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强势攻婚,闪婚老公100分 > 第022章 南家最有希望的继承人

第022章 南家最有希望的继承人

    南骆天虽然有七十多岁了,可是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却不见浑浊,反而锐利逼人。

    他看着她的时候,江式微觉得自己的手心都在冒汗,她方才是不是太冲动了?可是一想到这个男人受到的惩罚,她就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

    不过还好她进来了,不然还不知道南庭燎要遭什么罪。

    想到这里心定了定,随即又豪不惧怕的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你这么打人就是不对,南庭燎就算是犯了错,自然有法律会惩罚他,可是你这么关着门差点把人打死,难道不是藐视王法?”

    闻言,南骆天笑了,他坐在那里,看起来不可一世嚣张霸道极了:“在这个家里,我就是王法,他做错了事情,自然要有惩罚。”

    “是吗?”江式微觉得这个老头真是难缠又难搞定,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说道:“传言都说南老爷子英明神武,我看却未必。”

    “小丫头,你想说什么?”

    江式微猜想,今天南庭燎被打肯定跟今道:“我想说的是大名鼎鼎的南老爷子不过是被记者玩弄于股掌之中。”

    注意到南骆天的脸色微微一变,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轻轻一叹,她一副惋惜的语气:“明眼人一看那些照片都知道是假的,没想到南老爷子却人云亦云,认定了南庭燎是罪魁祸首,真是让人好生遗憾啊。”

    南骆天望着江式微豪不惧怕的模样,心底还是有几分赞赏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像方才那般冷硬:“那你说事情的真相是如何的,只要跟他无关,我可以考虑饶他一次。”

    江式微突然有些忸怩起来:“其实这件事情……”

    南骆天定定的看着她。

    南庭燎也很好奇她会说什么,只听江式微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天晚上是我被人下了药,闯进了他的房间,勾引了他,这件事情跟南庭燎没任何关系,所以南老爷子,你要处罚就处罚我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

    南庭燎眼眶里滑过一丝动容,发生这种事情,哪个女人不想撇清关系,保全自己的名声。

    可是江式微,她没有。

    她不但没有,还把所有的责任扛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就是怕南骆天继续惩罚他,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就像是美酒一般,让人尝了一次还想尝第二次。

    可是,他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保护自己。

    “爷爷,不是这样子的,是我不喜欢江疏雨,才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是的,明明是我喜欢你,南庭燎,你不要跟我争!”江式微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不配合自己,不由气不打一处来。

    “够了!”南骆天突然打断了两人的话,目光威严的在两人身上扫荡:“江家丫头,我记得你已经有了未婚夫,为什么会喜欢上我们家老大?”

    江式微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一时有点儿转不过弯来,南庭燎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开口说道:“爷爷,对不起,孙儿没有管教好妻子,望爷爷见谅!”

    妻子?

    这两个字落在南骆天耳朵里的时候简直像掀起了涛天巨浪,老人锐利的眼神微微一眯,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荡,沉着声音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谁是你的妻子?”

    “江式微,她是我的妻子,我们已经结婚了。”南庭燎这话一说出来,无异于在南家投了一颗定时。

    南骆不好了:“逆子,谁允许你娶她的!”

    要知道在南家,南庭燎的未婚妻就是江疏雨,当年江疏雨救了南骆天和南庭燎,南骆天就作主跟江家订下了这桩婚约,后来南庭燎虽然出国了,但是在南家所有人心里,江疏雨就是未来南家的大少奶奶。

    谁曾想,南庭燎竟然娶了江式微,他未婚妻的姐姐。

    对于一向重视家族荣誉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南家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也难怪南骆天气成这个样子。

    他看着那站在一起的那两个人,只觉得扎眼的很,想也没想的抄起桌面上的一个茶杯朝南庭燎砸了过去。

    哪曾想,江式微却伸手推了南庭燎一把,自己用背挡在了他前面。

    杯子里的茶水并不是很烫,但是重物砸在身上的感觉还是很疼,江式微蹙了蹙眉,映入眼底的是南庭燎一张关切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长得也没有那么差,甚至有几分好看,吃力朝他一笑:“我没事。”

    “微微。”南庭燎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手背上的青筋显露,在南家,他可以受欺负,可是谁都不能欺负江式微。

    这个他回国之后第一个给他温暖的女人。

    目光微沉,显露出几分锋芒,江式微却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朝他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才面向首座上的老人,字字坚定的说道:“南爷爷,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现在,我能把我的丈夫带回家了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她拽着南庭燎直接离开。

    南骆天在祠堂里气的直拍桌子:“混账东西,你如果走了,这个家你再也不要回来了。”

    南庭燎的步伐最终停了下来,半晌之后,他的声音遥遥的传了过来:“爷爷,在这个家,您有把我当成家人吗?”

    南骆话,当年南庭燎的妈妈董七七还在世的时候,南庭燎从小聪明伶俐,天赋异常,深得众人喜欢,他曾有意把他当继承人培养,可是后来却发生了那件事情……

    一想到那件事情,南骆天的眸色又复杂了几分,那件事情现如今几乎成了南家的一个禁忌,没有人敢再提。

    当年如果没有那桩事情该有多好。

    南庭燎还是那个南庭燎,南家最有希望的继承人。

    两人手拉手的出了南家的祠堂,江式微这才开口问道:“南庭燎,我方才是不是太冲动了,万一你爷爷生气怎么办啊?”

    想着方才的那一幕,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