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八十八章 如屠一狗
    “八火!”

    “郑兄!”

    曹能、龚超几乎同时出言阻止。

    他二人久在钟山府为官,虽未与黄开谋面,但却在影像中见过黄开模样,黄开一跳出来,他二人立时认出黄开来。

    唯独郑八火新来,还不识得黄开。

    “许兄,这人是?”

    黄开盯了郑八火一眼,向许易问道。

    若搁他以前的脾气,早就对郑八火出手了,只是新被许易洗脑,中二少年满脑子都是郭解、原涉急人所急,扶危救困的壮举,勉强压住了心火。

    许易道,“不瞒黄兄,我新来东山属,原以为能顺理成章接任东山属属令一职,却不料这位郑兄也说来接任东山属属令一职,奈何许某出身卑微,按两位上官的意思,当是出身尊贵的人当选。既如此,许某也只有让贤。”

    说着,向黄开郑重一抱拳,“先前造访黄兄之时,所说的东山属令,看来是孟浪了,黄兄切勿见怪。”

    “好一个不要脸的东西!”

    郑八火哈哈大笑,“不过,也算你识相,既然认栽了,现在立刻给老子滚出去,还有……”

    他话没说完,黄开暴跳如雷,“啊呀呀”一通鬼叫,那根乌黑钢枪如毒龙般探出,来势如雷,正敲在郑八火头上。

    郑八火根本来不及反应,一颗脑袋如脆皮西瓜一般,顿时四分五裂炸开了。

    资源随之爆开,十余枚愿珠滚了一地。

    “黄兄,你这是……”

    许易大惊失色,心中暗爽。

    他本来就想着找机会借黄开这把利刃,来破开眼前纠杂不清的乱局,却没想到黄开竟追了过来,他这边才稍稍推波助澜,郑八火便横尸当场。

    黄开怒不可遏,“非我好杀,许兄,似此獠之辈,不诛之,天必厌我,似许兄这等豪杰,怎能受此泼才的腌臜气,某诛此獠如屠一狗。你二人谁不服,站出来!”

    黄开乌黑钢枪遥遥斜指龚超、曹能,二人肝胆俱裂,呆若木鸡。

    事实上曹能亦有二境修为,但且不说黄开的恐怖背景,单是其本身的战力,曹能便自知不敌。

    何况,若真的交战,他只能处处自保,对方一看就是蛮子,是真敢结果了自己。

    念头一清,曹能心中恐惧更甚,再看向许易,越发觉得此子高深莫测。

    龚超又惊又慌,他完全懵了。

    黄开何人,他太清楚了,说白了,就是个只知厮杀,四六不通的蛮子,许易进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可如今,死的却是郑八火,而且看黄开的言行举止,分明对许易极为敬重,且是为了许易,而杀郑八火。

    这人就是有妖法,也该只对凡夫俗子有效,岂能魅惑黄开这种强大妖修?

    “算了,黄兄,岂能因我之过,让他人遭无妄之灾。”

    许易一脸温和地说道。

    “哼!”

    黄开重重将钢枪顿在地上,瞪着曹能、龚超道,“今日若非看许兄面子,杀你二人,如杀二狗。”

    言罢,向许易欠身为礼,“辱加身而不怒,宽宏能恕人,许兄,真君子也。”

    龚超几要吐血,恨不能掰开黄开的耳朵,大吼,“你他马口中的君子,正在向老子传音威逼索要印信。”

    再是义愤,又能如何,他只好向黄开告个罪,说自己识人不明云云,一连串自责后,终于向许易移交了印信和公文。

    走完流程,许易收了地上的愿珠,终于拉着黄开到了厅外。

    龚超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跌坐在地,曹能重重一哼,转入后门去了。

    “这是郑八火的资源,黄兄拿去吧,你要养一山之人,着实不易。”

    许易将那十余枚愿珠朝黄开递来。

    黄开摆手道,“还是许兄拿着吧,我现在才知道因为我的存在,让东山属三城之名,饱受多年的困苦,如此罪孽,真不知怎样偿赎,这些愿珠,许兄便代我用与三城百姓吧。至于凤栖山,已经是过去了。”

    许易惊道,“黄兄此言何意?”

    黄开望向远方道,“今日见了许兄,我才知天下有的是英雄豪杰,黄某自幼立志要做一等一的英雄豪杰,可到头来,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贻笑大方。今日听许兄一言,茅塞顿开,故而,黄某解散了凤栖山,决定周游天下,希望能结交豪杰,拜会英雄。”

    许易早就料到黄开多半会走这一步,彼时,和黄开会谈,他就知道这位少年中二的有多厉害。

    与此同时,他还真对黄开生出了些许佩服,中二少年有的是,但一心想当英雄豪杰的却是不多,且如此有决断力的,更是少之又少。

    许易正感叹之际,黄开交给了他一张纸笺,上面落了不少文字,细看之下,竟是一张欠条。

    待看清了内容,许易彻底震撼了。

    这欠条的内容,竟是黄开给东山属的。

    说他历年以来,给东山属百姓带来了太多苦难,便算他欠东山属百姓的。

    而他的积蓄,因为解散凤栖山,已经花尽,等他有朝一日归来,必定偿还东山属。

    特此立字为据。

    “黄兄,这是何必?”

    许易由衷赞叹,这人真有一颗赤子之心。

    黄开洒然一笑,“唯有如此,我方心安。许兄,山高水长,就此别过,我相信我也会遇到一个个的郭解、原涉,我坚信有朝一日,我黄开的大名,也能向郭解、原涉一般,为世人传颂。”

    说着,一展身形,消失不见。

    望着黄开远去的背影,许易默默道,“我相信。”

    目送黄开远去,许易回了衙署。

    再看这一片天地,和先前又不同了。

    此地,真的成了他的世界,他掌握的所在。

    不多时,钟无和程堰冲了进来。

    当许易高声宣布了他已接任东山属令的消息,整个山门都被狂热的呼喝声所震动。

    曹能去,龚超走,郑八火死,郑八火带来的兵卒也散去了。

    整个东山属令衙门,终于只有许易自己的人马了。

    当即,许易发布了第一个命令,让钟无将留守东山属的负责人带来。

    为官一任,不管是造福一方,还是祸害一方,了解情弊总是第一要务。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