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七十八章 荒芜边界

三百七十八章 荒芜边界

    许易心念一动,“照你的意思,和我对战失败,全在于打神鞭被我夺走。我便将打神鞭还你,你又能如何?”

    张方啐道,“休要练嘴,我一鞭在手,你又能防得住几击,我看得出来,你体内有诡异禁制,但打神鞭给你造成的伤害也是极大,你那禁制只能被动防御,而且是伤害延伸到神胎后,你的防御才会激发,不知你的肉身受的起几鞭子?”

    他反正已生了必死之心,口舌上自然不能输了。

    许易大怒,“你不服,我便把打神鞭还与你,你我再战一场便……”

    话未说完,他忽然顿住了。

    张方冷笑道,“好得狠,你若还能胜我,姓张的心服口服。”

    许易咳嗽一声,掉头就走。

    张方嗤道,“不过是个念嘴的货。”

    许易忽的定住脚步,“我不过是诈你,你真要和我打?”

    张方陡然愣住了,是啊,以这家伙的阴险,怎么会留下这样的破绽,让自己抓。

    可他为何要直接说出来是诈我,可到底是真诈我,还是真的说走嘴了。

    毕竟,再聪明的人,也难免有犯糊涂的时候。

    可他为何诈我?我已经落入他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了。

    是了,他是说走了嘴,圆不回去,才说诈我,一定是这样。

    如此分析,连张方自己都没意识到,他隐藏在心灵深处的求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只看张方的眉眼,许易便知道,让那些刑讯专家们说准了,果然是没有人甘愿就死的。

    坦然赴死的,无非是知晓没有生存的希望,兼之有道义上的心灵负担,只要放出点缝隙,给一点点希望,求生的,总会被无限放大的。

    “我若这么走了,或者说直接将你杀了,想必你做鬼也会笑话我,可让我就这样将打神鞭归还你,让你和我再战一场,你觉得我有这么不理智么?不如赌一把吧,你知道我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而正好我也可以让我适才的走嘴变作诺言,一战定胜负,你可敢应战?”

    许易冷笑说道,眼神中尽是轻蔑。

    瞧得张方心头火气,怒声道,“只要你敢作死,我便敢让你死!”

    为什么不应,已经这么遭了,既然有一搏的机会,他凭什么不抓住。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了,这样的赌局不下注,除非脑子有毛病。

    张方当然不会把“许易想知道的内容”,当作他自己的失去。

    “好大口气,但愿你输了,不会学小人相,出尔反尔。”

    许易讥讽道。

    张方嗤道,“爷爷生在天地间,就没长小人心肠,倒是你这阴人一肚子坏水。”

    许易冷哼一声,大手一挥,张方立时松绑,随即,又一挥手,那根打神鞭,直直朝张方飞来。

    刷的一下,张方将打神鞭握住,触手刹那,张方险些激动得流下眼泪,一鞭在手,生死只有自己说了算!

    嗖,嗖……

    张方从握住打神鞭,诛仙剑发,恐怖霸烈且变化多端的剑招,如水银泻地般攻了过来。

    张方冷笑一声,才要说话,下一瞬,整张脸古怪到了极点。

    恐怖的剑芒射来,张方只下意识阻挡一下,整个人便被扫飞了,重重撞在墙壁上,再想动手,诛仙剑又指在他眉心处。

    “你竟能破开我蕴养百年的禁制。”

    说出这句话后,张方整个人的气势彻底垮了。

    他没有叱骂许易弄鬼,也没胡搅蛮缠,静静盯着掌中陪伴百年的打神鞭,眼神凄凉而落寞。

    许易没有催促他,唤出一张石凳,在一旁静静坐了。

    时间缓缓流淌,石室陷入了诡异的沉静。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张方忽然站起身来,拂了拂身上的尘土,冷声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他连死都不惧,自不是悔诺之人。

    不管许易用了什么手段,败就是败了,兑现承诺就是,此举无关恩仇,只问本心。

    “我需要打神鞭的祭炼功法。”

    许易坦然地提着厚颜无耻的要求,他搜遍张方的星空戒,也没得到这玩意儿。

    张方问他要来一张白纸,瞬间,白纸上落满文字,许易接过,仔细看了,郑重将白纸收取,抱拳道谢。

    张方挥挥手,“用不着扯这个,打神鞭乃是我得到的一件至宝,即便只有一枚紫灵,他的本体材料之强,天下罕有,乃是一等一的法宝,我希望你不要辱没了他。”

    许易点点头,罕见没有回嘲,转而道,“说说荒芜边界吧,我对那个地方很感兴趣,以你们兄弟的修为和抱团的实力,足以在一方称王称霸,为何从未在修炼界听说过你们?”

    张方道,“不同的境界有不同的风景,我相信你还混迹东山属时,肯定不知道碧游学宫。”

    既然要杀许易,他对许易的资料并不陌生。

    许易点点头,“说的不错,但没说到重点,荒芜边界算是仙界么?”

    张方愣住了,忽的哈哈一笑,“仙界,你见过有充斥着死亡和刀光剑影的仙界么?荒芜边界到底算个什么地方,等你去了自己体味,我只能告诉你,等你修行到了,你没地方去,也只能去往那里,更高的境界,最终也只能去看更辽阔的风景。”

    许易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为何谢妖主他们未去,那里可有地仙?”

    张方道,“如果我能统领祖廷,号令天下,我也不去荒芜边界,能岁月静好,谁他马愿意颠沛流离。地仙当然有,但我没见过,五全圣人,倒是不少。祖廷的几位皇尊,教宗的几位教主,还有碧游学宫,乃至整个天下的顶尖人物,都来过荒芜边界,至于留没留在那里,却不是我等知晓的。”

    许易道,“荒芜边界到底有什么吸引人?”

    张方道,“继续向上的机会。”

    许易怔住了,“难道四大洲的地仙,也被封住了前路?”

    他已经受够了这种不停换地方的修炼模式。

    张方冷笑道,“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应该是草根出生,资料还显示说,你可能是界子。若真的是界子,应该能明白一个道理。资源永远是有限的,而绝顶的资源的掌控者,没有谁乐意和旁人分享,何况,要参与分享的还是一个世界。”

    “所以,一个个世界,才会有这么多的界限,有的是人为的,有的是造物神奇。说的直白些,即便造物主不干,自然也有人会去设定边界。就好像当初的西洲和东洲对北洲设下的边界。”

    张方此话,对许易简直如醍醐灌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