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八十七章 高维打击

三百八十七章 高维打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许易身体脱出,对着李兄喷出一口尸灞,李兄扫出一道法力,没将尸灞挥散,刀芒轻闪,尸灞才缓缓散去。

    却是危急关头,荒魅从许易星空戒遁出,并秉承许易之意,叼走了许易的星空戒。

    临去之际,荒魅还忍不住传出意念骂道,“舍命不舍财的,老子听过,却从未见过,今儿个算是开了眼界。”

    许易根本没心思回应他,一颗心七零八落。

    他从广安府会阴山的小山村起家,从锻体境而至如今,大小无数战,再艰险的情况都遭遇过,但被人擒拿,却是第一遭。

    ?不过,他心中没有慌乱,思绪飞转,想的都是如何破局。

    眼前李兄的存在,让他没办法理解,同样凝练了四颗种子的高阶修士,李兄比张方强得没边了。

    或者说,两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就像低纬度生命遇到高纬度生命,低纬度生命完全无法理解高纬度生命的攻击手段。

    “无知蝼蚁,岂知道法真谛。”

    李兄冷笑说道,“叫你的人立即把我的人送来,否则……”

    话音未落,许易的身体竟开始变化。

    李兄瞪圆了眼睛,脱口道,“这,这不可能……”

    原来,许易被绑,心气始终不曾消磨,然而无论他如何奋力挣扎,箍在他身体上的绳索便越捆越紧。

    挣不脱,他又岂能干休,便显化出怒蚩相,化作暴蚩猿,此法相是他修习的诸多法相中,力道最大的。

    暴蚩猿法相处,捆绑他的绳索立时出现了异变,变得不再那么难感知。

    他先前无论怎么挣扎,绳索反而越发勒紧,其根本原因便是,他完全无法感受到绳索的存在,而绳索却能感应他的存在,留给他的只有箍紧的剧痛感。

    此番,显化暴蚩猿相,他忽然感应到了绳索的存在。

    惊变突发,许易脑海中迅速划过一道闪电,当即显化灵官三生相,一片星光洒下,整个绳索立时崩开。

    “定!”

    许易大喝一声,眉心处的星辉洒出,罩住惊恐交集的李兄,李兄明显愣住了,下一瞬,李兄才要祭起银色小刀,铁青了脸的许易再度催动定元术,李兄又定住了,搜的一下,打神鞭出,李兄应声便倒,身体顿时化作齑粉,尸气才弥漫而出,先前遁走的荒魅不知又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龙口虎口同时开合,将那尸气一股脑儿尽数吸走。

    忽的,发出一声呼啸龙吟,声音充满惊恐,却是他才发现,许易昏倒在地,整个人面如白纸,宛若缩了水的海绵,小了整整一圈。

    “这是元气毁灭式的损伤啊。”

    荒魅嘀咕一句,从许易星空戒中抓出大把大把的宝药,有什么千年参王,赤玉乌果,灵寿福萝,皆是回补元气之用。

    荒魅将这些宝药尽数捣碎,掰开许易嘴巴,拼命往里面灌,有取出许易早分了等份的灵液,给他连灌三瓶。

    彼时,许易将灵液分等分的基本思想,便是五滴一个等分的灵液,是他身体能吸纳的极限,如果只一味增加灵液滴数,将不会有任何效用。

    而此刻,三个等分的灵液灌进去,算是救了许易的小命,他快要崩碎的胎光,立时疯狂的吸收着生机,与此同城,那些宝药提供的元气,也终于补上了许易快要维持不住的躯体所需的能量。

    三个等分的灵液吸完,许易整个眼来,示意,荒魅继续补充灵液,这一连又灌了三个等分,他的身子才勉强恢复正常,瘫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好似一条快要干死的鱼。

    “许兄,你这是!”

    便在这时,熊北冥的声音传来,下一瞬,他的身影晃到近前,掏出一个丹瓶,拽出两粒大红丹药,递到许易嘴边。

    荒魅跳脚道,“十全大补丹,这都绝版了,哪里来的。”

    许易张口吞了,熊北冥道,“偶然所得,偶然所得。”

    熊北冥给的丹药无愧这个霸气的名字,才入口,便化作滚滚热流,冲入四肢百骸,许易几乎掏空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些力道。

    “还顺利?”

    许易指着被五花大绑,又是贴符,又是三阳钉钉穴只有一条毯子包裹下身的张兄,吃力地问。

    宁无缺嘴快,“肯定比许老大你顺利,你知道老熊多促狭,他在四色印外面,也缚龙索编了个网子,我和这家伙才跌出来,就直接入网,立时被锁得死死的。老曹这货直接上了他千年前钉棺材板的钉子,钉入了这家伙的穴窍,有这两招就是神仙也扛不住啊,这不,就直接擒住了。倒是许老大你,像是拼老命,惨呐!”

    解决了搜捕者,宁无缺心情大好,竟开始调侃起许易来。

    熊北冥瞪了他一眼,帮着许易将满地资源收入一个须弥戒,放在他身边,“先歇歇,待会儿再说话。”

    丹药再补,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许易摆摆手,“无妨,时间不等人,这位张兄,别找了,你那位李兄没你运道好,魂飞魄散了。”

    ?不是他成心要杀人,他的最佳考量是擒了后想办法威胁,最好是不要撕破脸。

    毕竟,他不清楚张兄李兄后面站着的那位银尊是何等存在。

    偏偏时局的发展,是不以他意志为转移的,当时的局面,他差点生死,哪里还敢留余力。

    彼时,他用暴蚩猿相感应到了绳索的存在,立时意识到他的九转成圣诀应该是等对等李兄神通的高纬功法。

    有这个基本推理后,他弄出了灵官三生相,果然一试之下,取得成效。

    许易猛然想到,也许不是他的定身术不灵,而是在熊北冥这样的“低维生物”无效,面对从所谓仙界来的“高维生命”,也许有效。

    一试之下,果然奏效。

    岂料定身术维持的时间极为短暂,直到第二下施法,他才把握机会,动用打神鞭毁灭了李兄。

    而定身术和打神鞭,既然都是他理解意义上的“高维”?功法,反噬效应,也是他几乎难以承受的。

    短短时间内,两次动用定身术,一次打神鞭,几乎将他的神胎彻底破碎,元气耗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