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六十章 慕兄
    ()    许易心知这必定是肉身崩溃的先兆,需得想办法迅速弥补,好在此法,在那篇得自不死老人的玉简,详有论述,所缺的只是一些材料。

    当下他不再耽搁,腾身而出,化作一道虚影,狂飙急掠而去。

    半个时辰后,他进入一座城池,选了一家经营传送阵的商会,阔步行了进去。

    亥时刻,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剑南路淮西府的府治所在,霸邺城。

    然则此刻,许易又变化了面目,化做了一位样貌朴实的汉子,精气完足,气势外放,俨然一名阴尊强者。

    许易在大越城耗费了将近一个时辰,便又乘传送阵离开,一日之后,他到达了混乱星海。

    因着持了慕光明赐予的令牌,一路畅通无阻,他没去别处,径直去了赏宫殿后院的那座建在悬崖上的古色古香的庭院。

    还在那珠巨大黄龙树下石桌旁坐了,自须弥戒取出茶具、火炉、青果皮炭、无根泉水,不紧不慢的燃起炭火,烹煮起了香茗,又置了四色点心,迎着温暖的林风,沐浴着斜阳,许易开始享受这片刻的美好时光。

    越是修行,他越是害怕失去本性,故而,对生活上的细枝末节,追求的倒比原来还多了。

    便拿这引火烹茶来说,他只需动下念头,便能做好的事,他却选择了按部就班,亲力亲为。

    大青的铜壶才被袅袅的烟气顶的不住腾起,许易念头一动,便听到爽朗的声音传来。

    “哈哈,有道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看来慕某果然转运了,一来就赶上好会了。”

    话音未落,他人已到了亭,在许易对面坐下,提起已被水汽不停冲抵着壶盖发出嗡嗡响声的大青壶,往茶具注入沸水,水方将龙形一般的青色茶叶冲得漂浮起来,立时袅袅的茶香,四散弥漫开来。

    慕光明深吸一口气,随即满目陶然,也不多话,端起茶盏,满饮一口,回味再,方赞道“好茶,端的是好茶,若我所料不错,这恐怕是云家五指奇峰上那两株抱母茶所出的经典龙舌兰。看来,你这家伙这一回劫到的好玩意不少,不行不行,我不能多说,可不能让这龙舌兰的灵气放出。”

    说完,便闭了嘴,微微合上眼目,似乎陷入了沉醉。

    许易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他全部的心神都放在口齿上,那一缕茶水才触碰到舌尖,便炸开了千万颗味蕾,袅袅的灵气、徐徐的茶香在唇齿、喉舌之间,如旋舞一般,不停的萦绕,带来无与伦比的触觉、味觉和心灵上的感受。

    足足过了数十息,那奇妙的感受,才方淡去。

    “好茶。”

    许易慢了十拍才赞叹出声。

    这盒茶叶乃是他得自云家某位长老的须弥戒,见这茶叶被纯玉色的盒子珍而重之的封存,他便知晓品相绝对不差,未曾想到这茶叶竟如此有名,连慕光明都知晓。

    “好茶是好茶,惜乎从今往后再难得之。五指奇峰化作焦土,那两颗抱母茶树也定已灰飞烟灭,你这盒龙舌兰已成孤品,放上十年八年,拿去竞拍,估计能拍得天价。”

    慕光明搁下茶盏,含笑说道。

    许易道“消息传的够快,连远隔百万里的混乱星海都知晓了。”

    慕光明盯着他,端详了足有十数息,直端详得许易心里发毛。

    许易瞪眼道“你盯着我作甚,莫非我脸上生出花朵来?”

    慕光明啧啧道“我是想看看你这家伙是不是哪里藏了另外的两头两臂。你也不想想,你做出的乱子,有多么轰动。堂堂云家,核心力量被你连根拔起,祖陵被你推倒。在这承平时节,这等消息要不轰传天下,那才怪了。”

    “于今,普天之下,谁人不知,堂堂王族云家,被你以一人之力,几乎灭掉。此等惊世骇俗之事,必将载于武史,你这家伙也少不得名垂万古,唯一可惜的是,你的身份无人知晓,不能以真实名姓显耀后世。即便落于武史,料来也不过是混乱星海使者六字,如此说来,我混乱星海反倒是沾了你的光,跟着在史册上留名一把。”

    许易摆摆道“先生夸赞太过。”

    慕光明道“先生之称,到此便终了吧,你如今的修为,虽与我差相仿佛,但论战力,便是我也望尘莫及。修行路上,一山还比一山高,除非行过叩拜之礼的传道授业恩师,一旦定下师徒名份,便无可更改。”

    “其余的人际礼数却是随着修行的进步,而不断发生变化。昔年,我初见你时,你还是凝液期小辈,今日再见,你做下的事业、修为实力,都已在我之上,今后你我便兄弟相称。慕某只渴盼,有朝一日再见你时,千万不要以前辈二字相呼之。”

    许易沉吟片刻,也不矫情,当即改口道“慕兄以一己之力统领混乱星海,傲立于圣庭之外,单是这份统领全局的能力,便是许某望尘莫及的。至于修行,慕兄见的只是表面,我有自家苦楚,却难以对人言。”

    慕光明点点头,说道“修行一事,各有各难。不过,你的修行进步之速,已经超出了诡异二字所能形容的界限。至于你说的统领全局的能力,其实不过是权谋变的一种,单论权谋变,我又何及得上你。”

    许易方要自谦,慕光明指了指茶杯,示意他续茶,便自说道“单说你此次赴玉浮宫观礼之事,适才你说侥幸,可这世上哪里有侥幸。旁人不知晓,我还不知晓?你此去根本就是为了吟秋,只盼着她能安然顺利嫁得如意郎君,却根本不曾料想出了变故,你才暴起救人。”

    “当时的场面,换作是我,也只能抢了人便跑,能逃的了一时,却终归逃不了一世,最终难逃被云、余两家大锁天下,经受围攻而亡。而你处理的方式,却堪称惊艳,始终不与云余两家正面冲突,一举抓住了圣使这个关键点,破开了死局,一番纵横捭阖后,将云、余两家拖入堂堂之战之,明刀明枪的对战,免去了被合围的灾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