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晚点没事吧 > 第九十三章 幼儿园vs小学生!

第九十三章 幼儿园vs小学生!

    过去的事情王丽芬不想再提了,毕竟过去十多年了。

    这十年香雪跟着自己,而大女儿丹丹则是被前夫带走了。

    那时候的香雪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丹丹也不过是刚大学毕业而已。

    王丽芬到现在还清晰的记着自己和前夫是在丹丹大学毕业的那一天离婚的。那一天自己的大女儿哭的跟个孩子似得。

    说实话那天对大女儿实在是残忍了点,但其实丹丹不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她的成长,自己和他爸爸早就离婚了。

    丹丹的爸爸不能说是一个坏人,只能说有些人只适合共患难,不能不适合共富贵。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人生起起落落很正常,谁家没遇到过点糟心事,只要儿女过得好就行。王丽芬摇了摇头心中想到。

    王丽芬心痛的原因是自己明明知道大女儿和外孙跟着前夫生活,知道外孙跟自己很生,自己也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但没想到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心理难受的紧。

    “k,怎么刚来就想走啊,姥姥这里不好玩吗?你想要什么东西,姥姥给你买,哦对了姥姥这给你留了好多好吃的。”手有些颤抖,王丽芬看着外孙说道。

    “还有丹丹啊,k这脖子是怎么回事?”

    只是,叫k的小男孩没有回答王丽芬,只是拉着妈妈的裙子。

    “k,姥姥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瞪了一眼儿子,曲丹丹接着看向自己的母亲“哦没事,前几天k在游乐场的时候跟一个上幼儿园的没教养的小屁孩打架打的,k就在滑梯上推了那个小孩一下而已,又不是故意把他推下来摔破头的,他爷爷非让道歉,道了歉还嫌态度不好,孩子又不是故意的?”

    “啊?”王丽芬脸色一变。

    至于曲香雪则是愣了一下。

    “上幼儿园的孩子?k,k现在不是上三年级了吗?”

    “不是我说你丹丹,你有时候说话态度是太硬了,当妈妈的得以身作则,要不然这样对孩子不好。对了那上幼儿园的孩子伤的重不重?”王丽芬说道,同时再度朝着外孙招了着手“k过来让外婆看看脖子,香雪你去柜子里拿点药去~”

    “好的妈。”香雪点了点头赶忙去柜子拿药。

    而另一边,仿佛提起这个事曲丹丹就一肚子火。

    “伤什么伤,你看那小东西把k打的,追着k满游乐场打。”同时看向儿子,曲丹丹也是一脸的不满。

    “你看看你!这么大的个子被一个幼儿园的孩子打,你平时在家的本事都去哪了,不争气的东西!”朝着儿子,曲丹丹训斥道。

    “啊?你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被一个幼儿园的小孩追着打?”另一边,香雪一边拿过来药水一边惊讶的说道。

    说着说着香雪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更是噗嗤的笑了,“你行啊k,咯咯~”

    “笑什么笑,你自己外甥被人打了你这个小姨还笑。”瞥了一眼小女儿香雪,王丽芬无语到。

    “不是妈,我就是忍不住。快跟小姨讲一讲,你这么大个子是怎么被幼儿园的小屁孩揍的?快说说~”

    这下叫k的小男生眼睛都红了。

    “你看看你,你都成了笑话了k!连你小姨都笑话你~”曲丹丹气不打一处来。

    “来来来k,过来过来,你看看你,你训他干什么,他还是个孩子,来k,过来姥姥抱抱~”王丽芬见状把大女儿又训了一遍,再度伸出了手,心疼不已。

    虽然生分,但毕竟还是孩子,不一会儿的功夫叫k的小男孩不再那么拘束了。

    看到这一幕王丽芬松了一口气,毕竟是自己的亲外孙。

    正当把一直准备的好吃的好玩的拿出来哄着自己的外孙的时候,大女儿丹丹又开口了。

    “妈,我爸可能又要结婚了。”丹丹脸色很不好看的说道。

    “啊?”王丽芬还好,小女儿曲香雪则是脸都变得古怪了。

    “又结婚?他要结多少次啊?之前那个女的又跟他离了?”曲香雪无语到。

    “唉,随他去吧,你们现在都长大了。”虽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王丽芬还是淡淡的说道,带着微笑。

    看淡了,王丽芬早就看淡了,再说都十多年过去了。

    “这次那个女的多大岁数?”王丽芬一笑了之,不过曲香雪却是追问道。

    “24。”曲丹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啊?比你还小?就比我大两岁?啧啧,咱们这个老爹可真行。”香雪撇了撇小嘴说道,语气中带着揶揄。

    而就在香雪吐槽自己的那位老爹的时候,电话响了。

    “喂张伯?这次是找我还是找我妈呀?”看到来电显示,接起电话的香雪表情换之轻松的微笑,更是跟电话那边开玩笑到。

    同时,见是张建刚打来的,王丽芬的表情也是不同了,眼睛更是第一时间看向小女儿和她的电话。

    “找你找你~你怎么又在你妈这啊?香雪啊,我问你个事儿,那什么海岸时装周你听过没有,网上说你要去是不是真的?”

    “不光是我,我姐今天也带孩子过来看我妈了,要不要过来玩啊。是呀,怎么了张伯,你问海岸时装周干嘛?”

    “玩什么啊玩,没大没小的。我就问问这个时装周影响力怎么样,主要受众是谁……你跟我说说。”电话那边说道。

    “影响力挺大的啊,在咱们华夏排名第二的时装周,至于受众……”

    片刻之后,电话挂断。

    “这孩子,以后你张伯打电话来你别把我扯进去。”看着小女儿,王丽芬假装生气道。

    “嘿嘿,好好好。”香雪坏笑道。

    只有曲丹丹感觉自己跟局外人似得。“妈,这个张伯是谁啊?我怎么老听你们聊他啊,香雪,电话里的那个老头在跟妈搞对象吗?”曲丹丹好奇的问道。

    “别瞎说~”王丽芬一脸的无语。

    而另一边,张建刚通过香雪多少算是了解了一下这个时装周,也确认了一下。

    先不去管这些了,张建刚准备这两天抽时间去公司一趟好好合计合计,具体要不要借时装周的势到时候再说。

    其实如果能让老人和孩子提前准备好张建刚已经很满意了,剩下的都是旁枝末节。

    甩了甩脑袋,张建刚趁着夜色在台灯下继续书写着东西。大约写了一个小时之后张建刚跟往常一样盘坐在了床上修炼《九宫章》。

    修炼九宫章,这是张建刚每天雷打不动的事情,只不过期间有时候听传统戏曲,有时候听军旅和民族歌曲,而最近张建刚喜欢听儿歌。

    大约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张建刚在自己自带卫生间的房间浴室洗了洗睡觉了。

    几乎是脑袋一沾枕头,张建刚就直接进入了梦乡。

    夜色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建刚只觉得迷迷糊糊的听到隔壁房间有人在说话,而且声音越来越急切,带着兴奋和担忧。

    “快去医院,要生了,晓蕾要生了,我去开车,快~”

    “慢点慢点文君,东西都带上了没?身份证什么的都带上了没?跟你爸说一下去~”

    “带上了,带上了,从预产期前半个月我就准备好了,好好好我知道了妈~~老婆忍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乐乐你在家里跟着爷爷别乱跑知道吗?”

    “嗯嗯,我知道了爸爸~”

    睡梦中,张建刚只听到隔壁房间喊道。

    生了?晓蕾要生了吗?

    下意识的张建刚就想爬起来赶紧过去看看。

    只是,饶是怎么努力,张建刚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动不了半分。

    不对!儿媳妇晓蕾怀孕才不到六个月啊,怎么可能现在生?躺着床上闭着眼睛的张建刚心中诧异到。

    而且听儿子的话说’预产期前半个月我就准备好了‘证件。预产期,预产期还早呢。

    再说昨天还好好的呢,怎么今天就生了?而且前天自己还给儿媳妇检查过呢,起码还要三个月才会生老二,这一点是不会错的。

    梦,这是梦!

    张建刚啊张建刚,你是想生老二想疯了吧。

    瞬间,虽然还在闭着眼睛在睡梦里,但是张建刚一下子意识到了。

    然而,就在自己想这些的时候,突然隔壁的亲家母突然惊叫了起来,“那是什么!!外面的天怎么变红了!”

    “外婆,海市蜃楼,我们幼儿园老师说过,这个东西叫海市蜃楼,咦,怎么晚上也有海市蜃楼呀~”

    隔壁房间里,睡梦中,亲家母和乐乐的声音传了过来,朦朦胧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