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一百五十二章 塑矛
    许易道,“若依仗符术,阴尊之境,有无挑战阳尊的可能?”

    慕光明道,“这不可能,阳尊之下,皆为蝼蚁。当然,我认为你会是个例外。”

    “为何?”许易微微皱眉。

    慕光明道,“就因为你的四阶神念。阳尊之下,皆为蝼蚁,说的事,阳尊以下,根本无法抗住阳尊强者激发出的神念攻击,你则不然,四阶神念,已十分强大。借助奇符,不说战胜,自保应当无虞。”

    许易道,“前辈夸赞太过了。敢问前辈,成就阳尊之后,又该如何修行,今后的路又该怎么走?北境圣庭最绝顶的人物,又是何等修为?真的有修成仙人,长生不死的存在么?”

    慕光明怔怔看着许易,良久,方道,“若我开宗立派,必当录你这等弟子,很多人修行,只顾近前,而忘远瞻,乱花迷眼,误入歧途者,比比皆是,从你问的这些问题,我便知你之志向。慕某当年若如你罢了,罢了,还是言归正传吧。”

    “成就阳尊后,继续修行,积累真元,增强法力,真元五转后,便是引魂成丹,踏破玄关,成就真正的真人之位。其中过程,漫漫而远,慕某此生恐怕无法达成真人之位了。”

    “北境圣庭的最强者到底是何等修为,我不敢妄自揣测,但归德路的那位假王爷,如今应该有真元四转的修为。至于修仙得道,长生不死,无不敢断言,但大大延长寿命,却是可能的。”

    “修成阳尊境,寿元有三百,真元没增一转,便加寿百年。修行越是精进,寿数自然越高。那位假王爷,如今寿数也不到八十。其实修行一途,天资和底蕴,真的太过重要。阳尊之内,一个人的成就,往往头五十年,便能看出。若是五十年内,还不能突破,其后的岁月,只不过是上天因其修行,而赐下的赏赐,再想突破,千难万难。”

    “你如今的成就,眼下的寿数,应该还不到四十吧。”

    许易抱拳道,“许某虚度光阴二十秋。”

    慕光明愕然,双目之中精光湛然,忽的,仰天笑道,“好一个虚度光阴二十秋,哈哈,若你是虚度,何人不是虚度。好好,你这般天资,他日成就不可限量,想必慕某有生之年,当能看到你横压四方。”

    许易道,“前辈过誉了,晚辈有自知之明,当今的修行界,没有传承,几乎步履维艰,我这等无根无据之人,倘若贸然加入门派,也只会沦为低阶打手,拜入世家,顶天也就是一名高级奴仆。想要迎风而上,恐怕也只有自己不断寻觅机缘了。”

    慕光明点头道,“你有如此的清醒认识,已胜过旁人多多。况且,你在如此条件下,尚能有如此成就,已是天眷。今后自有际遇,又何必忧虑。”

    许易道,“多谢前辈宽慰,晚辈自当奋发向上。敢问前辈如今修得真元几转?”

    慕光明怔了怔,笑道,“探我的底细?无妨,说了,对你我有问必答。慕某只修得真元三转,此生恐怕难有精进。”

    眼见许易还要开口,慕光明哑然笑道,“罢了,免得你问个没完,我这里有个小册子,是平日心得积累,关于真元之事,这上面大概都有,你想问的,上面应该也能找到。你若还有问题,还是换个方向吧,不然,以你的脑筋,问到日落西山,恐怕也不会有穷尽。”说罢,将一个册子抛入许易怀中。

    许易接过册子,收入须弥戒,郑重道谢罢,说道,“既然如此,晚辈再讨教最后一个问题吧。”

    他当然理解慕光明的这个动作,隐晦地表达着不耐烦,与此同时,他也看出来,慕光明是个重承诺的人,说出来的话,定然做到。

    慕光明微微一笑,很满意许易的悟性,“且说来。”

    当下,许易便将他修炼天矛术,始终失败之事,对慕光明讲了。

    “四阶神念,颗粒感?”

    慕光明沉吟片刻,忽道,“莫非你这天矛术,借鉴了云家的绝学?”

    许易大惊,“前辈了解云家?”

    慕光明微微一笑,“我大概明白了,你这天矛术为何失败了。道理很简单,云家的核心子弟,往往会借住开灵丹,提升真灵圈的品级,从而提升神念的层级,再配合家传绝学,自然威力无穷。”

    “因为神念越强,就越是凝稠,而云家的绝学,更有增强神念凝稠之效,从而提升威能。偏生你修出了四阶神念,神念已极为凝稠,再辅以云家的绝学,竟生出了颗粒感。偏偏便是这种颗粒感坏了事,你想,一块泥巴能够塑形,一堆沙子,又如何塑形?”

    许易有些气馁,“如此说来,此难题便无解了?”

    慕光明道,“除非你领悟天地真意,或者天地间的道理,试想,阳尊强者的神念何等凝稠,照样可以千变万化攻敌,不过是因为神魂领悟了天地间的一缕道理。足以包裹,维持神念。”

    “天地道理,意境算不算!”

    许易脱口而出。

    慕光明道,“意境自然是算的,欢乐之意,哀伤之意,怨憎之意,无不是天地间的真意,自然是算。怎么,你还曾领悟了意境之妙?”

    许易念头一动,一道尺寸长短的纯白尖矛,于空中显现,眼见纯白尖矛便要崩碎,一道若有若无的哀伤之意,朝尖矛席卷而来,顿时,矛身稳固,矛锋愈利。

    许易催动天矛术,那柄细矛,直朝西北墙角扎去。

    慕光明随手一指,四道土墙,拔地而起,正将白矛团团围住。

    许易一掐法诀,白矛直直撞在南面的那座土墙,土墙瞬间崩碎,白矛破土而出,消归无形。

    慕光明满目俱是震惊,“好一个天矛术,好一个至哀之意,竟能破了我的法术,了不起,了不起。”

    许易不解道,“不过是冲破一道土墙,前辈太过赞誉。”

    慕光明笑道,“哪里是普通土墙,也罢,留个悬念,等你跨入阳尊境后,再细细领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