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第四十章 四问
    许易是孟伏亲自招揽的,自也算作他这个主事之人的功绩,何况,这是许久后的第一次进人,他难免兴奋。

    说到底,一个小团体的壮大,还在于得人,人越多,便越是稳固。

    许易团团一抱拳,“多谢孟兄与诸位道兄的厚爱,不知,进社还要走什么流程?”

    赵乾道,“我共学社与其他团体不同,其他团体禁制重重,等级森严,唯恐对社员的控制不紧。而我共学社其实就是个交流学问的地方,讲究是以心如社,不在乎形式。所以不需要流程,相信时日一久,许兄会真正的以心入社的。”

    许易点头道,“共学社的氛围,正为许某所喜。”

    赵乾道,“不知许兄有何特长,咱们的交流会都是轮着讲述心得的。当然,讲述并非是强制的,全凭心意。”

    许易道,“在下出自小门小户,偶尔得了块升仙令,这才加入玄清宗,一身并无所长。对丹药的知识也是空白,加入共学社,占好处的心思多,能回报的怕是有限了。”

    “哈哈……”

    赵乾大笑,“妙人妙人,就凭这一句占好处的心思多,足见许兄是坦诚之人,正合我同学社的脾性,好极。”

    做完介绍,众人便各自分散,许易却不离开,孟伏心中好奇,便也留了下来。

    赵乾道,“许兄还有事?”

    许易道,“在下虽不明丹道,但心向往之,实有许多不明之处,想要向赵兄请教一二,不知赵兄能否赐教。”

    赵乾道,“既然入社,就是自己人,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其实你问我不如问孟兄,他在丹道上的见识,远超于我。”

    孟伏笑道,“赵兄再说下去,孟某就得寻个石头缝钻进去了。”

    赵乾摆摆手,“好了,不耽误许兄的宝贵时间,看他有什么问题,咱们共同参详。”

    许易道,“不知修行丹道要如何入门,要学习哪些知识,学习多久能够开始炼丹,多久能炼成元丹?”

    赵乾和孟伏对视一眼,皆现出一丝迷惘之色,实在是许易问的问题太粗浅了。

    先前许易说他出身低,见识少,两人还当是谦辞,此话一出,两人立时就信了,因为若是许易非是对丹道知识一无所知,是不会问出这种问题的。

    至于仙缘者,他们身居玄清宗的最下层,消息极为闭塞,根本不知道试炼场再度开禁的消息,根本没往仙缘者那里去想。

    “怎么,二兄可有难言之隐。”

    见二人有所迟疑,许易问道。

    孟伏道,“哪里有什么难言之隐,实在是你的问题太简单。就不劳烦赵兄了,我一体代答。”

    “第一问,丹药入门。这个问题很宽泛,若说我等的微末技艺,算是入门,怕要惹人耻笑,毕竟,有灵根期的大修士都常言自己于丹药之道,并未入门。哈哈,这个问题,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般以修炼界的常识来论,会炼制辟谷丹这最初级的丹药,便算是入门了。”

    “第二问,要学习的知识。这个就太多了,大体可以分为药材学,灵力解析学两大类,因为炼丹的本质,是让不同药材的药性彼此结合,形成丹药,而这里的结合,就有大学问了。”

    “比如炼制一枚辟谷丹,需要的药材不过两种,风铃草、齐名花,风铃草有三种药性,齐名花亦有三种药性,要炼制成辟谷丹,只需风铃草和齐名花中的两种药性,药性的分离、留存,已极考验人了,而下一步,四种药性的结合,却是关键中的关键。”

    许易道,“想来这种结合,便要用到那个灵力解析学吧。”

    孟伏点头道,“正是如此,因为药性的结合,不是一碗水和一碗面倒在了一处,而是一种物质和另一种物质,形成一种新的物质,这其中,便需要灵力的作用,我这么说,你可能难以理解,时间久了,你自己试验一二,就能明白了。”

    许易当然明白,孟伏说的应该就类似前世的化学反应,灵力便是催化剂,灵力的解析,便是分解出各种合用的催化剂。

    在催化剂的作用下,有用的药性,才能聚合成新的物质——丹药。

    孟伏接道,“第三问,学习多久能炼制丹药。这也是因人而异,因财而异的,若是有钱人,刚翻了几本集草录,就开始炼制丹药的,不在少数。像我等出身贫苦的,总得先种几年药草,弄清常见宝药的药性,再用分灵盘练习十来年的灵力分解,才敢尝试着糟践药草。一般而言,要想炼制出最简单的辟谷丹,往往也要十年之功。”

    “当然,这是对最普通的修士而言,世家子弟自不在此列,尤其是有传承的,有资源的,一年之内炼出辟谷丹,也不是稀奇。”

    “第四问,多久可以炼元丹。炼出了辟谷丹,只是打下了基础,要想炼制元丹,得满足四个条件,能得到一曰丹方,二曰药材,其余天赋云云,都不去谈,光是前面的两个条件,就非灵根期修士而不敢奢望,所以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某只知道,便是在灵根期修士中,能炼制元丹的,也为数不多。”

    “好了许兄的问题回答完了,不知可还让许兄满意。”

    孟伏说罢,笑着冲许易一抱拳。

    许易抱拳回礼,“多谢孟兄,满意至极。只是一条,许某越听疑惑越多,将来还少不了叨扰孟兄。”

    赵乾笑道,“听闻你们是邻舍,以后有的是机会。其实炼丹一时,尤其是新入门的,急不得的。其实我共学社是最适合许兄这等新人的,时间久了,许兄就知道了。以后,还请许兄多多参加社里的活动,和社员们常常沟通,许兄必定会有所收获的。”

    许易应了,谢过,当下,和孟伏联袂离去。

    其后,许易便开始了一段面上平静,实则心急如焚的修炼岁月。

    或随同共学社的社员,前去岐天山谷采撷药材,或与社员们交流往来,共学社的每七日一次的交流会,是他最乐意去的,每次前去,都觉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