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骨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钟声(下)

第一百五十二章 钟声(下)

    凤鸣山破,古山上的灵牌桎位仍在。

    这里曾是妖族大能者寄托神魂之处,而凤鸣山被沉渊君踏破,意味着这道防线彻底沦陷,如今整座古山,空空荡荡,北境铁骑所过之处,一往无前,遍地的尸骨,只不过在妖族意志的指引之下,属于四大妖域的妖修已经尽数撤离,留下来的,大多是一些没有自主意识,或是尚未启灵的蛮荒妖族。

    古山云雾缭绕。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缓缓从云雾之中走出。

    这两位男女,身上笼罩着浅淡的雾气,自肩头之上,便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面容。

    男的披一身宽大白袍,这件白色法袍,看起来圣洁如月,烙刻云纹,显得他气质出众,一只手背负在后,另外一只手则是轻轻抬掌,掌心向上,尺余之处悬浮着一座玲珑小塔。

    雪白小塔,一共六层,袖珍如婴儿拳头一般,看起来“毫无杀伤力”。

    白色法袍男子身旁的那位女子,气质则截然不同,与前者完全背道相驰,毫不内敛,隔着数十丈便能够感到一股浓郁的“煞气”,她的面容虽然隐在雾气之中,但背后法相时刻摇曳,肩头后背,九团紫色火焰滚滚翻腾,法袍上雕琢着的,乃是一头怒目圆瞪的紫色凤凰。

    东妖域没有这号人物。

    两人跨越虚空,自北妖域而来。

    “那口钟还在这里。”

    落在凤鸣山顶。

    白袍男子看见山顶一片狼藉,野火缭绕,唯独一口古钟,钟身缭绕火焰,却不曾破碎,甚至连丝毫的裂纹都没有留下。

    能在涅??境界的厮杀之中,安然无虞的,只有先天灵宝。

    凤鸣山的老龙钟。

    沉渊君击杀了白海妖圣,铁骑越过凤鸣山,但……他什么也没有带走。

    他什么都带不走。

    这口古钟,放在凤鸣山上已有两千年,几乎无人可以撼动,不是没有涅??境界的妖圣动过心思,但妖族的那两位至高存在曾经发过话。

    于是在一段漫长岁月里,老龙钟就安稳坐落在凤鸣山顶。

    直到迎来新主人。

    “龙皇大人承诺过,让你再见他一面。”白袍男人看着这口古钟,隔着数十丈,缓步前行,手托宝塔,轻声道:“现在龙皇大人完成了承诺……你的旧主人,带着你去宝珠山迎战大隋谪仙人,因果已定,尘埃落尽。而最后的结局你也看到了,他离开凤鸣山,没有带你走。”

    言语之间,古钟起了反应。

    老龙钟生锈的钟身,剧烈震颤起来,一层又一层的铁皮飞离,脱落,黯淡的钟身明亮起来,一条眉目生威的巨龙缓慢浮现,这条老龙蛰浅身子,在钟身上缓慢挪动,拿着悲哀的目光俯瞰山底风光。

    大隋铁骑踏过。

    山河破碎风飘絮。

    满目疮痍。

    一声悲鸣

    浩荡钟声,在凤鸣山上响起,化为一道扩散的音浪,传遍整座灰之地界。

    “我知道,我知道。”

    “你还在等他,会一直等下去……”白袍妖圣轻柔笑道:“那个人重活一世,的确盖压一辈,无人能敌,要不了多久,就能再现辉煌。”

    “但他已经死了,死在了一个叫‘宁奕’的人族剑修手上。”

    这句话,从笑意满盈的白袍妖圣口中说出,带着三分惋惜,七分嘲讽。

    他手指摩挲着老龙钟的古老纹路,轻柔道:“北妖域不是没有给他机会……一次又一次的邀约,全都被推回,他拒绝了我等的好意。你要明白,时势造英雄,两千年后,这妖族已不是东皇的天下。更何况,就算他重现当年全部的威势,当真能赢得过我家大人吗?”

    又是一阵钟鸣。

    老龙钟宣泄着“器灵”的情绪,作为东皇当年的宝器,它与主人心意相通,在大草原上东皇被枭首的时候,其实它便已经有所感应……而如今,这位白袍妖圣亲自来此,将真相宣布。

    东皇死了。

    老龙钟的器灵仰天长啸。

    那头幻化而出的巨龙,眼眶湿润,眼眸里涌起水雾。

    凤鸣山上,石屑悬浮,不断破碎,这道音浪越来越大,而且没有丝毫停歇的意味。

    白袍妖圣揉了揉眉心,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宝器的器灵竟然如此念旧。

    “轰”

    飞沙走石。

    这音浪临至耳边,若是换了旁人,境界低一些,恐怕此刻神魂都不能稳固,再甚者,肉身已经被冲击地破碎裂开,化为齑粉。

    “聒噪。”

    披着紫袍的女子妖圣,神情阴沉。

    她缓步向前,皱眉看着遍地尸骸被音浪冲得翻飞。

    这古钟,丝毫不懂得收敛。

    女子妖圣望向白袍,她抬起手指,紫色的凰火浮现在白皙指尖。

    “一尊宝器罢了,何许废话?”

    她转而望向那头老龙,清冷道:“今日容不得你选择,要么收敛凶威,乖乖入小洞天,跟我等回北妖域,要么就坠入北海海底,永世不能得见光明,直至海枯石烂,宝器破碎,灵智腐朽。”

    “轰!”

    老龙钟听了这句威胁,陡然愤怒,高声而鸣,一截钟身拔地而起,向着紫袍女子狠狠镇压而去。

    先天灵宝,大多都孕育出灵智,根据岁月不同,灵智的成熟程度也不同。

    这件“老龙钟”,显然比火凤的“天凰翼”,年份要长,这宝器灵智已然如人,能够通过言语,而且自主杀敌。

    只可惜,站在凤鸣山上的,不是无名之辈。

    而是来自北妖域龙皇殿的妖圣。

    紫袍女子妖圣抬袖一挥,指尖的那抹紫色凰火在空中飞掠而出,轰然化为一道横扑而出的瀑布,迎面撞在老龙钟上,然后凰火幻化,一头紫色火凤凰撞在老龙钟的器灵之上。

    凤凰与真龙。

    从来都是难解难分。

    须臾之间,女子妖圣抬起双手,十指掐诀,瞬息结印,那漫天火焰便随她心念千回百转,陡然分离,紫焰瀑布瞬间绽放开来,凝成数十根壮硕粗大的宝柱,猛地插入宝珠山顶。

    大地陆沉。

    古钟的周身,发出“砰砰砰”的剧烈撞击声音,古柱插入高山,顶端缭绕弯曲打结,就此化为一座火焰囚笼,将“老龙钟”困索在其中。

    古钟的器灵,那头老龙,万万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照面,自己就败下阵来。

    这么多年来,凤鸣山的妖圣,从来都是对他客客气气,从未有人敢对它动粗。

    但……其间的差距。

    实在有些太大了。

    老龙愤怒咆哮,只可惜它的声音都被凰火隔绝,在山顶站立的那两人看来,这头老龙,如今只不过是一头困龙罢了。

    一只手搭在女子妖圣的肩头。

    “紫凰。”

    白袍妖圣皱起眉头,道:“别忘了大人的交待,不可伤此器灵。”

    女子沉默不语。

    她平静看着那座不断挣扎的古钟,冷笑一声。

    紫凰火焰内,响起了女子的漠然声音。

    “我家大人修为通天,你若是再反抗,把你带回龙皇殿,丢进熔炉里,灵智全都消融,再重新炼化宝器……仍不损先天灵宝的品秩,最多再重新孕育新灵罢了。”

    这句话话音落地。

    “在把你交给那位大人之前,你还要在小洞天里待上好一段时候。”女子妖圣微笑道:“我数三个呼吸,你动一下,我断一抹神念,若是三个呼吸之后不愿妥协,我紫凰说到做到,在把你交给龙皇大人之前,亲自动手,融了你的魂魄。”

    “三。”

    那条凶威滔天的“真龙”,气焰陡然收缩,它神情愤怒而忌惮,想要张嘴咆哮,却猛地想到了那疯女人的威胁,喉咙里发出憋屈的不甘声音。

    没有等紫凰说完。

    这头老龙便收敛全部心念,归于古钟。

    幻象消弭。

    一口大钟,不再动摇,也不再抗拒。

    白袍妖圣有些错愕,他看着紫凰抬起衣袖,那口古钟轻松地拔地而出,掠入衣袖之中,落在小洞天内,诸多年来一直极难收服的这件宝器,就这么被收入囊中。

    “这些灵宝,不愿认主,多半是有‘遗愿’。”紫凰看着白袍妖圣,她轻轻在小洞天内施展符?,一层又一层的符纸围绕着古钟布置,将器灵的周遭气机全都屏蔽,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做完这些,她继续道:“那位有大魄力。既不想折损宝器威力,也愿意等待,但事实上……如果老龙钟真的不愿离开凤鸣山,那么这件宝器的器灵就算摧毁了,也一定要带走。”

    白袍妖圣神情复杂,点了点头。

    “这古钟,两千年前,被认为是妖族天下最强大的先天灵宝。”紫凰眯起双眼,喃喃道:“北妖域和大鹏鸟相互制衡的这些年,双方各有觊觎,但谁也没有动。”

    白帝和龙皇,都没有取下这枚老龙钟。

    与“遗愿”有关,但成分不大,这两位登峰造极的大妖圣,若是逼急了,大可以重铸器灵,更大的原因,是不愿意挑起北妖域和东妖域之间的纷争。

    还是那句话,龙皇和白帝若是打起来了。

    那么……两座妖域,经不起失败。

    “现在不一样了,浮图。”她轻轻念了一声白袍妖圣的名讳,淡淡笑道:“老龙钟,就这么被拿走了,东妖域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她站在凤鸣山顶,俯瞰众生,紫袍纷飞。

    老龙钟的余音还在扩散,回荡。

    天地大,苍生小。

    紫凰妖圣讥讽笑道。

    “他们都觉得,白帝可能是出问题了,受了重伤,或者修为倒退。”

    “但我觉得,白帝已经死了。”

    (继续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