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二百四十二章 此剑
    郭长老传音方落,像是故意应证郭长老的分析一般,青面长老和长脸长老的争论,引发了全场骚然。

    有道是,当着秃子不骂和尚,青面长老当着这么多才通过入试大比的试弟子的面,直言许易的优秀。

    尤其直指,如果许易参加大比,此番入试大比前十名的名次,必定会发生变化。

    这个仇恨,拉得实在太满了。

    “什么许易,听都没听过,连入试大比都不敢参加,有什么了不得的。”

    “此人我听过,号称什么空虚公子,不过会解几道数题,侥幸杀了一个中尸中的弱者,还是靠着法宝更甚一筹,再自我吹嘘一番,博了些名声,俨然一方人物,什么东西。”

    “白长老既然如此看好许易,不如将他请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许易今日不来,我等不服,好似我等皆为幸进之辈一般。”

    “…………”

    一时间,满场鼓噪声先是窃窃私语,尔后成聚蚊之势,到得后来,已如风火雷鸣。

    阵列最前的诸位天才试弟子,倒是无人出言,但各自冷傲神态,已足以说明一切。

    尤其是最前排的此次大比获得前十名的弟子,甚至开始谈笑风生,显然根本没将许易放在心上,但也乐意见到眼前的喧腾。

    刘长青万没想到会出这等乱局,不满地扫了挑起事端的青面长老白梦辉和长脸长老苏北剑一眼,挥手压下场中的喧腾,朝邢长老和郭长老看来,“二位,许易是两忘峰弟子,如今纷乱因他而起,不可不将他招来。”

    “老邢,辛苦你走一遭。”

    郭长老干脆利落地表态,邢长老立即动手。

    早在白梦辉和苏北剑开始争辩时,郭长老就洞悉了二人的目的,但他不打算为许易出头,压一压局面。

    毕竟上面还有个卫长老,人家可是中执长老,算是他的前辈。

    何况,还有个庞家。

    他犯不着为一个素不相识的许易,背负如此大的压力,尽管传言皆道,此子为难得天才。

    邢长老的想法,和郭长老差不多,修行都不易,谁也犯不着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拼尽全力不是。

    就这么着,邢长老找到了许易,直接将情况与他说明。

    许易二话不说,便随邢长老来了,其豪爽、果断,令邢长老也看呆了。

    其实,许易清楚,他和庞青云之间,这笔账迟早要算,晚算不如早算,他没什么好回避的,暂时也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入试大比,他没赶上,还后悔了一会儿,毕竟,他要找姓庞的打一架,还真不是简单的事儿,毕竟,如今都各自有了组织。

    现在看来,不仅是他急着打一架,姓庞的比他更急。

    如此最好,他正憋着劲儿要替他的师尊大人出口恶气呢。

    就这么着,许易冲钱丰抱拳一礼,便随着邢长老往重阳金顶去了。

    他到场时,一团乌云将将遮蔽了太阳,但他依旧如身披万丈金光的神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没有丝毫的拘束,也没满场认人,想着要如何别得罪各位长老,如何行礼,让人明晰他的循规蹈矩。

    然而,许易很清楚,他能站在这里,就证明了这帮临时理事会的长老,就每一个是扛事儿的。

    既然都是这等货色,根本不配他的尊敬,他也看明白了,与其默默无闻,不如一飞冲天,名气不仅在碧游学宫的外围世界重要,在这里,似乎更是重要。

    既然庞家人处心积虑,帮他把舞台搭好了,他若不配合着将这场大戏演好,未免对不住人家的一番辛苦。

    许易没有说话,直挺挺立着,眼神四射,冷然间睥睨全场,不用说话,谁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尔等非我敌手。

    “好一个狂生,姓许的,我来称称你斤两。”

    天才试弟子阵营中,一条昂藏大汉一跃而出,直直在许易对面十丈外立了。

    昂藏大汉才跃出阵来,场间的议论陡然激烈起来。

    “是他,战东风,无量山道场的天才弟子,火系纯灵根的绝佳资质啊,实力强横无匹。”

    “既然实力强横,为何未位列前十。”

    “这你就有所不知,和战东风组队的还有一个天才,就是庞青云,听闻战东风只管厮杀,根本不取功勋牌。”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若是换个人,这许易还能扑腾扑腾,对上战东风,算他倒霉。”

    “当今之世,英雄辈出,天才蜂起,竖子也想邀一时之幸,博取声名,简直痴人说梦。”

    “…………”

    战东风对场间新起的议论颇为满意,倨傲地盯着许易,念头一动,一柄血色长剑,浮在他身前,汩汩流光。

    便见战东风指着血色长剑道,“此剑名为焱焱,三十年前锻成,容天灵五十,剑长三尺三,重十八两四钱,主材为天陨铁火石,某持之纵横天下,饮中尸强者鲜血有七,此番大比,败敌三十有七……”

    “打不打!”

    许易冷然道。

    世有装波衣犯,但装成这样的,连许易这重度装波衣犯都深感不适。

    战东风眉头一扬,掌中法力激发,剑气顿时凌冽,场中宛若爆炸了十个太阳,温度狂飙。

    便在这时,场中一道清辉洒落,轰然一声巨响,才爆开的太阳,陡然被冰封了,啪嗒一声,焱焱剑跌落在地,剑身豁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战东风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老血,指着许易还未喝骂出声,兜天一道巨手便迎空拍落,战东风勉强招架,哪里招架得住,轰然一声巨响,战东风消失无踪,地上现出个深坑,烟尘落定,便见战东风被深深拍进了地底,只露出个满是血迹烟尘的头颅来。

    嘎!

    满场死寂无声。

    战前,战东风蓄势之强,风范之高,吸足了关注,搏足了眼球,有鉴于他过往的战绩,谁都以为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而最后的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只是战斗的结果,完全颠倒了。

    强大的战东风,在许易手中一招都没抗住,战斗持续了两息都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