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后一个剑圣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离间计

第五百九十五章 离间计

    宇文阳身陷险境之后,楚枫立刻开弓射箭,将一支支光箭射向九婴,九婴身体庞大,但是非常的灵活,九个脑袋开始朝着楚枫喷烟吐雾,逼的楚枫不敢靠近。

    为了为父亲争取脱困的时间,楚枫没有后退,在空中来回闪躲,射出一支支光箭,射日神弓在楚枫的手上熠熠生辉,威力比风月蓉开弓的时候大了很多,但是同样难以对九婴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就算是射中了九婴,但是九婴的伤势片刻之间就能痊愈。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上古妖兽,楚枫也是心急如焚,这根本就是杀不死的怪物,怪不得连剑神之境的修士,都拿这样的上古妖兽没有办法。

    楚枫将九婴一直往远处引,被困住的宇文阳也趁机脱离水火大网,而后,宇文阳双手合十,九把纯钧神剑立刻在宇文阳身前合而为一,幻化成一柄流光溢彩的光辉神剑。

    九剑合一,引动九天风云,直接刺向了九婴。

    九婴一口吞下了刺来的纯钧神剑后,“嘭”的一声,那个吞下纯钧神剑的脑袋当场蹦碎,化为血雾,纯钧神剑折返而回,立在了宇文阳的身前。

    “枫儿,趁机射杀九婴的头!”

    宇文阳大喊一声后,再次催动纯钧神剑,纯钧神剑一分为九,出现了在九婴的周围,九剑神力结合相连,封锁了九婴周围的一处天地空间。

    被困住之后,九婴拼命的冲撞着九剑结界,但是无法撞破,变得更加暴怒。

    宇文阳以神剑之力,强行封锁了九婴所在的一处空间之后,也隔绝了九婴和外界的联系,这样一来,九婴失去了外界之力,无法愈合被毁掉的那个头,实力大受影响。

    趁此机会,楚枫连续开弓射箭,“嗖嗖嗖……”,八箭齐出,分别射中了九婴的八个头,而后,九把纯钧神剑同时朝着中心处刺去,只见九道耀眼流光,在中心处汇聚后,光芒大盛,宛如天上的太阳一般,而九婴剩下的那个头,也当场被斩落,再也无法愈合重生。

    “轰隆”

    九婴巨大的尸体落到地上后,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脑袋已经和身体分开,血流如注,尘沙漫天。

    最为依仗的九婴被斩杀后,罗国大军也是军心大散,溃败而逃,楚枫等人,再次守住了兖州的大门,将罗国大军挡在了外面。

    这一仗,非常惨烈,楚枫和父亲联手,才勉强斩杀九婴,战胜之后,楚枫依然有些担忧,来到九婴的尸体前,看着实力堪比圣境修士的九婴,难以想象,如果再有这样的妖兽出世,那将是一场不可估量的灾难。

    这一站,宇文阳也拼尽了全力,如果不是有纯钧神剑在手,宇文阳也是无力对抗。现在,有纯钧神剑镇守兖州,兖州也的气运也终于回归,兖州众将士和百万百姓,也终于可以安心。

    罗国大军知道现在的兖州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自从楚枫成为兖州城主之后,兖州变得空前的团结,而且纯钧神剑再次回到兖州,也激活了九州大阵,让神力在一次笼罩在兖州大地之上。

    这一次虽然击退了罗国的大军,楚枫依然不敢放松,和父亲一起管理兖州,加强防备。

    皇城王爷府。

    这段时间一来,夏蒙为了自己的权利,一直在拉拢各方势力,此外,罗国大军

    一直不断进犯,也让夏蒙头疼不已,冀州已经被攻占,罗国大军直逼豫州,如果真的攻破了豫州防线,那便是真正危险的时候。

    就在夏蒙为对抗罗国大军发愁的时候,罗国突然宣布停战,要和夏国讲和。

    这个消息让夏蒙为之一振,立刻同意了罗国的要求,然后派了使臣,前去迎接罗国使臣。

    这一次罗国的使臣,不是别人,正是罗国的大皇子罗羽。

    来到宫中之后,罗羽直接说明了来意,如果和谈的话,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罢免楚枫兖州城主的身份,另外,也要赔偿罗国一些珍宝和矿石。

    这样的条件,夏蒙并没有反对,况且自己和楚枫那些人之间,也有不少的过节,而且楚枫成为兖州城主,本身就是他们自己定的,没有得到皇家的许可。

    夏蒙欣然同意,答应罢免楚枫兖州城主之位,另外,也赔偿了罗国很多珍宝和稀有矿石。

    赔款求和,这是罗国的计策,这个计策,在之前就已经使用过,如今几年之后,罗国再次提出了同样的条件,夏国虽然怨恨,但是也只能答应。

    在双方实力不等的情况,自然是强势的一方说什么就是什么。

    和罗国和谈之后,夏蒙再也不用操心边境之事,然后开始准备着手对付楚枫。

    夏蒙以圣上的名义,让楚枫和进京,说是商议兖州城主之事,身为兖州城主,楚枫虽然知道这是夏蒙的一个阴谋,但是也不能不去,如果不去的话,那真的就是彻底造反了。

    以兖州现在的情况,还不能这么做,如果兖州真的要脱离夏国,那么下一步,夏蒙便会直接派兵镇压兖州,此外,也正好给了罗国一个趁虚而入的好机会。

    左右权衡之下,楚枫还是收拾了一下,安排好了兖州大小事务之后,准备进宫。

    这一次,是楚枫独自进宫,让其他人都留在了兖州,特别是父亲,将兖州所有事情都拜托父亲来管理,如果夏蒙真得对自己动手,那兖州还有一个可以主持大局的人。

    楚枫离开这天,所有人全都出来相送,风月蓉怀里抱着女儿,千言万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临别之际,最后只留下了一句:一定要回来。

    楚枫最后看了一眼妻女后,独自上路,前往皇城。

    来到皇城之后,楚枫并没有见到圣上,现在朝中大小事情,全都是夏蒙做主。

    到了宫中,除了夏蒙和文武百官之外,还有一些熟人,其中一人,便是罗羽。

    再次见到罗羽,楚枫心中五味杂陈,当初在圣学院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很好,那个时候,自己身无分文,也没有什么朋友,罗羽也和自己诚心相交,只是现在两人再见面之时,已经成为了对手。

    罗羽看着楚枫,面无表情,而后便转过身去,看向别处。

    楚枫知道两人的关系,已经回不去了,现在两人各为其主,已经变成了仇敌。罗国对夏国一直虎视眈眈,意图吞并,罗羽身为罗国的大皇子,自然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罗羽现在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从罗国的利益出发。

    在家国利益面前,当初的那份友情,已经轻的可以忽略不计,两人身份有别,以后也不能再成为朋友。

    “楚枫,你没有经过圣上

    准许,擅自封为兖州城主,还打伤了之前的兖州城主公孙旭,你可知这是何罪?”

    面对夏蒙的质问,楚枫早就猜到了夏蒙会这么问,也不慌乱,回答道:“王爷,公孙旭想要投降,想将兖州拱手送给罗国,他才是兖州的叛徒,他那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兖州城主。所以我们的大家才赶走了公孙旭,我也只是暂时代为管理兖州。”

    夏蒙知道之前兖州的事情,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夏蒙是理亏的,也不想多说什么,直接说明目的:“公孙旭的事情,本王也听说了,念在你一心为兖州做事的份上,本王也不想继续追究,现在,罗国已经答应讲和,而其中的一个条件,就是罢免你的兖州城主之位。”

    楚枫回头看了一眼罗羽,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王爷,在这个时候,罗国突然讲和,肯定是有阴谋的,王爷认为,罢免的我的兖州城主之位,以后罗国就不会继续进犯吗?”

    罗羽开口道:“这个,请楚城主放心,既然我们罗国成心讲和,自然不会违背条约。”

    夏蒙接着说道:“楚枫,你也听到了,现在,就将你的城主大印和纯钧神剑交出来吧。”

    楚枫犹豫了一下,看来,今天夏蒙是铁了心要罢免自己城主之位了,如果罗国真的愿意讲和,自己也愿意让出城主之位,只是以自己对罗羽的了解,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楚枫,你在想什么,难道,你不愿意让出兖州城主之位吗?”夏蒙严肃的说道。

    楚枫轻笑一声,随后交出了城主大印。

    “纯钧神剑呢?”夏蒙问道。

    楚枫说道:“纯钧神剑并不在我的身上。”

    “那在什么地方?”夏蒙显得有些心急。

    楚枫说道:“纯钧神剑,自然是在兖州,我怎么能私自戴在身上呢。”

    夏蒙略作犹豫,然后看向了一旁的相国林光启。

    林光启说道:“王爷,楚枫自封兖州城主,这乃是反叛之罪,不过念在楚枫对兖州有功,只要楚枫以后安分守己,忠心为国家效命,可以从轻发落。”

    没有从楚枫身上得到纯钧神剑,夏蒙有些失望,不过楚枫已经交出了兖州城主大印,那么得到纯钧神剑也是迟早的事情,便同意了林光启的建议,将楚枫关入神机营净魂塔,以洗清楚枫所犯的罪行。

    楚枫别关在了净魂塔第六层,这里是一处水牢,但是这些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弱水,楚枫便被关在水牢下面,以弱水之力,洗涤楚枫的元神。

    楚枫被罢免兖州城主的位置之后,罗羽也回到罗国,此后,罗国暂时停止了对夏国的宣战,夏蒙得到了喘息之机后,开始大力发展自己的力量。

    在接管了兖州后,夏蒙派了一个亲信成为新的兖州城主,但是并没有动宇文阳和风月蓉等人,让他们继续留在兖州效力。

    这也是夏蒙故意为之,知道宇文阳那些人不是好惹的,所以不敢乱动,而且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兖州将领和无数百姓早就信任了他们,都支持他们,所以怕动了宇文阳等人,会乱了人心,便派了一个人来管理他们。此外,夏蒙也是想着是激发他们之间的矛盾,然后一点点瓦解宇文阳等人的力量,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将他们全都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