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四十四章 众生何辜

三百四十四章 众生何辜

    许易传意念道,“你的功劳,我自然不会忘了,你到底想要什么,直说便是,别的我可以想办法,若是想要这颗火系种子,我劝你还是免开尊口,我怕你面子挂不住。”

    荒魅,“…………¥¥¥¥”

    “怎么不说了?”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说个六。”

    “行了行了,放心,面包会有的,种子也会有的,到时少不了你的好。”

    自从上回阴了荒魅一把,这家伙便开始有些怠工,今番他应招来须弥山,找荒魅要那一口瓮气,遮掩气质,这家伙可是左推右挡一番,很不爽利。

    许易知道,这个档口,少不得这家伙出力,故而,该许诺的还得许诺。

    好在一直以来,他的信誉不错,荒魅信了,陡然来了精神,“我就知道你占便宜没够,我看你多半要把谈判搅黄,惹得两方大战起来,你才好左右逢源,浑水摸鱼,被我说中了吧。”

    许易忽地顿住脚,立在一株参天巨木下,望着不远处的梯田,一个须发皆白的农夫浑身汗涔涔,引着一头老牛,正在耕田,后面扶犁的是个半大小子,姿势已极为纯熟,远处的山村中,浮起袅袅炊烟,几个包着头巾的妇人挎篮提壶,从田耕上快步走来,远远招乎着地里的农夫。

    老农和少年在一株桑木下蹲了,捧着漆黑的粗碗,就着米汤和黄馍吃得汁水四溅,一旁衣衫粗乱的老妪宠溺地看着少年,一边给他续水,一边给他打扇,偶尔聊几句来年的收成,准备积两担谷子送少年去刘家私塾认几个字的打算。

    夕阳西下,晚风徐徐,许易陡生感慨,“我虽私欲无极,但众生何辜?”

    荒魅怔了怔,从许易怀中钻了出来,抬起一只爪子,指着远处的烟火道,“一切不过梦幻泡影,他们终将消逝,而大道永恒,你求的是大道,大道无情,纵使夏前辈那样的地仙之才,终究不过灰灰,你若多情,必定自苦。”

    荒魅实在想不通,这家伙怎么如此复杂矛盾,作为修士,许易老魔的名头绝对不是白得的,偏生对这些蝼蚁,始终抱着淳朴的感情,简直就是矛盾到了极点。

    他可不希望许易走这条路,只因许易现在所处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若是发挥好了,必定能挑起教宗和祖廷的大战。

    大战一起,生灵涂炭,这都不是他关心的,他只关心的是,教宗和祖廷的尸体强者,肯定要死上一片一片,那些都是大补哇。

    偏偏许易个死脑筋,搞什么博爱,练什么蝼蚁众生。

    许易一把拈住荒魅龙头的脖颈,将他抛了出去,大手一挥,一道寒芒,直直斩在荒魅身上,痛得他哇哇大叫,大口喷血,凄厉地叫道,“你疯了,做什么杀我!我又做错什么了?”

    荒魅叫得凄厉,不过色厉内荏,他真怕这老魔蛮劲发了,拿他祭了诛仙剑。

    许易指着远处的烟火道,“他们又做错了什么,要我起无量劫,来害他们。”

    荒魅愣住了,“他们不过是蝼蚁,与你有何助焉?”

    许易指着苍穹道,“若彼辈为蝼蚁,我亦出自蚁群,丈夫求道,有所为,有所不为。老荒,有朝一日,我若用不上你了,你亦为蝼蚁,我杀你还是不杀?”

    荒魅又愣住了,忽的,摇摇尾巴,打个哈欠,“我困了,要睡觉,放心,我会让你永远用得上我的,不会给你机会杀我。”

    说着,钻进许易怀中,闭上了眼睛,心中却前所未有的安宁。

    ………………

    “人呢,不是说闭关么,怎么不见了踪影,你们是怎么紧守门户的,连个人都看不住,干什么吃的。”

    祖廷,小乔峰,择日殿中,巩长老怒不可遏地吼道。

    择日殿是专司祖廷关防之中枢衙门,负责署理择日殿的蒋少棠殿主,满面胀红,汗如雨下,面对金殿长老汞忠程的喝问,完全不知如何作答。

    倒是一旁的副殿主罗松,仗着有些根脚,理直气壮地申诉道,“许长老是金殿长老,位高权重,他的印信权限又高,我司署理的山门关防,足有数百个,许长老从哪一个离开,都正常啊,我们便有天大能耐,也看不住人啊。”

    “还敢犟嘴,无能,无能还有道理了。”

    汞忠程怒不可遏,神态狰狞得几乎要择人而噬,罗松也没见他发这么大火气,再有根脚也不敢继续触汞忠程的霉头,只好低了头,闭口不语。

    “找,发人去找,满世界打听,务必要把姓许的……长老找回来。我就在此等着,什么时候人回来,我什么时候走。”

    汞忠程寒声下令。

    他心情当然不好,当初,韩兵去谈判,他是负责参谋的。

    根据他的经验,以及常理,韩兵负责的谈判,定然是要立功的,可做梦也没想到,功劳没立下,连命都没了。

    更荒诞的是,根据从教宗那边发回的画面显示,是韩兵先亮的法宝。

    按教宗那边给出的说法,是韩兵不满梅花七的愤怒,想要武力威胁,偏偏梅统领修为不高,误以为韩兵要动粗,抢先发动了高阶奇符,韩兵措不及防,死在奇符的暴威之下。

    这个解释算是勉强说得通,但疑点不少,要认真掰扯起来,根本就有说不尽的话。

    可不管怎么掰扯,证据在教宗手中,此番,祖廷这边是既死了人,也屈了理,两头不爽利。

    接触破裂的消息传来,底下的人闹得更凶了。

    本来,祖廷这边为了压制八万神兵家属的情绪,已经下了大力气了,这些人的家属合起来,计有数十万之多,如今都聚集到祖廷附近了,一日的声势大过一日。

    祖廷和教宗派来使者互相接触的消息传出,那些家属已经狠狠闹过一阵了。

    现在祖廷这边负责谈判的人死了,谈判破裂了,那些家属们更是找他由头了,四处鼓动,弄得祖廷上上下下,喊战的风潮,一浪高过一浪。

    战?上层没有谁乐意,可下层那些找不到晋升途径的家伙,巴不得天下大乱,权力重新洗牌才好。

    这些烦心事,压得每一个祖廷的高层人士,都极为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