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四十一章 瞬灭
    就在云十四长老传出心念安抚十三长老之际,二人下方的碧波潭中,陡然有了动静。

    三人赶忙屏住呼吸,却见一人缓缓的浮出水面,四下张望,随即身形快比闪电的朝斜后方的山腹中飘去。

    虽在数百丈高空,透过云层,三人的目力却清晰的看清了那人的相貌,不是那该死的青面汉子,又是何人!

    三人强压住心头的激动,展开身形奋力朝那处追去。

    于此同时,云十四长老取出一枚玉珏,滴入鲜血催入神念,玉珏顿时变了颜色,为保证一切都在静默中进行,此正是约定的传讯秘法。

    不过十数息,三人便追上并发现许易朝西侧山腹之中的一座洞窟遁去。

    “鱼入网,鸟入笼,此正绝妙时机,一道奇符下去,必定要收了这贼子的性命。”云十三长老传出心念,极为兴奋。

    云十四长老亦然知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消息已然放出,后续大部队必定会陆续赶至。

    和自己同一小队的老十五他们,更是只分布在十余里外,十数息内,必定尽数赶至。

    其余大部队,也当在半盏茶的工夫,能赶过来。

    如此一来,即便此番攻击无果,后撤料也非难事。

    计较已定,三人朝那洞窟狂飙而去,才至洞窟前百余丈,又有三人急急朝这方腾来,正是和他们同一小组=队的云家十五族老三人。

    而这一幕幕,同样精准而清晰地显现在玉浮宫中的那巨大光屏上,沉默许久的玉浮宫顿如惊雷一般爆开。

    见得云家众人合力围猎许易,而许易浑然不知,圣使、岳子陵、云中歌三人的一颗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

    身为阳尊强者的他们很清楚,适逢对战,“以暗击明,抢占先机”有多么的重要。

    吟秋郡主早已紧张的咬破了嘴唇,双掌关节已捏得发白。

    待见的云十五长老三人汇合而来,已成六大强者合力偷袭许易的局面,她眼前一花,身子一软,便要摔倒。

    秦清扫出一道神念将她稳稳托住,宽慰道“无需担心,这家伙没那么容易死,他可是奸诈如积年老鬼,谁有事,他都不会有事。放心吧,若我所料不错,云家这波人快要倒霉了。”

    因的圣使取出了界障珠,传音和心念都在这一片区域被隔绝。

    故而,秦清这番话乃是平常道出,只将声音压得极低。

    此刻,场间上千人窃窃私语,各持己论,各有点评,嘈嘈切切,一片嗡嗡。

    秦清的这番话淹没在众声之中,除却郑世子、苏郡主、尤郡公等人外,无人关注,

    她话音方落,郑世子,苏郡主,尤郡公等人明显生出了兴趣

    众人与她交往时间虽短,却知晓这位秦仙子沉稳冷静,话不多,然每出必有中,从不曾浪语。

    此刻,作如此点评,必定有其独到见解。

    苏郡主急声道“姐姐看出了什么?快说于我听。”

    话至此处,声音又压低几分,“云家这帮人,好不知羞,以众凌寡,那一寸相思可不要因此吃亏才好。”

    苏郡主本来对许易的印象就不错,再见得此人于殿上纵横捭阖,机锋百出,几乎是从云余两家的夹缝中为多情可怜的吟秋郡主挣得了一条生路。

    她与吟秋郡主身份相近,感同身受之下,难免对许易生出好感。

    苏郡主话罢,郑世子等人皆投来好奇的目光,显然他们都很期待秦清的答案。

    秦清道“若真要我说,我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只能说是一种感觉。当然,感觉也有诱发点,你们不觉得这人从湖底蹿出的时间太过巧合了吗?”

    尤郡公道“这怎是巧合,云家众人漫山遍野寻了他半个时辰,总有撞见他的时候。若按仙子的理解,在这半个时辰之内,任何一次遇见,都可以解释为巧合。”

    秦清摇头道“所以我说了,此事我也论不出一二三来,只能说这是一种感觉,不信你们看。”

    秦清话音方落,巨大的光屏之上,异变再起。

    云家十三族老六人,才在洞窟前聚齐,正商议着攻击办法,一道金芒从洞窟中射出,正中云家十四族老脖颈前的一点朱砂印记。

    惊变骤发,没有人能回过神来。

    下一瞬,那金芒再闪,又刺中了云家十五长老脖颈前的那点朱砂。

    两枚朱砂才将爆开,六人所立之地,顿时化作一片火海。惨呼之声才将暴出,金芒跳跃于火海之中,连续闪过,六颗头颅瞬息爆开。

    下一瞬,玉浮宫中巨大光屏上的一块画面彻底黑暗。

    郑世子、尤郡公、苏郡主等人死死盯着秦清,如观鬼魅。谁也没想到,秦清所谓的感觉,竟会以如此的方式得到应验。

    满场顿时发出铺天盖地的惊哗,圣使更是来不及掩藏自己内心深处的喜悦和激动,竟跳跃起身来。岳子陵瘫坐在地,满头大汗,神情却前所未有的放松,整个人如从地狱中爬出来一般。

    云中歌的面上,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时而叹息,时而又现出纠结,巴掌大的脸上似乎正上映着人间的悲喜剧。

    哇呀一声,云二长老当堂喷出一口血来。乌黑发亮闪烁着智慧光芒的一对眸子,瞬间充血,狰狞的面目似要择人而噬。眼前的一幕,给他的打击实在太过沉重,他既不能理解,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简直要击碎了他的认知,击碎了他固有的世界观。

    便在这时,一名红袍侍者疾步匆匆的奔进殿来,仓皇道“启禀二祖,十三、十四、十五三位长老的命魂牌破碎,青木卫、金城卫、苍鹰卫三名内卫大人的命魂牌也爆碎。”

    闻听呼喊,云二长老已阴沉的脸上,冷峻得快要滴下水来,他阴冷的盯了来报随侍一眼,大手探出,一波火球暴出,正中红衣侍者,一击之下,红衣侍者竟凭空蒸发,只剩了一枚须弥戒,跌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叮叮当当。

    命牌破裂意味着身死道消,连神魂也从这片天地消归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