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七十八章 穿针引线

一百七十八章 穿针引线

    “是了,消息肯定早就漏了,人家就是奔着荒魅来的,该死,说不定便是教宗那边的对头放的消息,就是为了让老子好看,要不然,怎么偏偏荒魅去追三个必死的猎物,忽然就消失了……”

    刷的一下,孙上师眉头扬起,满脸死气,指着许易道,“姓孟的到底躲在何处,三个时辰,我只给你三个时辰,你若是查不出来,你这个七号站站长就不要干了,滚!”

    许易仓皇败退。

    ………………

    啪的一声巨响,孟凡一脚将大厅中的一人高的深海活玉为材质的花瓶踹翻在地。

    活玉材质极好,撞在地上并不碎裂,在光溜溜的地板上,一连溜出去十余丈,发出刺耳的鸣响。

    孟凡听得无比烦闷,大手一挥,巨瓶瞬间破碎,整个世界彻底清净了。

    “领主大人息怒,息怒啊,此行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咱们给予了暗夜那般宵小有力的震慑,不管怎么算,也是大功一件的。”

    席梦凡拜倒于地,语气沉痛地劝说道。

    他不劝说还好,他这一劝,孟凡彻底炸了,一个飞脚,轰然一声巨响,将席梦凡踢得挂到光洁的墙壁上,从墙壁上直直滑了下来。

    “大功,大功,狗屁的大功,左庙祝重伤,尸气丧了一半,压箱底的宝贝毁了,这才逃得性命,还有三位廷尉府来的大人,自大战后,根本不和我联系,也不接我的联系,你知不知道,这些到底需要我花费多大的气力去填坑……”

    孟凡咆哮如龙,“还有你们这帮废物,你们去了,到底干了什么,可有拿回来一个暗夜行者的人头,老子派你们过去,难道就是放炮仗,壮声势去的?如此一场彻头彻尾的败仗,你竟然还敢舔着脸和我说什么大功!”

    “对了,消息是你搜集的,你不是说是济州领的暗夜行者在行动么,怎么会有成尸体的斩尸强者,怎么解释,你怎么解释,你的情报部门都是用粪门在收集情报么……”

    席梦凡被训斥得一句话也不敢说,心中却是暗暗欢喜。

    事已至此,一切都已明了,他正是许易的内应。

    出蛮荒境时,许易用所谓的“投名状”控制了一堆人,事实上,他真正放心的只有席梦凡。

    “投名状”不过是个平衡的产物,在真的利益破裂,分生死时,根本没多大作用。

    明二德的表现,也证明了此点。

    唯有席梦凡,在许易亲切的关怀下,披上了暗夜的披风,成了一名光荣的暗夜行者。

    这个印记一旦打上,只要许易没死,席梦凡就只能陪他在一条船上坐着。

    那日,许易战罢穷极三凶,夺了比修剑,二度入钟祥仙府,去幕僚院。

    找的不是别人,正是席梦凡。

    彼时,对许易的到来,席梦凡已经惊诧得失去了反应能力。

    在他看来,孟凡布下了那等杀局,他根本就不可能逃脱的。

    他还在为脱离了许易的魔爪,而暗生欢喜,结果许易这家伙活生生杵在了他的面前。

    席梦凡心塞得简直要失去活下去的勇气,可他又舍不得真死,无奈,也只得从了许易。

    后面的席梦凡去找孟凡请罪,引导孟凡打击暗夜行者,以获得足够功劳,成功获得上面的支持,便能担任碧游学宫讲师一职,自然都是许易策划的。

    许易收集了孟凡足够的资料,再再加上分析孟凡眼下的局势,以及宫家可能给予的条件,许易虽不至于猜到孟凡想去碧游学宫,却知道孟凡处境算不得好,毕竟出了他这幕僚院长“叛逃”这么大的丑闻,孟凡缺功劳是一定的。

    所谓精妙的设局,自然是想敌人所想,急敌方所急,才算成功的设局。

    许易让席梦凡端上去的“围剿暗夜行者”的大餐,才一端到孟凡面前,孟凡根本没做什么推辞,就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孟凡太想要功劳了,也太小看许易了。

    尽管,许易灭穷极三凶,夺比修剑,已引起了他的深度重视,但他对许易的能力,还是没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尤其是智谋和有仇必报方面。

    他以为他隐在小佛山,便万无一失,却不知许易惯会通过一个人资料,去探询此人内心轨迹。

    而且许易定的方略,和宫羽裳与孟凡定的谋算他的方略,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借力打力,借势压人。

    宫羽裳和孟凡借祖廷的势,他便借教宗的力。

    机会不错,孙上师下来搞事情,查运龙,许易给席梦凡递了点,席梦凡上报说查到暗夜行者秘密集会,孟凡立时调集力量扑了过来。

    许易因势利导,终于弄出了这番有利局面。

    却说,此刻虽受着孟凡的疯狂咆哮,心中实在熨帖。

    只因他已上了许易的贼船,只能跟许易死抱一把了,孟凡的危机,便是他的机会。

    孟凡咆哮一通,血红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席梦凡,席梦凡拜倒在地,心中顿生焦急,暗暗道,“许易啊许易,你再不来,老子就要呜呼哀哉了……”

    席梦凡一边焦虑,一边飞速转动着思绪,想着说辞,想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就在这时,孟凡腰间的一块玉牌猛地炸碎,正是这小佛山的禁制玉牌。

    孟凡惊呆了,这分明是有人强行破开了他小佛山的山门禁制。

    这不是属令的山门,更不是府令的山门,而是堂堂一级领主的山门,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攻打领主的山门,这是要和整个祖廷直接宣战么?

    孟凡心中震惊,反应丝毫不慢,迅速取出一块晶盘,催开禁制,连续操作,整个大厅忽然放出璀璨光环,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将他和席梦凡笼罩当中。

    光圈方生,两道身影撞了进来,当先一人,正是孙上师,还有一人身披黑沉沉的斗篷,看不出底细。

    “许易,穿斗篷的一定是许易,我早知道,早知道他就是暗夜行者的人,……”

    席梦凡跳脚喊道,“领主大人,赶紧知会宫羽裳,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姓宫的看了热闹,事由本来全是由宫家挑起来的,说不定宫家还等着让领主大人受了许易暗算,好继续挑动祖廷,下血本来追杀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