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五十一章 等你回
    许易松开那女郎,怔怔盯住她。

    此刻女郎的伤势,在雪娃果的药力下,几乎完全康复,许易盯了看许久,也没看出她和晏姿的差异。

    非是他的感知不灵,而是此女已是历劫修为,昔年的晏姿总不可能不进阶,一旦进阶,气质会出现异变,也是情理之中。

    关键是眼前此女眉眼间的神情,和晏姿一般无二。

    女郎冲许易迎迎一拜,眉眼悄然发生改变,瞬间便是另一张面孔,看着和晏姿依旧有七分神似。

    御之秋道,“你老兄的托付,我岂能不当回事,剧变来临之前,我就考虑过晏姿的安危,知道金丹会内部是千疮百孔,大日神殿那边肯定搜集了足够的消息,多半知晓晏姿的重要性,迟早是要打这个主意的,所以,我们就起用来阿艳,并调和了转气丹,让她观摩晏姿的日常生活,模仿神态、举止,自然能够做到以假乱真。”

    当大日神殿和金丹会公开决裂后,御之秋便将全部希望押在了许易领衔的西征队伍上。

    许易临行前,没托付他别的,只托付他好生照顾晏姿。

    以御之秋的情商,自然知晓晏姿的重要性,故而,这才有了死士阿艳做了晏姿替身。

    一个死士做诱饵,自然钓不来御之秋,但许易这边弄得动静太大,整个宣城都惊动了。

    金丹会在宣城的暗子,立时将消息反馈上去,这才有了御之秋的及时赶来。

    “多谢阿艳姑娘。”

    许易扶起阿艳,冲他行了一礼,并将一枚装了千枚愿珠的须弥戒,送入阿艳掌中。

    尽管许易知道阿艳所为,不过是御之秋御使,但罪却是代晏姿受的,这个情,他领。

    阿艳羞红脸,再度拜倒在地,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惆怅。

    激动的是,本以为必死之局,竟然自己活了下来,还莫名得了夷陵老魔这等天神一般人物的厚待。

    惆怅的是,自己到底不是那位晏姑娘,只能顶着晏姑娘的身份,在怀中靠了片刻,真不知那晏姑娘是何等人物,怎配有这样的男子相伴。

    阿艳羡慕晏姿,殊不知冷清芷等一众女修,则恨不能以身代她。

    夷陵老魔这等天人,一众女修再是心高,也不敢奢求能伴其身边,阿艳平白得了夷陵老魔的人情,还被赠给了一枚须弥戒。

    以夷陵老魔的身份,他的出手,自是不凡。

    许易向阿艳致谢完毕,御之秋便又将同他前来的中年道人介绍给许易,不出所料,正是金丹会仅存的两位创会长老中的另一位刘丹枫长老。

    刘丹枫长老谏言,希望许易禁锢一众法王,元君,封锁消息,否则一旦西洲和东洲得了消息,必定会全力进剿,到时的场面,便再不可控。

    许易道,“人我就交给你们了,满地的资源,也归了你们,算我谢御兄代我照看晏姿的报酬。”

    许易此话一出,饶是以御之秋的城府,也忍不住激动。

    他绝没想过许易会如此好说话。

    这些元君,法王,都是顶顶重要的人物,至于满地的资源,无一不是绝品上品,竟被夷陵老魔如此轻易就赏下了。

    阿艳和冷清芷等女修看向许易的目光,宛若一个个小太阳,心中对那位从来没有谋面的晏姿姑娘,简直羡慕得要爆炸了。

    真不知是何等样的仙子,能值得堂堂夷陵老魔如此相待。

    ………………

    十万大山,无名山坳。

    正是四月天时,阳光温如暖汤,滋润得万物生长,百花向阳。

    一座青青竹屋前,晏姿坐在温暖的草坡上,正飞针走线,细细缝制一件青衫。

    忽的,一道黑影投在布满阳光的青衫上,晏姿心中一掉,回过脸来,便见到那张日思夜想的瘦脸了。

    晏姿笑了,宛若一盏纯净的琉璃盏被点燃了。

    晏姿温暖的笑容,宛若一汪山涧泄出的清泉,荡涤着许易那颗日渐冷硬的心肠。

    两人相顾,久久无言。

    忽的,晏姿起身,拉着许易朝山坳上爬去,到得山坳顶上,晏姿向南边一指,许易见到了一处青坪,上面立着一间小屋,青坪立着一株大树,大树下用大青石垒了个灶台。

    布局,样式,皆是那样的熟悉,许易立时想起来,这是昔年他和晏姿大越时那座洞府前,也有这样一座一模一样的灶台。

    仔细回想,他在那里和晏姿住的时间最长,最有家的感觉。

    晏姿让许易安坐,挽起衣袖,系上围裙,麻利地捅开数年未动的灶火,不多时,便有袅袅炊烟腾起,裹挟着饭菜香味传来,这种滋味是那样的熟悉,而让人怀念。

    许易静静地看着晏姿略显生疏地操持着锅瓢碗灶,余光忽然捕捉到一片不同于草树的藏青色,转过头,朝山坡下看去,便见和煦的阳光下,一件件青衣被悬挂在简易的晾衣杆上,几乎铺满了半个山坳,略略一数,竟多达数百件。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许易轻轻一叹,鼻头有些发酸。

    一餐饭,晏姿下老了工夫,几乎将许易过往爱吃的食物,都烹饪了出来。

    分开数载,御之秋对许易的交待,是听进了心里,大量的顶级资源硬往晏姿身上砸,数载时间,便超越了无数不可能的壁障,生生将晏姿堆到历劫后期。

    故而,晏姿的如今的修为,也算得此界的顶尖修士了。

    有法力为佐助,晏姿烹饪了近百道菜,也不过花了一个时辰。

    许易不愿辜负晏姿心意,放开肚子,将几乎铺满整个青坪的美味,一扫而空。

    饭罢,晏姿一挥手,满坡狼藉,皆消失不见。

    她在草坡上并排铺了两张毯子,要和许易夜话,问问这些年,他都去了哪里,又经历了多少故事。

    许易自觉亏欠她极多,自是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群山间的星空格外澄净,山风清凉,许易躺在毯子上,晏姿抱膝坐了。

    一时间,谁也没起话茬。

    见了那数百件青衫,许易大约猜到晏姿这几年是怎么过的,起个话头,“我记得你以前可是很爱逛街市的,现在怎么越过越素雅了,修行修行,还是要入红尘中打滚才好的。”

    晏姿道,“公子难道不记得,以前便是逛街市,也是和公子一起的。”

    许易怔了怔,道,“那这些年我不在,你除了修行,给我缝衣衫,还干什么呢?”

    晏姿抬眼望了望星空,“等公子回来。”

    许易脸上的笑容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