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四十七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一百四十七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这下,不止牛大刚早有了反应,激发出一道法力,白袍青年和玄衣中年同时出手,眼见暴虐的法力才衍出,便被十余支跳腾的筷子,如戳烟泡一般戳碎。

    筷子们势头不减,刺中牛大刚双颊,如打了个超级蝴蝶结,许易手掌挥动,牛大刚再度从栏杆处飞了下去,随即,一声巨响传来。

    “想不到小小丰乐城中,竟有阁下这等强者,但既在祖廷地界,祖廷之王法,岂是谁修为高强,便能违反的?报个名吧。”

    白袍青年冷声喝道。

    他并不因为许易展现的强横实力,而震怖,因为这是在城中,不是在荒野,乃是祖廷王法统御之所在。

    一个人强大与否,不单看他的修为,还要看他掌握了多大的权势。

    “此人乃是东山属民政科科长管全,新任东山属令广剑锋的心腹。公子,算了,姓牛的不过是呈口舌之快,不必与他一般见识。”

    程堰向许易传音道。

    其实,许易虽没联系程堰,但程堰却听到过关于许易的消息。

    知道他似乎得罪了济州领的某位长老,他简直无法想象自家公子怎么会和这等人物起冲突。

    东山属上面,还有钟山府,钟山府再上,才是济州领。

    连府中的大人物,对程堰而言,都是天边的日月,只能仰望,遥不可及,何况是济州领中的大人物。

    当他听到此消息后,不知多担心,便急急来找钟无,想一起帮着想想办法。

    岂料,他没见到钟无,却见到了牛大刚,才为今日的冲突,埋下了祸根。

    此刻,他实在不愿因为自己的缘故,再给公子增添敌人。

    “吃饭,阿堰,叫你老婆吃,美食岂可辜负。”

    许易根本不理会管全的斥责,一挥手,两道柔和的气流,压得程堰和雪里梅同时坐了下来。

    当下,他神态自若地吃了起来,还不时相劝程堰夫妇吃好,根本就把管全和玄衣中年作了伺候饭局的侍者。

    管全怒极,面上青气毕现,冲玄衣中年抱拳道,“冷兄,现在我怀疑此人是邪教余孽,还请冷兄定夺。”

    玄衣中年冷哼一声,掌中多出一块铁牌,外围镌刻着繁复的纹饰,中间一个“暗”字,气势奇峻,宛若利剑刺目,“本座乃济州领暗卫司驻东山属负责人冷千里,现在怀疑你是邪教余孽,跟我走一趟吧。”

    冷千里说出此话时,气势十足,仿佛一切都在掌握。

    事实上,他心中也正是这般想。

    一旦将问题拉扯到他熟悉的轨道,基本就没有许易腾挪的余地了。

    许易从,被带走,他有的是办法将许易打落尘埃。

    许易不从,他正好将事情闹大,一个暴力抗法的罪名坐实,同样也别想有活路。

    当今世界,有武力没身份,根本别想混下去。

    至于许易的身份,他也暗自盘算过,此人莽气十足,动辄出手,根本不可能是官面人物,多半是哪个散修仗着有些造化,修了些本事,便学人家嚣张。

    “阿堰,不必瞎想,吃饭。”

    许易八风不动,慢悠悠地吃着。

    轰的一下,门三度被推开,只听牛大刚怒喝道,“狗娘养的,老子和你没完,大人,那混账就在里面,你可千万要替我做主啊。”

    这回,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了。

    牛大刚虽气得要癫狂了,但也着实怕了,像这种能动手就不吵吵的家伙,关键他还打不赢的,他实在没勇气再正面刚下去了。

    这会儿,他的一张脸都快被插成蜂窝球了,浑身的肋骨已经差不多全断了,纵有灵药,也架不住这样抛啊。

    牛大刚话音方落,另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老程啊,你要过就过你的太平日子,看在往日的香火情上,能关照我会关照你,但你若要蹬鼻子上脸,我也顾不得了,你当还是当初……”

    声音未落,一名粗豪的中年已出现在门边,不是钟无又是何人。

    钟无正满脸的不耐烦,忽的,视线在许易脸上凝住,后半截话戛然而止。

    他听牛大刚说了,是程堰在里面,一同吃饭的还有个挺横的修士。

    但钟无便是将脑汁搅得沸腾了,也万万想不到和程堰吃饭的会是许易。

    彼时,许易离开东山,单独问过意向的,就只有他和程堰。

    程堰想过平常人的日子,钟无则不愿和许易去幕僚院坐冷板凳,他更看中到手的一任科长。

    后来,许易去了幕僚院,钟无偶尔也通过如意珠联系过许易,自从席阳春的事发后,联系便彻底断绝了。

    “原来是大人,钟无见过大人。”

    钟无端端正正向许易行了个官礼,随即,喝叱了牛大刚进来,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连幕僚院的许易大人都敢冒犯,真是该死,还不快向大人道歉。”

    牛大刚嘟囔道,“原来他就是许易,一个过气的冷板凳……”

    面上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却还是听了钟无吩咐,朝许易拱了拱手,站在一旁。

    钟无道,“既然是大人在聚饮,我们就不打扰了,老冷,老管,咱们过去吧,大人那边还等着向陶公子敬酒呢。”

    许易始终盯着钟无,钟无的眸子除了一开始在许易脸上扫过,后来,再不与许易对视。

    “原来是个幕僚官,我说,怎么那么大架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钟,这位应该是咱们广属令的前前任吧,你不是他任命的么?严格算起来,他应该是你的恩主啊?”

    管全哈哈笑道。

    管全是新来的,新任东山属令广安的人,要说他和钟无的矛盾,全在于钟无太会吹拍了。

    他初来时,瞄准的就是钟无这个捕盗科长的职位,原以为手拿把攥,哪知道钟无竟三下两下也成了广属令的心腹,不但卡了他的位子,这些日子以来,钟无和广属令越走越近,这让向来以广属令第一心腹自谓的管全如何自处。

    如今逮着机会,他自然乐得让钟无难堪。

    钟无纵使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了,冷冷盯着管全道,“姓管的,你要置气,也不分分时候,大人那边急等着人手呢,你还要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