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二百零四章 金刚相
    许易一言不发,真灵剑收缩,千山臂和都灵臂撤回,死死守护己身。

    但见他眉目安详,口中念念有词,刷的一下,天空再度点亮,五大邪君心中同时一颤: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拼了!”

    朱皇怒喝一声,五人五尸全力催动,灵墙顿时如滚滚风暴,疯狂朝许易碾压而来。

    就在这时,大片星光洒下,许易显化的妖鬼相,陡然化作双头四臂,另一只头颅,方方正正,巨目阔口,金漆敷面,左手结印胸前,右手掐指如莲花,两手皆雪白如玉,如美人玉璧,十指纤纤。

    眼见灵墙风暴已经摧毁了五柄三心二意剑,许易新显化出的结印手臂,猛地推出,一道金光聚成的手印,猛地击出,如水波一般,缓缓荡开,每荡出一圈,便多衍出一道手印,每荡出一圈,新衍出的手印便会比后面的手印逐渐放大,天空也随之出现巨大的梵唱。

    才荡出八圈,手印已变得长足三丈,阔足丈许,五根手指粗如巨柱,第八个大手印衍出,前面七道手印,瞬间重合,融入第八道手印,金光一闪,手印一震,空气中尽是鸣爆之声,聚如风暴的灵墙,瞬间瓦解。

    强烈的威势,几乎同时将五大邪君掀翻,五道尸体几乎在同时溃散,说时迟,那时快,五道尸体的尸气才溃散,便要聚合,忽听一道轻啼,才要聚合的尸气,溃散的部分,立时被一道怪力拉扯走了。

    “不!”

    五大邪君同时爆发出绝望地呼喝。

    关键时刻,潜伏一旁许久的荒魅终于抓住了机会。

    此战,许易和荒魅定的策略,便是逼出五大邪君的尸体,想办法震散,再借助荒魅吸纳尸气的邪门本领,底定胜局。

    故而,从一开始,许易便在不断消磨五大邪君的耐性,让这帮人看到加一把劲儿就能胜利的希望。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他新修出的灵官三生相中的金刚相。

    三年来,他始终在研究如何点亮北方玄武二十八星宿,修成金刚相。

    但有两个难题始终参悟不透。

    直到那日,他为解开斗笠客了难题,入迷津道,进入了记忆中的世界,吸收了前世世界的数术思想,尤其是掌握了一些新的数术工具。

    横亘在心头的难点,才终于被破解开,金刚相成。

    今番,第一遭使出,果然威力巨大,有一印定乾坤之奇效。

    当然了,单凭他一己之力,若无荒魅相助,和五大邪君战个不胜不败不难,要想战胜,只能各凭天命,要想擒拿,几乎就是妄想了。

    好在,他打的是有把握之仗,有心算无心,弄出这等结局,也在情理之中。

    荒魅吸入五道尸体的小部分尸气,顿时吐出五个血色的珠子,正是五颗尸丹。

    许易大手一招,将五颗尸丹握住手来,“五位,运道不错,一人都没死,就完成了此场战斗,看来诸位都是大有福运之人啊。”

    朱皇,古冶,王维,钱穆,贾平五人各自铁青了脸,立在一边,贾平、钱穆,一个被千山臂捏了一记,一个被比修剑剑光斩中,伤势颇重,脸色更不好看。

    半空中,四把阴鸷剑,已经结束了和比修剑的战斗,缺少了白剑,四剑不能合成剑阵,威力大打折扣,只能纠缠比修剑,根本抗不过。

    此刻,战斗结束,四把阴鸷剑已遍布裂纹,插在了地上。

    “我等与尊驾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尊驾要什么,只管说,只要是我们兄弟有的,尽数奉送,绝无二话。”

    朱皇沉声说道,眼神已恢复了平静。

    修行三百年,还是散修出身,朱皇经历的阵势极多,他很清楚,既已沦落到了此等境地,认清现实,才是当务之急,没有什么比继续活着更重要了。

    “不好,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荒魅忽地朝许易传出神念。

    许易身形一晃,“我的老对头来了,有没有安全的地方,我避一避。”

    朱皇面色一变,忽然察觉到古冶等四人脸上露出欢喜,传音道,“别以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想死,就老实点,尸丹都落入这魔头手中了,你们以为谁还能救得了我们。”

    传音的同时,朱皇引着许易飞速朝菊花谷遁去,到得一处绝壁前,朱皇大手一挥,绝壁裂出个小门,朱皇领头,许易怀抱着荒魅,紧随其后,古冶等人随后跟随。

    他们才进入,四道烟泡在千余丈外显现,烟泡裂开,露出四个修士来。

    正是曹达,杜飞,牧屿,童放四位来自两忘峰道场的师兄弟。

    才落定,杜飞、牧屿、童放三人皆朝曹达看去,曹达一脸的阴晴不定,瞟了右手食指上缠绕的达明蛇一眼,“就是这里,这回万不会错了。”

    “曹师兄,换个说法行么,我现在一听万不会错,便脑仁忍不住抽紧……”

    杜飞的重瞳子瞳孔急剧放大。

    牧屿、童放二人也各自愁眉苦脸。

    本来,有达明蛇指示方向,他们以为此番擒拿许易,不过是手拿把掐的事儿,哪里知道,许易就像个没头苍蝇,不停更换方向,而达明蛇每指引一次,需要半柱香的时间休息。

    正是因为达明蛇有了延时,每次指完方向,四人急急赶到,许易已经不在了。

    试想,许易这一路上,收割二十余宝贝,纵横数万里,换了数十次方向,偏偏达明蛇指向时,有致命的延时性,最后的结果,便是许易带着他们四人在昆仑墟溜了数万里。

    许易一路收宝,捡宝,乐此不疲,他们四人则一路跑空,遛马一样,跟着连轴转了数万里,再高的心气,此刻也磨没了。

    “快看,这回定然是印准了。”

    曹达眉眼一开,指着西边道,“看看这战斗后的痕迹吧,许易必定是在此和谁大战了一场。”

    杜飞道,“这里离菊花谷不远,多半是和五大邪君发生了冲突,即便不是和五大邪君大战一场,这等规模的战斗,五大邪君没有理由不知道,咱们往那边一问便知。”

    他来往昆仑墟的次数颇多,五大邪君名头不小,他也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