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四十七章 祖廷、 教宗

四十七章 祖廷、 教宗

    李甲接道,“但真意强者,是不可能打得过服用了愿珠的强者的,比如四位队官,虽未进脱凡境,但服用了愿珠,元婴越发感悟天地之意,婴元也会异变,真意神通的本质也是婴元,一个变异,一个不变,后者如何能敌?我这么类比,你总能明白吧?”

    旭日法王点头道,“勉强明白。只是不知咱们这舟上,除了四位队官,可还有什么强者?”

    李甲忽的鼻息加重,不耐烦地挥挥手,“问重点问重点,老问这些不咸不淡的做什么。”

    说话间,口齿已经有些不清了。

    旭日法王又道,“好好,我换个问题,不知咱们到了西洲后,又会去哪里?”

    李甲眼皮已经朦胧,“每,每次去的地,地方,都不一,一样,呼,呼”

    忽的,他竟趴在桌上沉沉睡了过去。

    旭日法王看着许易道,“这可如何是好,要不要叫醒了,继续问?”

    宣冷艳道,“只怕太刻意,漏了马脚。”

    许易看着熊北冥道,“老熊以为如何?”

    熊北冥叹息一声,道,“还真是为难他了?”

    宁无缺惊疑道,“这是何意?为难他什么?”

    众人皆茫然不解,许易看着熊北冥道,“老熊怎么发现的?”

    熊北冥道,“此人大智若愚,但到底胆气不足,刚进来时,或许是真的,但到后面,双目只死死盯着旭日兄,视线根本不往我等脸上落,分明生怕配合得我等不好。”

    宣冷艳讶道,“你是说,他看出我们有鬼了?”

    她兀自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醉鬼,有如此城府。

    许易拍拍李甲的肩膀,“老兄不必装了,你现在的血液流速比刚才更快了,其实,你掩饰得挺好,也配合得挺辛苦,生恐被我等发觉,来个杀人灭口。其实,不管你发觉不发觉,我都会当发觉来处理,所以,你不必装了。”

    最后这句话出来,趴着呼呼大睡的李甲,忽的,直起了身子,宁无缺和金尸老曹同时动了,一左一右夹住了李甲。

    李甲目光清澈,哪里还有半分醉意,面色平静,丝毫不见许易说的紧张,寒声道,“列位知道混入西洲,被发现后,会遭受怎样的刑罚么,我相信诸位便是穷极想象,也决计想不出。”

    许易微笑道,“未必,我们可以模拟一把,请李兄先行感受。”

    说着,他掰开李甲的嘴巴,将一枚源印珠送了进去,随即,催动了禁法。

    紧接着,李甲便疯狂扭动起了身子,偏偏被金尸老曹和宁无缺死死控住,动弹不得,连嘴巴都被掰开着,巨大的痛苦,让他满面青筋狂暴。

    宣冷艳不忍观看,闭上了眼睛,今日陡见许易如此城府,心机,手段,她才终于弄明白为何这个在自己手下没多少反抗之力的家伙,在外面,竟会有夷陵老魔这等恐怖的凶名。

    不过短短十息,李甲整个身子便因过度脱水,生生缩小了一圈。

    旭日法王只看得遍体生寒,牙齿咯咯打颤,他便是死了,也绝不愿受这等苦楚。

    白集子也看得面色发白,只有体验过了,才知道那是一种何等的人间“极乐”。

    许易含笑盯着李甲道,“如何,这等痛苦,可在你丰富的想象能力之中?”

    “你,你杀了我吧。”

    李甲沙哑着声音,鼓足全身力气说道。

    许易使个眼色,白集子赶忙往李甲口中塞入一枚丹药,顿时,李甲的气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着。

    “效果不错,金丹会名不虚传。”

    熊北冥赞道。

    适才给李甲服下的,正是回元丹,金丹会新晋发布的那批丹药,捡用得着的,许易让白集子采购了不少。

    李甲瞪着许易,朗声道,“我乃堂堂上洲之人,岂能和你们这群卑贱之人媾和。”

    许易笑道,“看来李兄的想象力足够好,记性却太差,不如再复习一遍。”

    “不!”

    李甲凄厉地喊道。

    许易充耳不闻,他对这种还能梗着脖子犟嘴的,从来都要反复蹂躏,必须心服嘴也服。

    十三息后,李甲已经昏死过去数次,两枚回元丹塞入,李甲又恢复了过来。

    许易笑道,“李兄,这回记忆力可恢复了?”

    “恢复了,恢复了,别,千万别,你杀了我都行,千万别”

    李甲没口子喊道,如连珠炮一般。

    旭日法王心有戚戚,暗暗发誓,便是神仙来了,这等痛苦下,也绝对熬不过去的。

    “不勉强吧?李兄。”

    许易道,“要不再帮李兄扩张一下想象力。”

    “求你了,我招,什么都招!”

    李甲泪流满面。

    许易道,“如此才好,我希望下次开口,李兄最好不要让我再多废口舌,问一答十,才是最好。”

    当下,便换了许易来盘问,李甲吃足了苦头,自然不敢再玩心眼,当下恨不能有一说十。

    “这艘飞舟是运送珍贵资源的,自然是去祖廷的,到了祖廷,卸下了资源,我们就自然就回卒营了,等下次出任务会再启用前途?混到卒营的,又有谁想过前途?不过混吃等死罢了”

    “祖廷?整个西贺牛洲分作两大阵营,祖廷和教宗,祖廷是妖族为主,杂以人族,教宗则是纯粹的人族,双方争夺不知多少年了,反正教宗的人不开化,连很多他们的人都叛逃到我祖廷的世界了,这个以后你们会知道”

    “舟上除了四位队官,还有一位邵统领,脱凡一层修为,还有一位庙师,很是神秘,那些天衰修士,都是被庙师使了手段,才弄成这般模样,万万惹不得其实你们不必盲动,等到了时间,熬到了兵营,你们悄悄离开便是。”

    许易正听得用心,忽的,门外传来敲门声。

    许易使个眼色,金尸老曹和宁无缺放开了李甲,熊北冥上前打开了休息室的大门,却是一名小卒来给宣冷艳传讯,说是刘队官有要事找她,要她速去。

    传完信,那小卒便去了,众人皆朝宣冷艳看去,宣冷艳满面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