀里。

    她什么时候爬到床上,她竟然一点儿知觉都没有!

    晨光清冽如泉,落在男人英俊的眉眼上,他苍白的神色像是被镀了一层金光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似乎是感觉到她醒了,头顶落下一道声音:“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