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十二章 我们给你戳着

三十二章 我们给你戳着

    说着,许易冲熊北冥使个眼色,金尸老曹先动了,身子射出,两扇千万斤青铜浇注的大门,轰然崩飞,半空中碎成无数块,宛若撕裂一张薄纸,金尸如此恐怖的肉身,便是许易看得也忍不住直眯眼睛。

    旭日法王后脊梁一寒,暗骂,“来造访就按程序办,上来就破门,这哪里是来造访,分明是来打架的。”

    “大胆!哪里来的匪类,错翻眼皮了,竟抢到我东华商盟名下了!”

    一名华服青年跳了出来,身后跟了十余人,人人面带煞气,耀武扬威。

    今日城中骚乱,灾劫遍起,但东华商盟是何等地界,从来都太太平平,突然冒进一伙人毁了大门,对华服青年等人而言,没多少震撼,反觉得是个乐子。

    “抢的就是东华商盟。”

    熊北冥冷喝一声,金尸老曹已弹了出去,连续暴力撞击,地上便倒了一地,人人筋骨尽断,惨嚎不止。

    许易的方针,熊北冥和金尸老曹已经摸清了,根本就打算一直玩硬的。

    如此,也正合他们心意,这些日子,二人为了救宁无缺,一直束手束脚,已憋得狠了。

    这下动静够大,上百人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领头紫面大汉是个雷劫强者怒喝道,“来者通名,我东华商盟不斩无名之鬼。”

    金尸老曹桀桀怪笑,正要发动,被许易按在肩头,他掌中现出一块令牌,紫面大汉立时变了脸色,惊声道,“神殿来人!”

    许易冷哼道,“叫能做主的出来说话。”

    他用的正是从死鬼付清风处得来的那块令牌。

    紫面大汉抱拳道,“即便是神殿来人,也不当如此无礼,如今总行司已建立完毕,我东华商盟也份属其中之一”

    他话音未落,一道金光飚过,他身子一轻,已被熊北冥捏住脖子,提了起来,“什么时候,出这种人,也敢对神殿语出不敬,我查三个数,若还没有说了算的出来,今日起,便算东华商盟和神殿开战。”

    许易暗赞,“老熊不愧是老熊!”

    熊北冥一挥手,将紫面大汉扔了出去,紫面大汉凌空定住身子,面上最后一丝轻狂也收敛了,尤其是熊北冥最后那句“今日起,便算东华商盟和神殿开战”,他便是胆子再大,也承受不起这句话,胀红了脸道,“几位大人,不是我不通传,实则是我们东华商盟和其他四大商盟,正在秘密会议室议事,诸位也知道,两日后,便是海棠会开幕之日,此番会议实在重大,不如列位大人,稍后片刻,待会议一结束,我立即通传。”

    他话音方落,一直沉默装死尸的旭日法王先炸了,“什么时候大日神殿的名头,已经这么不值钱了。”

    喝声方落,他运掌化圆,一道水桶粗细的光波如毒龙般探出,先是遥遥升空,继而钻入地下,下一瞬,整个院落都炸开了,如掀起了一场土石海啸,整个地面都被犁开了。

    旭日法王是动了真火,被夷陵老魔欺侮,这是不可抗力,忍也就忍了。

    什么时候,一个东华商盟已经这么骄狂了,夷陵老贼虽是作假,可神殿的令牌都亮了,那紫面大汉竟还敢大言不惭让等等,这分明已是将大日神殿的面子踩进了泥里,到底是这帮杂碎疯了,还是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化。

    旭日法王惊天一击,几乎将东华商盟总会驻地的地下世界完全崩坏,巨大的泥石风暴掀起之际,大量的身影随之翻飞而出。

    “好好,老夫今日是开了眼了,海棠会开幕在即,竟真有不要命的打上门了”

    一名黑面中年大手一挥,漫天砂石顿时止歇,他怒气冲冲在许易四人正前方落定,眼目中竟是狰狞。

    待得紫袍大汉传音告知了许易等人神殿来人的身份,黑面中年面上怒容顿敛,虚虚一抱拳,冷笑道,“原来是神殿里的大人,有何贵干?”

    许易道,“我们不是神殿的人,不过是借神殿的令牌,招诸位出来,你是东华商盟的第一客卿长老,不过是打手一流的人物,和你说不着话。”

    说着,一指人群中的白皙青年,“宋盟主,你抓了我的一个朋友,你马上放出来。”

    诸人的身份,自是旭日法王告知的。

    白皙青年尚未大话,一名气度威严的长眉老者朗声大笑,“看来真的是到了大变局的时代,什么妖魔鬼怪都跳出来了,宋兄,今日的事,你尽管放开了处理,我们四家在背后给你戳着,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我们五家一起兜底,我们五家若是兜不住,还有总行司,我倒要看看这天下到底有多了不得的邪魔。”

    长眉老者话音方落,便有四人接连表态,看气度俱是一方大豪,多半便是其余四家商盟的领袖。

    旭日法王急急传音道,“许兄,不可妄动,据我所知,场中便有十余名练就了真意神通的强者,都是各大商盟的金牌打手,还有六斗门的人,六斗门的护阵,天下知名,一着不慎,咱们丧在此处事小,你的一世英名可就完了。可以这么说,这些人合力,足能和大日法王一战,大日法王的实力,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三思,三思”

    他也没想到眼前的局势,会闹到这么乱,单是东华商盟的力量,他相信凭夷陵老魔的手段,多半能够蹚平的。

    哪里知道,事情便是这么不凑巧,五大商盟竟同时在此议事,一下子便捅了马蜂窝。

    “多谢诸君高义,宋某便是拼了身家性命,也绝不会连累诸君脸上无光。”

    白皙青年团团一抱拳,含笑看着许易道,“我抓了你的朋友?宋某还真不知抓了什么人,本来,你好声好气与我说话,也不是没有商量,你既然自己找不痛快,那就按不痛快的方式解决吧,高长老,祁长老,交给你们了。”

    他话音方落,先前的黑面中年,和一位矮小老者,闪身入了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