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二百一十三章 秘传
    许易是真不敢杀三圣子,阴杀是一回事,明目张胆地杀又是一回事儿,众目睽睽,即便是赌斗,他干掉了三圣子,圣族会干休?必定是源源不绝的追杀。

    反过来,三圣子用赌斗干掉了自己,朱掌教绝不会倾东华仙门之力,来诛杀三圣子。

    说到底,他和三圣子的身份地位悬殊,再一个圣族,是以血缘为纽带,论凝聚力天然就强过仙门。

    许易就像个奸猾的商人,看得很明白,这场战斗,他杀掉三圣子,代价很大,根本不够回本。

    他要获得最大利润,自然要计算好精准的点位。

    “这家伙是真精,猴精。”

    冲虚子向朱掌教传心念道,由衷地赞叹。

    朱掌教并不回话,冲虚子接着传心念道,“怎么,被那小子说中了,你觉得对不住人家?人家说得本来就是实话,身份地位使然,门派和圣庭不同,他能有这个见识,你应该高兴。”

    朱掌教传心念道,“什么见识?不过是一孔之见,老夫在此,岂会让他丢了性命,一蠢货尔!”

    三圣子长啸一声道,“任你巧舌如簧,能杀你时,孔某也绝不会留手,至于你说的胜利,无须洞见内脏,你若能在孔某身上开个孔,便算你赢。”

    “很好。”

    许易微笑点头,催动神念将一枚须弥戒送入朱掌教手中。

    三圣子顿时眉心急跳,怒视着许易,冷哼道,“姓王的,你当真只会这些旁门左道?”

    他接下这场比斗,为的可不单单是要许易的性命,羊脂玉净瓶才是第一紧要之物。

    临战之前,许易将羊脂玉净瓶转移给了朱掌教,他怎能干休?

    许易道,“圣子兄,你的事儿可不是一般的多,婆婆妈妈,磨磨唧唧,你到底想干什么?”

    三圣子冷道,“你少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我之战,既关生死,又关至宝,你临战将那宝瓶转送朱掌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朱掌教这才明白许易打的什么主意,他真有些哭笑不得,惯因他掌中的须弥戒,除了一堆杂技杂八的东西,哪里有什么珍宝。

    “滑头到了这等地步,恐怕再不能视之为小聪明。”

    朱掌教忍不住暗赞。

    许易冷笑道,“既然是赌斗,假若我胜了,又能得到什么?圣子兄,我说过不要你的性命,难道还指望得到你的须弥戒不成?不公平的比斗,王某可不答应。”

    “宝瓶本来就是老子的!”

    家教如三圣子,此刻,也终于忍不住被许易气得爆了粗口。

    “笑话!作为一名修士,你说出此等话,不觉得羞耻么?莫非圣子兄这辈子就没杀过敌人,得到过敌人的须弥戒,难道哪个敌人的亲属找来了,要索要回须弥戒,圣子兄会以为合情合理?”

    许大魔头岂会无利而斗,此战注定要不了三圣子的性命,别的方面,总要找补找补。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三圣子只觉这人像块烂泥,沾上就呕心,难缠到了极点。

    “没什么,就是对圣族特有的真元五转后的点元秘法感兴趣,不知圣子可敢以此法赌斗赢回宝瓶。”

    许易对三圣子的须弥戒没兴趣,却对那个秘法情有独钟。

    虽说他已打定主意,入幽暗深渊一探,最好在彼处培育大量的火系天元种子,靠着堆天元种子的数量,来达到点元。

    但既然有机会获取圣族秘法,哪怕是万一的机会,他也乐意一试。

    岂料,他话才出口,孔家三人简直炸了锅。

    “竖子找死!”

    “混账无礼!”

    “真是贼子,大逆不道的贼子,连我圣族核心秘法,你也敢惦记,死不足惜。”

    三圣子目眦欲裂,恨不能平吞了许易。

    许易面不改色地道,“圣子兄这般作态,是故意避战,还是对自己信心不足,你若自恃必胜,何虑我提任何条件。你若是无胆应战,王某也无话可说,只一句,宝瓶的主意,你就不要打了。”

    三圣子只觉胸口一阵阵闷腾,气血翻涌得几乎要脱出掌控。

    “答应他,速速处死此獠。”

    沉静如孔沧澜,几百岁的年纪了,都不知怒气为何了,这会儿也被许易气得心海翻浪。

    “为策万全,还是让此子先立誓约,秘法不可外传,不可遗漏。”

    孔东阁传出心念。

    三圣子怒极,“四伯认为我会输?”

    孔东阁传心念道,“既是赌斗,岂有必赢之战,此子如此奸猾,岂是无能之辈。如今连我都看不清他到底是故意激将好避战,还是将计就计,无论如何,逢战做最坏打算,总不会错,三叔以为然否?”

    孔沧澜沉默片刻,传心念道,“不管如何,秘传绝不能外流。此场比斗虽是你小三的私事,但秘传却是族宝,由不得你轻掷,若要比斗,速速立约,若是不比,随我和你四伯离开便是。”

    事关重大,孔沧澜和孔东阁绝不能任由三圣子自专。

    三圣子咬牙切齿,“便由叔祖和伯父做主,某必将此獠碎尸万段。”

    孔沧澜朗声道,“王小友之请,我们应下了,可战了。”

    孔沧澜话音方落,许易掌中现出羊脂玉净瓶,随即,他直直遁入海中。

    三圣子怒喝道,“若还是这般追追逃逃,算得什么对战,鼠辈只此技尔?”

    许易冷喝道,“便以某身为中心,若出了方圆十里的圈子,便算王某输了。”

    “好个贼子,哪里走!”

    三圣子怒喝一声,神意放出,以许易为中心,方圆十里尽数被笼罩,神意到处,除却许易外,无数鱼虾化作齑粉,所有的可疑石土也尽数破碎。

    吃过许易的亏了,三圣子对那该死的极水珠防备到了极点。

    他神意无敌,许易只取方圆十里作为战场,他神意则能轻松笼罩全场,神意一放,简直将整片战场扫成了真空。

    随即,三圣子投入海中,斑斓诀展开,身如游鱼,电闪一般朝许易迫去。

    以方圆十里为界,他的高妙身法,立时便有了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