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八十五章 再见秦长老
    许易才回来,方掌事便和赵无量迎了过来,许易止住二人,对乌衣中年道,“古兄且在这冷阳峰静候数人,许某必定兑现承诺。”

    乌衣中年抬手冲许易一礼,径自去了。

    方掌事和赵无量前来,并无重要事。

    一个汇报了自幽暗禁地回归后,近五百感魂中期门徒的安顿情况。

    一个也是来汇报门中运转情况,包括分管的几个城池的税入情况。

    许易耐着性子听完,赵无量又汇报了晏姿的情况。

    言说,晏姿凝结煞气的进展极为顺利,最终成功凝结了水罡之煞,正在巩固境界。

    许易这才来了精神,吩咐赵无量做好副掌门修行的后勤工作,又勉励几句,赵无量告退。

    随即,方掌事将一枚阵盘还给许易,正是那枚轮转大衍阵,当初,许易交给他,以备不时之需,却到底没有用上。

    许易接过,吩咐方掌事这几日负责安顿好乌衣中年,又闲聊几句,他便急急朝岁寒山赶去,哪里是掌纪司的总堂,三位副司座的办公衙门,皆设在岁寒山的数座俊秀山峰上。

    许易先去拜会了第一副司座韩学道,此来却为销假。

    韩学道在公厅接待了许易,明媚的阳光,照在古色古香的东暖阁内,韩学道笑着和许易说着闲话,意态温和。

    许易却是直接,一枚须弥戒直接放上桌来,“下官此去幽暗禁地,颇有收获,这五千灵石,一点心意,还请韩司座收下。在下初来乍到,为掌纪司惹下不少祸事,全靠韩司座周全,此情,在下铭记于心。”

    韩学道瞬间变色,“这是干什么,使不得,使不得,你我之间,何须如此,支持你,乃是因为你许易秉公执法,我身为主持掌纪司事物的第一副司座,实在是本官份内之事。”

    口上如是说,他心中实在欢喜,五千灵石,多大的一笔孝敬啊,这小子肯定是在幽暗禁地了横财。

    另一方面,他还真怕许易是个官场二愣子,只顾猛冲猛打,说不定把铁面无私的那一套,整到他头上来。

    可眼下所见,分明也是聪明人嘛。

    “心意,下官送到了,韩司座若是不收,便是瞧不起许某。不过许某送出之物,绝不收回,韩司座若是嫌弃,自可丢弃,许某告辞。”

    说罢,许易径自腾身而出。

    韩司座跌足道,“使不得,使不得……”

    待瞧见许易消失不见,一跃而起,抓过须弥戒,滴入鲜血,果见一堆堆的灵石,青光耀目。

    离开韩学道的衙门后,许易又先后去了关宗元和仝破天的衙门,巧儿又巧的事,这两位大人,竟然都在。

    许易自然又一一奉上心意,各自三千枚灵石。

    这个套路,是方掌事事先交待好的,每此的幽暗禁地之行,不管有没有收获,进入幽暗禁地的星吏便是借灵石,也要向上表达心意。

    给三位上司行贿,许易并不反感,而且手笔也下得极重。

    他如今不缺灵石,缺的是人脉,能用灵石解决的事,都不算事。

    果然,三千灵石砸出去,便连对他始终不假颜色的仝破天,脸上的笑容,也动人起来。

    灵石人人爱,谁也不嫌多!

    至于三人中会不会有人借此机会,摆许易一道,许易更是丝毫不担心。

    道理很简单,不管怎么反腐,这北境圣庭的吏治,是烂到骨头里了。

    若是这三位敢来这一手,今后恐怕真得成这淮西的孤家寡人,更是别想谁再向其送礼,谁也怕成为许易第二。

    另一方面,许易谨慎无比,感知时刻探出,根本就没有入彀的可能。

    大把的灵石洒出,他在掌纪司的位置,越稳固。

    关宗元更是有意无意地暗示他,大可以将门派中的人物,报上来,按规定,他如今也是可以举荐门下,以及荫几名吏员的。

    关宗元不提,许易还真就忘了这茬儿,一意识到是该着手奖掖属下了,尤其是方掌事,赵无量,鞍前马后,不辞劳苦,为的是什么,不言自明。

    在三位司座处晃了一圈,许易直接回了寒春岭,才回到他的主事公房。

    赵星,周瑞这对得到消息的活宝,凑上前来,嘘寒问暖,端茶倒水,又卖弄起了马屁功夫。

    许易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听二人汇报着第一科内的情况,待听得如今掌纪司上下办案成风,念头一动,取出界障珠,隔绝内外,便对赵星,周瑞派下了人物。

    二人将胸脯拍得震天响,直言,此事若不办不好,自己卷铺盖,滚出第一科。

    二人风风火火奔出,为他这个主事大人效力去了。

    许易也无心公务,静坐房内,思考着下一步的动向。

    其实,他下一步的动作,无非有两件急务,一个是参加三日后的拍会,请柬方掌事已经与他了。

    一个是通知岑副使,去绿岛见秦长老。

    只是先后顺序,他不得不稍稍思量。

    按道理说,自然是参加完三日后的拍会,再去见秦长老,毕竟秦长老要的三枚中品水灵石,他还没弄到手。

    此时觐见,面上须不好看。

    可他也有顾忌,此刻,他心中关于修行上的疑惑极多,不见秦长老,恐难解开。

    而他又想着,修行上的疑惑开解了,若有修行用的急缺之物,也可借助这次拍会获得。

    他可不想上一趟拍会,就弄回三枚中品水灵石,毕竟这次的拍会,听方掌事说,层次极高,重宝迭出。

    他正犹豫间,腰囊间的传音球有了动静,催开一听,却是岑副使先找了过来。

    如此,他反倒不为难了。

    一炷香,岑副使出现在了寒春岭,待听完了许易的情况后,笑道,“却是巧了,秦长老还有吩咐与你,走吧,秦长老正等着呢。”

    许易大喜,当下,便随岑副使一道朝霸邺城赶去。

    又是一番玄乎其玄后,许易随同岑副使跨过光门,踏上了绿岛,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半柱香后,许易还是在那座竹屋,见到了秦长老,不,听到了秦长老变化莫测的声音。

    这位容貌诡辩,声音莫测的秦长老,这回,干脆就没出现,只传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