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九十章 一死一寒
    就好比,按照三五七剑的理论推导,七千剑之上,还有三万剑,但要修成三万剑,按功法走,已非人力所能为之。

    所以,注定只会存在于理论。

    此刻,王千秋激发的那一剑气冲霄汉,形已不似三五七剑,但剑气才发,陈辽和谢武立时认了出来,那强烈内陷的剑气,分明就源自三五七剑。

    而这王千秋衍发七千剑的速度,竟还超过了陈辽的三千剑,如此可怖的剑气,需要丰沛绝伦的真元,竟然瞬发。

    可这怎么可能!

    谢武茫然。

    陈辽胆寒。

    相比谢武,亲身经历许易那一剑,陈辽才识得可怕,连他这具花费无数心力在紫域猎取无数天魔尸骸,请丹尊大能练就的天魔铠都无法彻底防御,而使自己受伤,这简直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众人反应,说来话长,实则刹那。

    就在众人念头方闪之际,许易第二剑,第三剑又接连荡出。

    如此丰沛霸道的巨剑面前,陈辽根本就没有还手的能力,整个人被剑气劈得满天乱飞。

    “紫府,紫府,这可是紫府府君啊,怎能如此,怎能如此……”

    白胡子长老不禁喃喃低语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他身份颇高,接受的消息,自与旁人不同,今次,他吐出了一部分,还有许多不曾吐出。

    事实上,仙门给紫府府君的定义极高,乃是仙门的核心战力,每一名紫府府君能有和真丹强者周旋的能力,当然,周旋两个字有些讨巧。

    但介绍时,第一副掌教说得很明确,紫府府君拥有和假丹强者对抗的实力。

    可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幕是什么?幻象么?

    紫府府君被一个还未点元的家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这……

    白胡子长老脑海中乱糟糟一团,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心海中固有了近百年的某些观念,在一寸寸崩塌。

    “王千秋,本尊必要将你碎尸万段。”

    陈辽发出凄厉地嘶吼,整个人好似在狂风暴雨中飘腾的浮萍。

    绿色的天魔铠依旧低沉的呜哑,陈辽面色惨白,却不再有鲜血飚射,不住往口中倾倒着疗伤的丹药。

    七千剑的攻击如狂风暴雨,他暂时无法相抗,好在天魔铠的防御无敌,陈辽潜心死守,锋锐如七千剑暂时也无法将他重创。

    此刻,陈辽心中淤积了千万怒火,恨不能把天烧透。

    他堂堂紫府府君,竟被一个未曾点元的混账,打成这副模样,不管战后,是什么结果,他陈某人必将沦为笑柄。

    强压着无穷的怨念,陈辽苦苦咬牙坚持着。

    他在等待,等待许易疲乏。

    以如此猛烈的剑气攻击,谁也无法恒久的坚持,他只需等待,等待许易自败便可。

    可一转眼,许易已经轰出十余剑了。

    按他的推测,许易至多轰出三剑。可如今十余剑后,许易攻势依旧不绝,这已经超乎常理了。

    “不好,他是无量之海!”

    谢武怒声喝道。

    此等消息,正是他通过白胡子长老处问得。

    当初,许易名震东华仙门,无量之海便广为人知。

    此刻,见得许易如此夸张的剑势,谢武惊觉不对劲,传心念问白胡子长老,竟得出如此答案。

    谢武明知陈辽打的什么主意,可遭遇了无量之海,陈辽若还持这个主意,那可真是自寻死路了。

    谢武呼喝声传入耳来,陈辽心神剧震,一个不慎,被狂霸的剑气扫中,喷出一口鲜血来。

    他心中憋闷到了极点,遇上了修成七千剑的妖孽不说,竟还同时遇上了无量之海。

    先手一失,此刻,完全落入被动挨打的局面,长此下去,弄不好真就败在这该死贼囚手中。

    至此,陈辽依旧没意识到,许易要的乃是他的性命。

    滴滴……

    终于天魔铠传来一阵阵锋锐的鸣啸,一声猛似一声,这分明是重创之下,天魔铠有了崩坏的征兆。

    “谢兄助我!”

    危急之际,陈辽终于放下全部的矜持,狂喝出口。

    谢武心中一颤,却还是出手了。

    今日之战传扬出去,自己和陈辽注定是丑角。

    可再是不堪,他也决不能坐视陈辽败在许易手中。

    一柄三尺长的雪色宝剑,持在谢武掌中,如龙狂舞。

    宝剑洒出一片烂银光芒,光芒疯狂的汇聚。

    伴随着光环的汇聚,天空阴线道道紫电青霜。

    轰隆一声,银光消散,一道紫褐色的巨蟒,自天空扑下,直射许易。

    早在许易和陈辽交战之初,众人便各自腾开数百丈。

    当谢武激发的紫褐色巨蟒,扑中许易,以许易为圆心,方圆三百丈的空气,陡然沸腾了。

    狂暴的金属风暴,将周遭的空气都炼成紫色。

    “金雷风暴,金雷风暴,天下竟有人练成此等神功。”

    “传说中本门最厉害的金系神通,名不虚传。”

    “不好,陈府君死了,陈府君死了!”

    “啊呀呀……陈府君竟被金雷风暴炼死了!”

    “………………”

    场上的气氛好似开了锅的水,惊呼声,呐喊声,响彻一片。

    此刻,满场掀起的巨大烟尘还不曾散尽,一众强大修士的强悍神念,已清晰地捕捉到了战果。

    陈辽竟尸骨无存,死在了风暴中。

    那让人永远无法看透的王梅花,依旧让人看不到他的极限。

    此刻,王梅花所立之处,正是金雷风暴轰击前所立的位置,竟似半点也不曾挪动。

    除了一身青衫焕然一新,乃是新换,丝毫不见任何变化,似乎那威力绝伦的金雷风暴根本不曾发生一般。

    谢武呆若木鸡,怔怔盯着许易,一言不发。

    他心中的震撼,真的怎么也无法形容,良久,才指着曹长老道,“你可看清了,他竟敢杀了陈辽,杀了紫府府君,如此大罪,该如何论处。”

    相比猛烈的震撼,他心中的慌乱来得也如海摧山。

    他既不敢相信,陈辽真个就死在了眼前,也无法理解眼前的许易。

    这个人就好似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有的修行常识和桎梏,都在这人面前被打作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