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疆古煞之巫葬 > 102 金芒符文
    阿亮不是一般的家驴,而是一头血统纯正的野驴,尽管被驯化了这么多年,但是在它的血液里依旧保留着野驴的凶悍和野性,这也造成了它不服就干、怼眼就咬的驴性。

    倔、凶、狠、恶,在它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此时此刻,当它察觉到自己的性命受到了威胁,驴性顿时爆发,阿亮张开驴嘴,先一步咬住了曹满的膀子上。

    拉、拽、撕、咬,阿亮施展浑身解数,打算把曹满从自己的身上拉下来,然而一连用了几次劲,对方却纹丝未动,就像生了根一样无法撼动。

    阿亮震惊的瞪大了驴眼,似乎不太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在它那不太复杂的驴脑袋里,以往曹满不过是个懦弱无能的小胖砣,肉膘挺多但力量不大,随便划拉一下就能让对方趴下,但现在

    情况完全颠倒了过来。

    阿亮一百个想不通,究竟是咋回事?

    难道出去拉泡野屎,就能变得比牲口还牲口?

    惊乱中,阿亮乱瞟了一眼殿外,早知如此,亮哥就不该随地大小便,跑外面去解决该多好

    阿亮咬住膀子撕扯的同时,曹满从驴背上站了起来,双臂挥动,以双风灌耳之势拍向了驴头。

    阿亮吓得驴嘴一松,驴背顺势往上一抬,瞬间曹满失去了平衡,头下脚上往前翻了下去。

    不等栽倒在地,阿亮拼尽全力,把力量集中在了自己的脑门上,一头重重顶在了曹满的怀中。

    嘭!

    落地后的曹满像滚地皮球,骨碌碌几圈翻滚了出去。

    再度化解了危机的阿亮口鼻喷气,驴背上的血口疼得它驴牙咬紧,连喘三口粗气,阿亮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势,转身回到了虎千斤的身旁。

    看着依旧发傻发呆的虎千斤,阿亮很是无奈,俺的女主子,别像只呆头鹅一动不动的好么?

    你的巾帼之色呢?

    你的千斤之力呢?

    以往驱虎打狼的时候你不是挺雄的嘛,咋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了呢?

    知道不,光靠小亮雄起没用,咱俩一块儿雄,才能雄翻小胖砣!

    阿亮打个鼻响,雄个球,就这呆头女主子,还是逃命要紧。

    张嘴咬住对方的衣服,驴子拖主子,一溜烟拖到了莲花佛台的下方,阿亮疲惫的看了看立在佛台上的活棺材,尽管它不知道那是啥玩意,但棺材外浮现着的金色符文散发出了点点奇幻的金芒,似煦暖的初阳,又似篝火的焰光,让它潜意识中有种安全的感觉。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虎千斤送上佛台,阿亮相信,那口散发着金纹的神秘箱子一定能保护女主子的安全,至于它自己

    阿亮有些苦涩,因为它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的安全。

    也许,这就是自己的驴命吧!

    只要能报答女主子的养育之恩,不管做什么,它都心甘情愿。

    佛台太高,力量也几乎枯竭,阿亮伸直了脑袋,想把虎千斤送上去,可一连尝试了几回都无果。

    阿亮并没有放弃努力,执拗倔强的性格让它继续不断尝试着,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简单而艰难的动作

    “阿阿亮,别管我了,自己逃命去吧”断断续续的话声从虎千斤的嘴里传出。

    主人的声音让阿亮顿时来了精神,它松开嘴后,高兴的用脑袋蹭着对方的身体,像是安慰,又像是在鼓舞。

    虎千斤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

    其实刚才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了眼里,好几次她想挣扎着起来去帮阿亮,可不争气的身体就像煮软的面条,使不出一丁点儿的力气,内心的痛苦和煎熬令她痛不欲生。

    虎千斤知道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于她的恐惧,因为恐惧失去了勇气,因为害怕失去了力量,因为懦弱失去了信心

    第一次,虎千斤感到了深深地无力,在恐惧的支配下,灵魂就像被无形的铁链牢牢锁住一样,那种感觉,仿若狂风中的残叶,无助、凄凉。

    这时候,阿亮再次咬住虎千斤的衣服,勾着脖子不断往佛台上拉拽着,倏地,一道黑影闪现而至,阿亮驴耳侧动,松开驴嘴后,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警惕的看着匍匐在地的曹满。

    出现的曹满缓缓扭动了一下身躯,双手如同野兽的利爪一样在地上刨动了两下,扭曲的五官显得更为可怕,双眼中闪烁的残暴之色丝毫没有因为肩膀上的伤口而受到丝毫的影响。

    啊哦!

    阿亮发出了威胁的喊叫,拼命把虎千斤挡在了身后。

    吼!

    面对阿亮的威胁,曹满丝毫不为之所动,在一声低吼中,仿若蓄势待发的嗜血猛兽狂冲了上来。

    避无可避的阿亮只好低下脑袋,对准了冲来的曹满,做好了冲撞的准备。

    就在这时,佛台上的活棺材突然爆发出一层耀眼的金芒,金芒中缭绕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好似飘舞的绸带围绕在半空中。

    金芒洒落,顷刻间曹满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如同烈火炙烤般,双手捂住脸庞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起来。

    一直等他翻滚到了远处,从活棺材释放出的金芒这才渐渐减弱,暗淡了下去。

    沉重的喘息声夹杂着低低的怒吼,停止动作的曹满畏惧的看了一眼佛台上的活棺材,又看了看下面半躺着的虎千斤,眼中闪过一道戾色,随后慢慢移动着身躯,消失在了阴暗之中

    阿亮开心的打了一个鼻响,这一刻它感到自己又活了过来,若非身上有伤,它非开心的蹦跶俩下不可。

    感激的瞥了一眼佛台上的活棺材,阿亮挺得意,不愧是野生的驴子,天生的直觉何等敏锐和犀利,相比之下,一般的牲口给它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虎千斤也惊喜的睁大了眸子,刚才发生的一幕她简直无法相信,不过等她慢慢冷静下来之后,回想着段虎曾经说过的话,她才如梦方醒。

    “黑虎哥”

    低喃一声,虎千斤心头一热,似乎感到身上恢复了那么一丝力量,虽然不多,但起码能够支撑着她从地上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双腿依然抖得厉害,双手也止不住的颤抖着,站起身来的虎千斤深吸了几口气,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克制着心里的恐惧。

    情况稍好一些后,她疼惜的摸了摸阿亮的脑袋,又看了看皮肉绽开的伤口,眼眶再次湿润了起来。

    阿亮乖巧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背,温暖潮湿的感觉让虎千斤更加愧疚了起来。

    “阿亮,都怪我没用,害苦了你”也就说了两句,虎千斤的声音哽咽了起来。

    阿亮拱了拱她的身子,又晃了晃脑袋,简单的动作却包容了太多的鼓励和宽怀。

    “谢谢你,阿亮,我一定会坚强起来的。”虎千斤点了点头,随后她把目光投向了那口竖立在佛台上的活棺材。

    此刻的活棺材依旧散发着蒙蒙的金光,虽然很淡,但是却能给人一种祥瑞温暖的感觉,仿若佛光一般,普度众生、济危度厄。

    看着那层氤氲的金芒,虎千斤感觉自己消失的勇气正在开始恢复,尽管速度很慢,但是她能明显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增加,仿佛这层金光有种神奇的力量,可以驱散她体内的恐惧一样。

    颤抖的双手在祥和的金光下终于平静了下来,除了双腿还有些发抖之外,比起刚才来,情况已经好了很多。

    看到了希望的虎千斤努力的往佛台上爬去,她要用她的身体去拥抱这层金光,恢复她渴望着的勇气和力量。

    等她吃力的爬上佛台,眼看就能碰触到那层迷幻的金光,猛然间,一道黑影从阴暗的角落飞驰而来,“哐”地一声撞击在了活棺材上。

    活棺材应声落地,金光也随之消失不见。

    虎千斤吃惊的呆愣在了原地,没等反应过来,佛台下阿亮警觉的叫声响起

    回头看去,一直躲藏在阴影中的曹满终于显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四肢奔跑下,速度之快,就像一头凶悍的野猪冲了过来。

    “阿亮,小心!”虎千斤发出了揪心的叫喊。

    啊哦!

    阿亮非但没有退缩,反而勇敢的向前冲去,一下就和曹满厮打在了一处。

    “不要,不要啊”

    也就片刻的时间,阿亮便被扑翻在地,曹满强横的压在上面,兽爪般的双手开始了疯狂的撕抓,很快殷红的血水便从裂开的口中里渗了出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阿亮渐渐放弃了抵抗,虚弱的目光带着依依的不舍投向了掩嘴哭泣着的虎千斤

    “阿亮,阿亮”

    虎千斤泪流满面,委屈、痛苦、悲伤、愤怒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了一起,化为无底的漩涡,不断拉拽着她越陷越深

    啊哦

    当阿亮发出最后一声孱弱的叫声时,虎千斤如同触电般猛的一颤,情绪就像喷发的火山,冲破了无底的漩涡,震碎了恐惧的束缚,力量如泻闸的洪流奔腾在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住手,给我住手!”

    怒喝一声,虎千斤抱起一块残破的大石,抖手扔了出去。

    大石呼啸而至,曹满仿若受惊的野兽,丢下猎物仓皇的逃在了一旁,随即抬头怒视着佛台上的虎千斤,凶戾的寒光中充斥着残忍和凶暴。

    危机总算暂时化解,但虎千斤却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相反,她觉得压在心头上的巨石愈发沉重。

    下一步该怎么办?

    看着俨然成为了怪物的曹满,虎千斤一阵纠结。

    说实话,就在她扔出大石的那一刻,她很后悔自己的冲动,好在曹满及时躲闪了过去,否则真被砸出个什么好歹,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自己。

    “阿亮,阿亮你没事吧?”从佛台上找了几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后,虎千斤大声呼唤着。

    倒在血泊中的阿亮艰难的抬起了脑袋,随后又无力的耷拉了下去,缓缓闭阖了双眼

    死啦?

    没死,主要是太累了,一场厮杀累得它精疲力尽,还一身是伤,血旺子都浪费了不少。

    难得女主子雌威振发,不借着这个机会多休息一会儿,它不成笨驴了?

    “阿亮,阿亮”

    撕心裂肺的哭喊传来,阿亮驴嘴一撇,露出了一副奸笑的模样。

    佛台上,虎千斤悲痛欲绝,一边哭喊着一边抹泪,看着毫无反应的阿亮,下一刻

    噗嗒,噗嗒

    驴尾巴有节奏的拍打着地面,虎千斤眸子一亮,好悬没被气乐了。

    不是死了吗?

    死驴会噗嗒尾巴?

    可恶的臭阿亮,连女主子都耍!

    虎千斤咬着银牙,“阿亮,你到底死没死?”

    阿亮浑身一抖,尼玛,露馅了,继续装死

    虎千斤

    片刻的分心,让虎千斤失去了曹满的行踪,看着四周黑乎乎的环境,她知道对方一定又躲进了阴影之中,打算再次寻找偷袭的机会。

    大殿中再次陷入了沉寂,就连时而吹动的穿堂风此时也消失不见,一切是那么的死寂,静的除了自己急促的呼吸以及剧烈跳动的心脏之外,其他什么都听不见。

    虎千斤小心翼翼的警戒着四周,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压抑的气氛令她倍感煎熬,内心深处,消散了的恐惧再次侵袭而来,一次又一次试图侵占她的身体。

    虎千斤深吸一口气,这一次她不但要征服恐惧,还要战胜自己!

    呜

    消失的风声带着呜咽的哀鸣顺着大殿吹动而来。

    就在风声响起的那一霎,隐没在黑暗中的曹满开始了行动,利用风声作为掩护,奔袭而来。

    虎千斤双眸一凝,作为出色的猎人,她的感应比一般人要敏锐多了。

    目光捕捉到曹满移动的轨迹后,虎千斤将手里的石块像飞蝗石一样打了出去。

    本以为靠着这些石块可以阻挡对方的攻击,然而当她发现曹满根本不在乎打在身上的石块后,虎千斤知道自己想错了。

    冲到佛台下的曹满飞身跃起,一把打落虎千斤手中的石块后,顺势撞在了她的身上。

    吃力不住,虎千斤踉跄几步,后背撞在了还剩半截身子的佛像上。

    力量的比拼,自己居然不敌曹满?

    顾不上内心的震惊,眼前一花,恶风直袭面门。

    虎千斤急忙低头闪躲,随着一声可怕的撞击,在她身后的半截佛像剧烈的摇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