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五十一章 老黄
    “程堰”二字才从周济口中道出,满场都懵了。

    宋老三喉头一甜直接昏死过去,他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夏长老已经是他仰望不到的天人了,如今,他竟亲眼见了两位府令,这都是传说中的神仙中人。

    这两个神仙,竟然为了一个抱孩子看棋的小民,争得要大打出手,偏偏这小民先前还被两个粪霸讹了一角银子。

    粪霸,长老,府令,这,这……

    他凌乱了,唯一一定清晰的是,他知道自己完了。

    昏死过去的宋老三并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高大人、姜献这拨人,久经历练的他们,城府和定力,远不是宋老三之流可比的。

    正因为有城府和定力,所以无法陷入昏迷,此刻能昏迷过去,真的是邀天之幸了。

    他们就是把脑浆子想得爆炸出来,也绝想不到他们此番出的任务,竟然会牵连到两大府令,而且还惹得两大府令,撕破脸皮来争抢。

    这里藏了什么神仙啊?

    就在两大府令陷入僵持之际,又有两道人影腾身而来,一个青年着一件青袍,面部瘦硬,没什么气质,宛若一块废铁,另一人是中年模样,身着明黄衮龙袍,高冠博带,满面贵气。

    两人才出现在场中,周济和孙解忧同时凌空拜倒,口中高呼,“见过道尊大人!”

    轰!

    满场顿时起了霹雳惊雷一般,无数人拜倒,山呼礼敬。

    “道尊,道尊来了,我见到道尊了,我竟然见到道尊了……”

    夏长老心中顿时沸反盈天,即便是他如今的地位,也只知道道尊名讳,却是不曾目睹天颜。

    今日有幸得见,他心中却是说不出的酸涩,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若是亲自来,早来那么一时半刻,我什么都有了啊……

    无尽的悔意,在夏长老心头肆意地弥漫。

    “众卿平身。”

    剑南道道尊黄可释轻轻摆手,高手道,“速速与我见过……”

    “行了老黄,我今番前来,不过会一位故人,没想到你消息倒是快,行了,我没旁的事儿,你领着大伙儿都撤了吧。”

    瘦硬青年淡淡摆手,面上颇有几分不耐烦。

    却不知,他这一声“老黄”直接将无数人的脊梁骨砸断。

    这可是道尊啊,遥不可及的祖廷高官,一方诸侯啊。

    老黄,这是在称呼隔壁杀狗的黄屠夫么?

    众人目瞪口呆中,道尊黄可释竟堆满了笑容,“您大老远来一趟,我总要敬一下地主之谊,不然消息传回祖廷,职下恐怕要被那帮同僚嗤笑死,何况,您来的可是汾阳府,不是您昔年所在的钟山府,即便是找人,我给您当向导总行吧?”

    轰!

    满场众人感觉脑子都要炸开了,道尊大人竟自称“职下”,整个祖廷中,能在道尊之上的,两个巴掌都数的过来啊。

    “钟山府令孙解忧见过许长老!”

    孙解忧猛地大礼参拜,高声呼喝。

    旁人完全不知道许长老是什么来路,刷的一下,周济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是他,是他,就是他,新任金殿长老,道主特使,总监天下各道的纠风使者许易许长老啊。

    难怪向来崖岸自高的黄道尊如此纡尊降贵,碰上这等传奇中的传奇,谁也得拜服啊。

    他正震撼不已,孙解忧却抓住机会,死拼和许易拉关系,谁叫他任职的钟山府,许易曾在那里任过东山属令,幕僚院院长等职,只是此君是后调任的,和许易并不相识。

    但架不住两人确实有交集,见他自报家门,许易陡然想起几位幕僚院的故人,询问了几句,差点没让孙解忧乐疯过去,暗暗将许易提点的那几人记了,回去一定好生结交。

    地位到了许易这等程度,一言一行,不经意间,就左右了命运。

    “行了,诸位回吧,老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至于当向导的事儿就免了,我的故人在那儿呢。”

    许易遥遥一指拜倒在人群中程堰,身形一晃,消失不见,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程堰。

    因为闹得太大,许易终究没在程堰家久待,过了一夜,便即告辞,让程堰遗憾不已。

    一夜过后,程堰又搬家了,这回搬家却是许易的意思,也是许易亲自操作,让程堰搬去了一个谁也找不到,谁也不认识的世外乐土。

    许易本来是想悄悄来探望程堰,没想到最终闹得这么大,另一方面,他不知道他这光鲜亮丽的身份能保持多久,若是有朝一日反出祖廷,今日给程堰的荣耀,说不定他日就成了程堰的催命符。

    好在程堰生性淡薄,本就不慕富贵繁华,要不然也不会搬离许易余威笼罩的钟山府,到了汾阳府来。

    安顿好程堰一家后,许易返回了他在祖廷的山门。

    明亮的月色下,许易对月独酌,荒魅在他对面坐了,龙头虎头各自拿着一根甜丝丝的冰霜雪,舔得起劲儿。

    “其实你早该知道,以你如今的身份,动静之余,必生烟波,祖廷境内肯定是不行了,往远些找吧。”

    荒魅一边小舌头飞快地舔食着,一边向许易谏言道。

    原来,此番许易造访程堰,并非无的放矢,而是为了磨炼心性,寻找感动。

    这也是荒魅给出的建议,于过往云烟中寻找痕迹,从阑珊烟火气中许能找到大千世界中的众生的感动。

    第一步才踏出去,便因为他这煊赫身份,而踏进了泥淖中。

    “行吧,左右是走,待我去钦天监走一遭,弄些宝贝来。”

    许易将一壶酒饮尽,豪气顿生。

    荒魅来了精神,“你的意思是,你要回老家?”

    许易眼中露出悠然神往之色,“快一百年了,我快一百年没回家了,倦鸟知返,狐死首丘,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说干就干,许易连夜赶到了钦天监,钦天监的监正是道尊一级的大人物,管着祖廷的空间事。

    待许易说完要求,钦天监正宋元连连摇头,说根本办不到。

    说许易连星空坐标都不知道,他怎么推演。

    如今的许长老,哪里还是讲道理的人,他正在烈火烹油的势头上,不蛮横一把,简直对不住现在的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