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二百一十九章 妄人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

    同样心情凌乱的还有瞿明通。

    眼前的局势,让他烦心。

    当然,他绝没有认可宫绣画。

    即便宫绣画陡然弄出如斯阵仗,但和曲飞扬同样不在一个层次上。

    何况,他的立场已经明朗,岂能随意转换。

    他烦心的是,本来就是踩死一只蚂蚁的事,如今蚂蚁变成了大象,收拾起来,花费的代价较之先前,实在大了太多。

    不过再是困难,也不能退缩,不然曲飞扬处,如何交待?

    不管怎么说,一个四级星吏也远远比不上一位未来的路尊少主。

    可该如何破局,将危害降低到最低,却还需要细细筹谋。

    毕竟,余长老和孟天都在,硬干多半要出问题。

    “飞扬,你看眼下之事如何办,不如待这些人散去后,我再让颖颖随你去?”

    思虑再三,瞿明通觉得还是要折中而行。

    曲飞扬却未及时回答。

    事实上,事到如今,他已经犹豫了。

    瞿颖于他,不过是玩物一件,有,可;无,亦可。

    踩死一只蝼蚁,夺美人在怀,自然是美事。

    可一旦代价太大,那就不值得了。

    孟天,他并不忌惮,但余长老居然带着剑南路路尊的诏书来了,那他的压力就大了。

    他老子如今只是公爵,有继承一路大权的征兆,但到底不曾正位。

    若是为了区区一个玩物,得罪剑南路路尊,这笔买卖未免太不划算。

    思虑片刻,他正待开言,忽的,又有数人自南而来,瞬息到得近前。

    曲飞扬和瞿明通对视一眼,双双迎上前去。

    当先那人身量雄伟,气度俨然,正是宋国公曲山河。

    待曲飞扬和瞿明通和曲山河见罢礼,场中无人不知来的是宋国公。

    当下,余家长老和孟天,皆前来见礼。

    宋国公到底是堂堂一路副尊,身份尊贵,自无人敢怠慢。

    宋国公一一回礼,着重对余长老言道,要他千万记着代为向余路尊问好。

    明面上揖让有礼,宋国公却弄不明白,眼前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到此来,是通过法器定位,知晓爱子曲飞扬在此,恰巧他此次搭上了身份尊贵的大人物,想要带着曲飞扬一起见见,也好混个脸熟。

    却没想到眼前的场面,却是热闹中带着些不寻常。

    曲飞扬知晓其父的秉性和能力,当下壮着胆子将前因后果道出。

    宋国公气得恨不能立时咆哮出声。

    这叫什么事儿,为了一个女子,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关键是闹得这般灰头土脸,众目睽睽,此事一旦没有个妥善结果,必将传扬开去,他堂堂宋国公面子何在?

    “明通兄,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家女郎,可是许给了我曲家,如今怎的与旁人成亲,一女两嫁,岂有这般道理?”

    宋国公干脆将事情捅开。

    不如此,他又怎好借着瞿明通之手,将局面扳过来。

    瞿明通连连作揖,“误会,天大误会,舍弟不知轻重,办下此等错事,好在让我及时止住,还可挽回,还可挽回……”

    宋国公微笑道,“你看着办,对了,还有一位尊客的客人,不得不让明通你知晓。”

    话至此处,宋国公声音陡然高昂,指着一位锦袍男子朗声道,“这位便是掌管圣族内廷的内廷使孔璋孔大人。”

    此话一出,满场无不震撼,如果是路庭是高山的话,那圣族就是群山拱卫的神灵。

    内廷使是何等尊贵的职位,地位远超一路路尊。

    谁也没有想到,如此伟大人物会降临在如此偏僻之壤。

    瞿明通更是激动得神魂震颤,指着宫绣画道,“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别怪瞿某不客气。”

    宋国公连内廷使大人都攀上了,他瞿明通还怕什么,只想千方百计抱紧了宋国公的大腿。

    孔璋很满意众人的反应,这种众星捧月,接受对方发自心底的敬仰和畏惧的感觉,十分不错,不枉他远离圣辉城那十分之地,到这下界一番游走。

    宋国公笑道,“明通啊,小儿辈的事,自有旁人料理,内廷使大人光降淮西,岂能如此减慢。”

    “是是……”

    瞿明通迭声应道,便谏言道旁的地方,重整宴席。

    “不必了,就在此处吧,佳山佳水,还有盛装佳人,很好。”

    孔璋轻轻摆手,淡然吩咐道。

    换个地方?亏这帮迂腐的家伙想的出来。我孔某人岂是为了吃吃喝喝,难得有如此场面,自该万众来朝,大享敬仰。

    孔璋吩咐的话,在瞿明通听来就是圣旨,他根本不管此地乃是宫绣画的别业,当即便喧宾夺主地布置开了。

    孔璋的威风,横扫一切,众人根本无法想象,如此顶天的人物会是怎样风姿。

    待听说瞿明通要征用此地,便连此间的主人宫绣画,也无法道出“反对”二字,只暗暗打定主意,择机寻个空档,和瞿颖一道远走高飞便是。

    无须谁催促,很快围堵在门前的宫绣画等人,便主动让开了一片空地,独独一人纹丝不动,立在场中,分外夺目。

    “许兄,速退,事不可为,不必强求,宫某已极承情。”

    宫绣画大惊,慌忙传出心念。

    立着的那人正是许易,宫绣画熟悉许易的为人,生怕这位一时激愤,落得个万劫不复。

    “大胆!还不滚开!”

    正指挥门客铺设鲜红地毯的瞿明通,勃然大怒。

    许易微笑道,“此地是宫家别业,某来宫家贺客,明通兄和山河兄当真要雀占鸠巢,为这小小孔璋充鹰作犬,可笑可笑。”

    此话一出,简直如霹雳横天。

    瞬息,满场众人皆屏住了呼吸,宫绣画满面惨白,伸出的手,似要阻拦许易,最终紧握又松开,似乎要抓住许易行将失去的性命。

    “大胆狗贼!”

    “找死!”

    瞿明通和宋国公同时爆了,恨不得生吞了许易。

    侮辱他们二人,尚且是必死之罪,竟敢连堂堂内廷使大人一并扫入,简直百死莫赎。

    若非孔璋未曾发话,二人早就出手了,怎肯容人这狂悖的妄人站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