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八十一章 拷虐
    孙上师取出一枚雪娃果吞服,不多时,脸色终于好看不少,睁开眼来,冲立在一旁的刘宗道道,“好一个宫家,好一个玄隐音煞,若非我有金蝉佛衣护体,受了那一击,只怕半条命也去了,只是可惜,毁了我这金蝉佛衣。”

    月色苍苍,如薄雾一般,从苍林间笼罩下来,隐在斗篷的刘宗道叹息一声道,“你擒了孟凡,此事必定闹大,怕不好收场了。还有,那个梅花七,值得重用,若非他的情报得力,此番,你就陷了进去,这些年来,暗夜那帮人是越来越不成器,倒是这个小小的梅花七,将情报工作做得不错,颇有我辈当年风采。是人才就要大力举荐啊,眼下正是用人之时,孙兄,你说呢?”

    孙上师面上一僵,继而笑道,“梅花七倒是好运气,罢了,听刘兄的便是。”

    他知道刘宗道是在点他,担心他对梅花七动了杀心。

    毕竟,今番的事,弄成这样,说不上多光彩,梅花七在孙上师这等大人物眼中,自然是蝼蚁。

    他自犯不着让世上多活着一个知晓这不光彩事的蝼蚁,随手灭了,谁也不会说什么。

    刘宗道惜才,提了一嘴,正中孙上师的心思,别的不说,就冲刘宗道今番助拳的义举,这个要求,他也只能应下。

    不过,他不打算再放许易离开,似这等人物,自然要留在身边,好生羁縻一番,否则,容易失控。

    刘宗道交待一句,便即告辞,似他这等人物,哪有时间浪费。

    孙上师和他是老交情,多谢的话也就不说了,抱拳一礼,两人就此作别。

    孙上师继续端坐于此调息,不多时,心中烦闷渐去,又吐了几口黑血,精神为之一畅。

    他伸脚踢醒了孟凡,孟凡才醒过神来,便弄清楚了状态,一迭声地解释、致歉。

    他相信孙上师既然在小佛山没杀自己,自己就一定有不死的理由。

    不管什么条件,都可以谈啊!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要死扛,当真是一朵奇葩!”

    孙上师冷冷盯着孟凡,“相信你知道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我总归不愿再浪费时间,希望你也珍惜时间。”

    孟凡心中宛若千万头四蹄神兽在疯狂践踏,苦了脸颤声道,“道兄,我真的不知道你抓我做什么,你要什么你直说,只要是我有的,我绝无二话,完全配合。”

    他心中的悲愤已经没办法用语言来言说了。

    不过是偶然有人出大价钱,买他麾下一个蝼蚁的小命,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孟凡敢对天发誓,在祖廷的各大领中,此种烂事发生过没有八百次,也有一千次,偏偏就在他身上炸雷了。

    凭什么!这他马的到底凭什么?

    “荒魅,我要荒魅,就在你手中,你不用废话。”

    孙上师厌恶地看了孟凡一眼,抛出十余个如意珠,“你现在就找人,把荒魅给我送过来。”

    孟凡的星空戒早被他夺来,这十余如意珠,正是孟凡星空戒中的全部如意珠。

    “荒魅?我怎会有此物,道兄,这到底从何说起啊……”

    孟凡一脸的蒙昧,完全不知道孙上师在说什么,但脑海不断回闪,席梦凡从容遁走那一幕,再度浮现。

    他忽然由席梦凡想到了许易,哇呀一声大叫,“我知道了,许易,一定是许易,道兄,我们都被骗了,这一切都是许易布的局,为的就是看我们两败俱伤,他坐收渔人之利…”

    “我让你两败俱伤!”

    “我让你坐收渔人之利!”

    “把本座当休沐日过呢?”

    “…………”

    孙上师每说一句,便射出一根紫色的钉子,钉在孟凡的关窍上。

    此紫色钉子有个名目,唤作阴刑钉,入体则刺激神胎,肆虐筋络,将施刑的痛苦无数倍放大。

    不过数息,孟凡便疼得昏死过去两次,尔后又被更剧烈的疼痛折腾醒。

    终于,孙上师停止了施法,平静地盯着孟凡,“我以为你是聪明人,不会让我费工夫,现在看来,你和那些蠢货没什么两样,我再问你一遍,荒魅到底在哪里?”

    孟凡瘫在地上,奄奄一息,用微弱的声音道,“在,在许易那里……”

    他知道,他不这样说,孙上师是绝对没机会听他解说,许易是谁,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尽管,他依旧弄不明白许易哪里有能力能撬动孙上师这等大人物。

    但他相信,只要孙上师肯给他机会,双方只要一交谈,总能互相印证,总是能将事情搞清楚的。

    “许易是谁?”

    孙上师终于接茬了。

    他知梅花七,却不知梅花七便是许易。

    孟凡心中长长舒了口气,正待分说,便听一声道,“启禀上师大人,许易便是属下在济州明面上那个身份的名字。”

    话音未落,便见一人从左近的阔叶林中转了出来。

    那人身材高瘦,披一件黑沉沉的斗篷,帽子却是打开的,露出一张瘦硬的脸来,不是许易又是何人?

    刷的一下,孙上师的脸色黑了下来,阴冷无比地盯着孟凡,大手一挥,又是十余枚阴刑钉,刺入孟凡躯体各大关窍。

    在他看来,孟凡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这个时候,还敢来消遣他。

    许易能赶来,自然是受了孙上师的召唤。

    此番,他将寻回荒魅的大半希望,都押在许易身上了。

    他为何擒孟凡,正是听从许易的意见,许易言之凿凿,只要拿住了孟凡,便等若拿住了荒魅。

    许易屡次送出关键情报,助他攻入小佛山,擒获孟凡,又料敌先机,让他请来了刘宗道助拳,使他避免陷入绝境的尴尬。

    单是这两点,许易已得了他极大的信任。

    更为关键的是,许易只有神胎境修为,根本不足为虑,即便真是有鬼,凭许易的能力,根本也不可能抓住荒魅。

    所以,孟凡的供词,在孙上师看来,纯粹是为了活命,而拖延时间。

    至于孟凡为何恰巧提到许易,孙上师却又懒得细想了,他满脑子都是荒魅的下落,许易没来前,他对着孟凡使力,许易既然来了,他又把希望挪到了许易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