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一十二章 诛仙
    当下,许易取出一枚黑天灵,唤出尸体许易,分出一道尸气,随着那枚黑天灵,同时朝紫霄卷去,随后,尸体许易激发出精纯的尸火,将三者团团包围。

    枯燥的祭炼就此开始。

    此番,除了路不凡三人的法宝未动,许易将大战两忘峰所得的全部法宝的天灵都抽了出来,加上前番的三万余天灵,总计得了十余万天灵,熔炼了总计三十三道黑天灵。

    坚持了两日两夜,许易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从体内飘出了,终于,第三十三道天灵彻底融进了紫霄。

    尸火散尽,尸体许易才没入许易体内,许易头颅一歪昏死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路不凡率先转醒,他盯着昏睡的许易和那把摔在一边的神兵怔怔出神。

    经过淬炼后的紫霄,已经不再有澎湃的雷霆真意流露于外,暗哑得好似一块废铁。

    路不凡却越看越是心寒,他是炼器大师,不似旁人看法宝只看表象,他能见骨象。

    在他看来,这件法宝不仅锻出了筋骨,隐隐生出了魂灵。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紫霄外面的古怪颜色?”

    旁人认不出紫霄,见多识广的路不凡一眼就认出了许易掌中造型独特的物事,乃是紫霄。

    紫霄自然是难得异宝,但向来因为雷霆真意霸烈绝伦,素来难以成为法宝胚胎,眼前的这件紫霄明显是发生了异变,异变的根源便在于覆盖在紫霄上的怪异颜色。

    能在霸烈雷霆真意下存在,必定不是简单的东西,此件法宝渐生魂灵,想来便是因为这诡异之物。

    “师叔,许易,许易他……”

    路不凡正出神之际,邝方也醒转过来,指着昏睡中的许易,眼睛灼灼放光。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趁着许易昏睡,拿住许易的命门,到时候以命换命,不信许易不交出尸丹。

    路不凡冷哼一声,朝北面一指,邝方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

    却见北面,一只荒魅龙盘虎踞地正拖着尾巴,倒在一边打盹,隐隐发出鼾声,似乎睡着了。

    即便如此,借邝方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赌荒魅是真睡还是假睡。

    他又不是傻子,哪里不知道许易召回荒魅是为了警戒。

    有荒魅在,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对许易做什么,他还未出手,只要荒魅吞掉了尸丹,他这一生努力就彻底完了。

    不多时,洪易也醒了,三人大眼瞪小眼愣在当场谁也没动。

    三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瞪眼,就瞪了足足五天五夜。

    直到第六日早上,许易才悠悠醒转过来,伸个懒腰,扫了三人一眼,“早啊!”

    说着,自顾自排开长桌,无数美味再度堆满,许易一边旁若无人地大吃大喝,一边细细摩挲掌中的那把紫霄,感觉果然有种血脉相连的联系。

    不对,这家伙似乎有气息。

    “变!”

    福至心灵,他心中呼喝一声,脑海中想着一枚戒指的模样。

    刷的一下,紫霄化作一枚乌漆漆的戒指。

    轰!

    路不凡三人如过了电一般,齐齐跳了起来。

    “先天灵宝,这怎么可能!”

    路不凡怒声呼喝,“你怎么能得先天灵宝,这可是先天灵宝啊!”

    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什么先天灵宝,我只听过天灵之宝,路兄,速速说与我听。”

    许易欢喜得见牙不见眼,他再是没听过,但路不凡三人的反应摆在这里,他又不瞎。

    洪易激动地插言道,“天灵之宝,是天灵之宝,和先天灵宝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天灵之宝,许易怎会不知,他的山河印就是天灵之宝,主要是指天生的宝物,比如这山河印,本身就是一方印,因自蕴天灵,被炼作了法宝,威力的确极大,而且因为是天成,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

    前番,他大战两忘峰,便用山河印和卫中形的法宝对拼,卫中形的法宝被毁,他的山河印同样伤痕累累,没过多久,山河印便自己复原了。

    在许易看来,打不坏算是天灵之宝最大的特点了。

    洪易才起头,忽然瞧见路不凡神色不善,赶忙住口,暗骂自己干嘛要废话,难道是多年闭关,连基本的人情世故都不通了么?

    路不凡道,“先天灵宝,重在先天,这里的先天,说的正是法宝中孕育了先天之灵,而先天之灵最大的特点,便是成长和变化。敢问,那覆盖在紫霄表面的颜色,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许易道,“乃是魔胎之源,和紫霄在雷劫之力的洗练下形成的。”

    路不凡瞪圆了眼睛,“魔胎,魔胎和紫霄,这,这真是怪了。”

    “怎么,不好?有什么说道?”

    许易瞳孔微缩。

    路不凡道,“不是不好,而是难言好坏,魔胎从哪里来,至今也没个定论,但其力量混杂,拥有魔性是一定的。这把紫霄因为机缘巧合,融合了魔胎,才得以成为法宝胚胎,也因为这魔胎成了先天灵宝,威力自然广大,但谁也不知随着这把紫霄的成长,将来会不会因其内中蕴含的魔性,而影响其主,所以,此物你当慎使。”

    许易点头道,“我会当心的,不过,这小小魔胎活着的时候,我都不在乎,何况已经死了。”

    “如此奇宝,我还是头一遭见,不知许兄打算如何给此宝命名。”

    邝方问道。

    许易沉吟片刻,微笑道,“此剑名为诛仙!”

    “诛仙!诛仙!好名字,本就是把魔剑,岂不正用来诛仙!莫非此乃天意?”

    路不凡仰天叹道,隐隐觉得这把诛仙剑,终有一日要掀起一场浩劫。

    邝方、洪易齐齐夸赞此名取得极好,狂放不失仙气。

    许易心情大好,又邀三人共进午餐,洪易上回都开吃了,这回更是不客气。

    出乎意料的是,路不凡和邝方也都坐了过来,大快朵颐起来。

    经此一劫,三人心境起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许易所作所为,起了说不上好还是坏的示范效应。

    反正许易的这种活法,让三人又嫉又妒,同样是修行凭什么他许易大吃二喝,还机遇连连,修为狂飙,而自己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反倒沦于人手,这凭什么?

    万事就怕对比,不对比无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