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八十章 分析与重逢

三百八十章 分析与重逢

    烟气小人儿的眼神越发茫然,似乎在回忆,忽的,又狰狞扭曲起来。

    根本无法沟通,韩琦愤怒地望向宋元。

    宋元心里比吃了大便还要难受,他深恨自己卷入这滩烂泥中来,现在是做人做鬼都难。

    这次聚灵,他早就提醒过韩琦,成功的可能性极低,就是为了失败后免责做铺垫。

    现在看来,在这些大人物眼中,根本就没有免责一说。

    “记忆,恢复记忆,需要画面,让他看这雪岭,这是他丧身之地,怨念和记忆都是最为深刻的……”

    宋元已经不敢再提什么“早就说过”,只能给出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办法。

    他这一提醒,韩琦立时有了动作,但见他取出一枚如意珠,催开禁制,光影浮现,竟是韩兵和梅花七谈判时,被杀的画面。

    这个画面当时是教宗提供给祖廷的,说是梅花七当场录下韩兵要谋害他,所以才发动奇符,反杀之的影像。

    而这个影像,也成了祖廷吃了个巨大哑巴亏的根源。

    宋元没想到,韩兵竟弄来了这个影像,并一直带在身边。

    画面才浮现,烟气小人眼神终于明亮了,忽的形象开始溃散,韩琦只得再滴出心血,宋元摄了,送入护罩中。

    烟气终于凝聚,几番尝试,却再也无法聚拢成型。

    韩琦瞪着宋元,眼中满是杀气,宋元急道,“少主只聚来一丝微弱残魂,能有一点点意识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我也……”

    就在韩琦慌急解释之际,那烟气竟然聚成一个歪歪扭扭的“许”字,下一刻,终于彻底散开,宋元击出的护罩,也不能组成烟气淡化,直至消归于无。

    韩琦瞪着韩兵残魂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宋元也陷入了沉思。

    “宋监,你说兵儿为何那么恨许易?致死念念不忘,如果你是兵儿,你会更恨他,还是更恨杀死兵儿的梅花七?”

    韩琦声音刺骨冰寒。

    宋元道,“说不通,真的说不通,许易和少主有仇,人尽皆知,但我以为不过是意气之争,并没有根本性矛盾,即便是少主恼恨因为许易之故,令北庭都护府百万神兵覆灭,令他声名受损,说穿了,也只是意气。而梅花七则阴害了公子的性命,不管怎么说,他都应该更恨梅花七。除非……”

    “说下去。”

    韩琦眼中的玩味越来越浓。

    宋元大开脑洞,深吸一口气道,“除非许易根本就是教宗的内奸,根本就和梅花七有勾连,说不定当时许易就在现场。我记得很清楚,少主去和梅花七谈判之际,许易闭关了,那等紧要的时刻,他做什么要闭关。而通过梅花七录制的少主遇害的影像,少主明显是受惊了才拔剑在手的,他见了什么会这样的反应我不知道,但他在那等场合见了许易,一定会是这种反应,一切都是许易和梅花七做的局。所以,公子至死,最恨的不是梅花七,而是许易。”

    韩琦眼神发飘,“还不止这些,许易借着和梅花七的互相勾连,在谈判中大耍手腕,一边骗取巨大利益,一边因此立功高升,此等诡诈之人,世所罕见,可笑谢宗逊还当捡了一块宝。”

    宋元瞪圆了眼睛,拍着大腿道,“我就说,我就说,怎么谁谈都不行,他许易一出马,这么难弄的谈判,立时水到渠成,感情他根本和梅花七在演双簧。如此贼子不杀,我祖廷危矣,如此大恶不除,祖廷万载荣光必将蒙尘。妖主大人,既然洞悉了许贼的艰险,我以为事不宜迟,下一步咱们做什么。”

    “杀你!”

    韩琦眼中闪过一抹讥诮,宋元脸上的惊容还不待显露,身子便破碎开来,韩琦袖口扫出一道红光,将宋元连尸身带尸气收了个干净。

    韩琦收了宋元爆开的资源,望着无尽星空,喃喃语道,“别怪我,要怪就去怪许易吧,此人的难斗,不是你能理解的,即便掌握了秘密,用不好,同样会被此人翻盘,连在荒芜边界纵横多年的张方的队伍,都丧在此人手中,我不得不慎之又慎啊。此事,还是我一个知道的好,你就安心上路吧,我会替你报仇的。”

    喃喃语罢,韩琦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

    东流岛位于曲子海西北,许易到时,烟霞正十分灿烂,渔舟唱晚,牧笛悠扬,巨大的岛屿并不荒凉,竟沿着东南岸开辟了一个小镇。

    镇上居民见多了高来高去的修士,许易横空掠过,并未引起什么轰动。

    他在岛屿西北处的最高的那座山峰,找到熊北冥的。

    见得故人,许易脸上不自觉浮现出温暖的微笑,看得缩在他怀里的荒魅,一阵毛骨悚然。

    在他看来,世人最坏的恶人流露这种表情,简直就和丑女捧心一样,令人恶寒。

    “久违了,熊兄,不过区区数载不见,熊兄竟已斩得中尸,这等神速,实在令人惊叹。”

    许易抱拳笑道,他的夸赞是由衷的。

    数年前,他见熊北冥时,熊北冥距离斩尸都还有极大的距离,如今竟然斩成中尸,看气势已经到了紫尸,算算时间,熊北冥必定也是一步成尸。

    如此进步速度,实在可怖,看来他在昆仑墟中,没少得了机缘。

    熊北冥摆手道,“旁人这般赞我,我少不得当真话听,许兄这般说,我只当是照顾我面皮了。”

    他话音才落,身后的山洞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许易,你好没良心,好些年没见,你竟问也不问我,老子快死了,欠你的人情老子都还在宣道友处了,现在咱们是两清了。”

    许易身形一晃,便到了洞口,冲着洞内的两人抱拳道,“老曹,久违了,小宁,你也忒能挑礼了,老熊一个招呼,我这不就放下一切,立即赶来了么?”

    洞内两人,正是金尸老曹,和三目神人宁无缺。

    头前,宣萱遭难,熊北冥发大智大勇,来碧游学宫世界找寻许易,幽冥鬼狱中的宣萱,全靠先一步被熊北冥安排进刑堂的金尸老曹和宁无缺在支应。

    宁无缺此刻说的还了许易人情,便是指的这事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