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九十九章 逼迫
    蛮荒境内,各大边荒城,商铺任你开,唯有赌坊是各大势力联合标名,有严格的准入制度。

    名下有一间赌坊,等若开了一架生产兽核的机器。

    宫贤的十二间赌坊,无疑是十二台这样的机器,自然会标出天价。

    石而立眉头结起个疙瘩,缪春生哂道,“薛先生当真是不把我等当自己人啊,我就说嘛,赌局一结束,怎么就找不到你薛先生的影子,原来是第一时间就找人去估价了,我等以赤诚相待,薛先生如此作为,某实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许易道,“缪兄言重了,我不过是做了二位该做的事儿,薛某生平最信人心,也最不信人心,重利之下,便是骨肉血亲也互为仇雠,何况,我与二君不过萍水相逢。薛某如此行事,不是信不过谁,而是更相信有约束力的规则。”

    缪春生还待指摘,却听石而立道,“薛兄当真是误会了,石某从未想过不兑现承诺,只是如此一笔重金,石某一时间当真拿不出来,不如这样,薛先生可愿将那一半获利入股我石家的产业。年年坐收丰厚报酬,岂不更好?”

    许易前世便听过炒房炒成房东,炒股炒成股东的笑话,没想到有朝一日,这句话竟应验到他身上来了。

    他是个偷猎者,又不是原住民,又无庞大势力为后盾,除非是脑袋生锈了,才会当石家产业的大股东。

    “石兄不必多言了,我这边要求立即兑现,若石兄兑现不了,我只有将咱们签署的协议,质押给新农典行换取报酬了,到时候,便由新农典行,来和石兄结算。薛某生平,最讨厌不讲诚信者,所以,咱们的合作也到此结束。”

    许易耿直得令人心惊。

    缪春生嘴角泛冷,正待说话,石而立道,“这样吧,我需要时间,一个时辰后,我给你回复如何?”

    “一炷香,只有一炷香。”

    说着,许易行出门外。

    他才离开,石而立大手一挥,八杆阵旗护佑多方。

    “黄巾八方禁阵!”

    缪春生吃了一惊,盯着石而立道,“主上,此间已有禁制,何必如此。”

    石而立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小觑那人的本事?”

    缪春生哑然。

    迄今为止,他依旧想不明白,许易是怎么算准每一张牌面的。

    作为一个资深赌坛专家,为此,他尤为感到羞耻。

    缪春生道,“即便如此,主上也不必将此人太放心上,任他赌术惊天,也须承认这是残酷的修炼世界,实力才是列在第一位的,他若不知进退,我来教他做人。”

    石而立摆摆手,道,“若是动武,便能解决,那就好了。此君如此镇定,与我等撕开伪装,刺刀见红地谈判,摆明了是不惧怕和我等撕破脸。若他只是个莽夫,我当然会让他知道在这蛮荒境内,得罪惹不起的势力,是何等的悲剧。”

    “单看此人和我等结识以来,步步为营,尤其是两次赌局,策划得天衣无缝,这不仅只是赌术层面的东西。对人心的称量,若不精准,是万万做不到这一步的。不知你可还记得,他初和你赌骰盅的那一把。”

    “他明明可以一把就压中独门五豹子,偏偏要先压顺子的独门,引得其他三名赌客上钩,再压独门五豹子。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当时,我也只当他是无聊,后来才想明白,他分明是早就想加入我们,不愿意让那三位赌客,搭上他的顺风车,赢走我们的巨额赌资。”

    缪春生怔住了。

    他还真没想得这么细致过,他定定望着石而立道,“这么说来,他敢和我们撕破脸谈判,必定是有所恃。是了,他反复提到新农典行,莫非是已和高家成了一丘之貉,若真如此,问题可就麻烦了,姓高的可是一直想把触手伸进赌坊来。”

    石而立眉头一扬,“原来如此,所有的问题都通透了,现在看来,他并未和姓高的那边达成协议,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人还是有些温度的,罢了,看来这回不退是不行了。”

    缪春生道,“也许压根不是他有什么温度,而是不愿在投靠高家的同时,再得罪我们,一切都是利和弊啊!”

    石而立道,“不管是哪一桩,也总比看着他和高家沆瀣一气得好。”

    说着,他收了阵旗,打开房门,着人去将许易请了进来。

    “薛兄是明眼人,当知我实属拿不出数以亿计的财富,但薛兄既然开口了,必有教我。”

    石而立想通了,眼前坐的是个罕见的聪明人,走一步看十步,他索性将皮球踢给许易,由他来提出解决办法。

    另有一层,石而立既然存了真心谈判的念头,便不想和许易闹翻,反倒越发想笼络他。

    不说别的,眼前他所获的巨利,弄得宫贤吐血,一切的一切,全是仰仗许易。

    他太知道,在这个噬赌成狂的蛮荒境,一个有着无敌赌术的人,是多大一笔财富,简直就是一架行走的筹码机。

    许易道,“话说到这儿,便算聊开了,薛某也不藏着掖着,我此番入蛮荒境偷猎,所为者,正是高阶紫霄雷击竹,只要能弄到此物,余事都好商量。我相信蛮荒境广大,此物必定有人有存货,石兄若是肯全力代为求取,当不是难事,关键便看石兄肯不肯下功夫。”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算推心置腹。

    石而立道,“此事我可代为求取,但还是需要时间。”

    许易摇摇头,“我要此物急用,最多一两个时辰,便要见分晓。”

    石而立怔怔盯着许易,实在不明白,他到底在急什么。

    怕宫贤报复?如今宫贤已是落水狗,岂敢惹他石某人的上宾?

    虽想不明白,但许易话说得如此决绝,他没有腾挪的空间。

    便不再空耗时间,让许易安坐,他自去筹措。

    要说许易的思路是对的,若以他的力量去寻紫霄雷击竹,只能是大海捞针,全靠运气了。

    换作石而立就不同了,作为盘踞蛮荒境多年的一方大势力,石而立这一全力发动,立见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