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二百八十五章 哈气河马

二百八十五章 哈气河马

    许易扫了一眼天际的赤红,暗道,幸亏白集子来喊,否则,说不定还真的困在此处了。

    他过典籍,知晓这种秘地,一旦再度封禁,便会有这种奇异天象。

    “既然人到齐了,咱们走吧,秦兄赶紧放舟。”

    许易急急吩咐。

    秦空抱拳道,“无须放舟,空间禁制已解,诸多同道皆是虚空飞渡,跨越此片怨海的。”

    “那还等什么,走吧?”

    说着,他当先抱着呼呼离开。

    众人几乎同时起了腹诽,“若不是性命悬于你手,谁发疯了来等你。”

    许易自不会费心去猜测秦空等人心中的怨念,一路上,他逗着呼呼,和他讲着外面世界的多姿多彩,又和他聊起了秋娃,阿鲤,问呼呼可愿跟他离开。

    “呼,呼……”

    呼呼一路“呼”个不停,喜形于色,不停绕着许易翻飞。

    他在广成仙府的世界,孤寂的光阴以万年计,好容易遇到了许易,短短一日,却是他生命里最丰富多彩的一天。

    许易,对他有着无可替代的巨大意义。

    正因如此,呼呼才冒死帮许易挡了刘恣意的一剑。

    其实,在呼呼自己,他根本没有冒死的概念,因为他根本没有权衡过其中的风险和利弊,他只知道不管牺牲什么,他也要救下许易,救下自己存在的意义。

    此刻,闻听许易要带他离开,带他进入许易所描绘的那个世界,呼呼欢喜得似乎随时都要裂开了。

    许易带着呼呼狂飙,秦空等人于后跟随。

    终于,到达禁制边缘之际,许易停住了,他对呼呼道,“再看看这个世界吧,也许咱们这一去,再也回不来了。”

    呼呼点点头,从许易掌中腾开,高高地飞着,在认真地打量着这片他自出生到如今,都不曾离开过的家乡,也是囚笼。

    白集子和秦空等人赶了上来,许易挥挥手,让他们先出。

    白集子和秦空等人鱼贯而入自那禁制边缘穿过,出乎许易的预料,几人穿过了禁制边缘,并不曾消失,而是像穿越了水面,又像是跨过了一面镜子。

    隔着那面禁制的镜子,许易能看到白集子等人,他冲白集子等人招了招手,白集子等人也冲他招了招手,显然,白集子等人也看见了他。

    忽的,白集子指了指正在变薄的禁制,许易向天上的呼呼招了招手,呼呼飞腾而下。

    他握住呼呼,笑道,“咱们走喽!”

    此番广成仙府之行,收获圆满,最主要的是知晓了夏子陌的消息,和结识了呼呼这么个肝胆相照的朋友。

    许易轻易穿过了结界,掌中忽然一滑,他一把抓住呼呼。

    呼呼陡然像一块粘性极强的泥巴,一端死死被黏在禁制上,另一端则被许易抓出了禁制外,拉得老远。

    终于,砰的一声,呼呼从许易手掌中滑落,弹在了禁制上,啪嗒一下,顺着光滑的禁制墙壁滑落下来。

    禁制如一扇天门,牢牢的将呼呼锁在了门里,将许易锁在了门外。

    许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发疯一般想要冲进去,却被白集子等人死死将他拉住。

    许易狂怒,正要催动禁制,白集子道,“许兄,那团光,你是带不出去的,你不见就是你带他出去的那一刹那,他已经小了很多么?”

    许易将呼呼抓出禁制外的刹那,呼呼的本体忽然显现,白集子等人皆瞧了个分明,此刻,呼呼倒在地上,依旧不曾隐形。

    白集子这番话如黄钟大吕一般敲击在许易灵台、心海。

    他忽然明白了,为何尹教的一口气会造就呼呼,这口气必定是尹教的最后一口气,施加了某种妙法的气,否则若尹教的每一口气都能诞出一个呼呼,广成仙府世界的呼呼,应该已经堆满了。

    尹教至死,化作石像跪倒在玉璧前,恕其罪。

    临终的一口气,显化为呼呼,其目的为何,也就不难猜了。

    他是不甘,是不信,是希望自己能以另类的方式,陪伴广成仙府,遇见广成仙府发扬光大的一天。

    所以,呼呼离不开广成仙府。

    换言之,即便强行带离了呼呼,呼呼也会因为脱离了广成仙府的世界,而不复存在。

    “呼,呼,呼,呼……”

    呼呼死死贴着禁制,对着许易呼呼不绝,眼神里充满了慌乱和迷茫。

    许易心在滴血,双目赤红,呼呼就像个无助的孩子,他一脚踢飞了白集子,催动了源印珠的禁制,白集子等人痛不欲生,再度嘶嚎起来,再也顾不得阻拦许易。

    许易发疯一般,朝禁制撞去,轰的一下,禁制消失了,他跌在了虚空中。

    他只能注视着呼呼越飘越远,不管他如何飞奔,呼呼还是越来越远。

    那种感觉,就像寄灵炼云裳的强者呼出的那口白气,隔着的不是距离,而是空间。

    许易一屁股跌坐在虚空,心中的绝望几要搅动云层,眼见他要坠入怨海中,却被白集子、秦空等人齐齐激发的灵力床托住。

    许易只是为了摆脱诸人的干扰,故而,并未下狠手,禁制才施便收。

    “许兄,人间有太多的无奈,看开些。”

    白集子宽慰道。

    许易木讷地望着远方,那是呼呼消失的方向,他的耳畔似乎还能听到一声声呼”,“呼”……

    呼呼的确不停地“呼”、“呼”,当他再也看不到许易的身影的时候,他立时从禁制墙边飞离,他来到了钟楼,来到了那间和许易初遇的石室,绕着石室,一遍遍孤单地飞着,一刻也不停地“呼”,“呼”着……

    忽的,呼呼飞离了石室,飞向了钟楼的主殿,又飞往石壁……

    飞往每一个他和许易到过的地方,一刻也不停地飞,一刻也不停地“呼”……

    千万遍的“呼”,“呼”后,已缩得极小的呼呼,忽然开始漾动。

    就像一个泡泡到了破碎边缘的那种漾动。

    呼呼的眼睛没了神采,空洞地望着天空,口中的“呼”、“呼”也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只是脑子里那个人的影子,也越来越深刻,好似一刻也没有走远,还陪在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