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七百八十四 如何战
    “狗贼,去死!”

    姬冽终于爆发了。

    皇玄机等人并不拦阻,实在是太需要有人一试许易的深浅了。

    他们自顾身份,又惜性命,姬冽愿意冲锋陷阵,再好也没有。

    至于什么绝世天才,行将登极的帝王,在众位感魂老祖眼中,比草芥也强得有限。

    姬冽爆发,身形未动,水煞未生,却见他左掌骤然现出一方巴掌大的青铜钟,钟声镌刻着深刻的水纹,右掌击出,道道玄妙波纹顿生,撞击在青铜钟上,那一刹,青铜钟上镌刻的水纹,似乎被激活。

    铮!

    所有人口鼻溢血,便连皇玄机也不例外。

    再下一瞬,皇玄机等人赶紧沉凝心神,抱元守一,死死锁住血脉,不让其随着那古怪音波跳跃。

    那音波古怪至极,即便你封堵了耳膜,却能精准到达你的身体,让你周身欲烦,血气涌涨,便是感魂老祖之尊,仓促之际,亦抵御不得。

    此青铜钟,名唤荡魂钟,乃是姬冽花三年苦工,集皇室之力,调集无数大匠,动用绝大心力,锻造而成(详见672章神通)。

    青铜钟祭炼成功之日,正在大越天子圣寿前夜,彼时冯公公入祭炼室请见,恰逢荡魂钟锻成,密室之外封堵的凤凰石尽皆碎裂。

    凤凰石和等体积的人身等重,换句话说,凤凰石其质地和人体如一。

    此荡魂中的神妙正在此处,旁的音攻利器,要么直入耳膜,要么靠音波震动气波,而此荡魂钟,却掠过此二者,寻孔及入,以玄妙音波,透入浑身毛孔,引起血脉震荡,破碎筋络,挤压脏器,杀人无形。

    青铜钟成,姬冽又多一绝大依仗,正因此物,当日许易虽亮明身份,展现强大实力,姬冽依旧自负胜算在握。

    哪知道,文比之际,许易的掌力威力大得他不得不动用疾风符躲避,这一避开,则彻底避开了整个皇场之战。

    此刻,两人再逢,许易的威风,已能压服众位感魂老祖。

    姬冽不服不忿,更多也来源此荡魂钟。

    在他意识中,诸位感魂老祖小瞧于他,乃是根本不清楚他的全部实力。

    却说,荡魂钟音波荡出,攻击转瞬即倒,许易便有惊天之智,也绝想不到姬冽有此一击。

    当即,一如皇玄机等人,血脉欲沸,口鼻溢血。

    见得许易中招,姬冽纵声大笑,“今日便教天下人知晓,谁是当世第一天才。”

    右掌再震,波纹再生,再度涌入荡魂钟身,振动钟体的水纹,无形音波再度朝许易轰杀而去。

    这次的音波轰杀,却是全部的音波,一丝一缕也不曾外溢。

    适才的无差别攻击,只是姬冽故意展露手段,要一众感魂老祖亲身体味他的实力。

    实力既已展现,他便要全力施为,将许易震成碎肉,方才甘心。

    音波无声无息,所过之处,微风不生,一众感魂老祖却能凭借强大感知,精准捕捉到群集音波的攻击方向。

    就在这时,一众感魂老祖齐齐动了。

    音波攻击的诡异,适才众祖都领教了,此刻,如此强大的音波,齐齐朝许易袭来,胜负只在刹那,许易生死便在顷刻。

    许易若死,其须弥环便是天下第一至宝。

    没有人能忍住不动心。

    说时迟,那时快,一众感魂老祖将动未动,音波已然杀到。

    许易毫无反应,恍若未觉,便是微风掠过,也会带动他的衣角,那强大的无声音波,将他通体笼罩,却连发梢也不曾扬起,好似什么也不曾发生。

    “不可能!”

    姬冽惊声怒吼,眼眶瞪得裂开。

    就在他瞠目之际,一杆纯白的招魂幡,现在许易掌中。

    于此同时,先前还骄阳当空,满堂烈烈的太极殿,瞬间昏暗起来。

    天际,大片的浓墨云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合。

    “法纹,天呐,竟是法纹!”

    “法器,他炼出了法器!”

    “这不可能,他分明才凝液巅峰修为。”

    “两道,不,快三道法纹,此界,此界怎会……”

    乱了,众位老祖的世界凌乱了,精神殿堂在一寸寸崩塌。

    许易掌握招魂幡,心念催动,苍白的面目陡青,招魂幡猛地垂下一道白光,白光流转,正将西北向的道衍卷住。

    下一瞬,道衍消失,只余一身道袍凌空飘飞,若干饰物,叮当落地。

    那枚纯色的须弥环砸落在地,滴溜溜乱转不停。

    轻微的声响,却比九天之上的万千劫雷,一同降落,来得还要震撼。

    道衍死了,纯白招魂幡上,多出的那道泛青的虚影,分明就是道衍的形象。

    道衍死了,论战力,此界第一,绝无他论的强者,就这般死了,无声无息,不曾出得一招,不曾招架瞬息。

    满场瞬间死寂,太极殿外,恍若黑夜,浓云密布,电闪雷鸣。

    “疾!”

    许易眉心一跳,白色招魂幡陡然翻转,一道丝线飞出,闪电一般,扑中姬冽。

    一道浓墨般的黑雾,被那丝线轻松从姬冽顶门拽出,径自没入招魂幡中。

    下一瞬,姬冽噗通倒地,再没了声息。

    静,死静,诡异的安静足足持续了近半柱香。

    没人意识到许易收了招魂幡,没人意识到天外的劫云散尽,重开光明。

    直到牧神通催动煞气,将两枚须弥环摄起,投入许易掌中,皇玄机,战天子等人才醒悟过来,大战开始了。

    诸人才发现,浑身上下,竟无半点战意。

    怎么战?

    对上这种人,怎么去战斗。

    道衍和姬冽,死得太突兀,太简单了。

    他们可以接受惨烈大战,力竭而亡,却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种,呼吸,喝水一般,就丢掉性命的战斗。

    牧神通枯死的眼神却多了些神采,直视着一张张近乎冻住的面容,似在说,知道老子为什么这样了吧。

    “老牧,把东西分下去,让诸位抓紧时间吃了。”

    许易盘膝坐了下来,淡然说道。

    牧神通“嗯”一声,掌中忽然多了数个拇指大小的透明瓶子,瓶中睡着一条毛茸茸的绿虫。

    正是生死蛊。

    生死蛊,蛊虫入腹,蛊瓶若碎,蛊虫发作,瞬间穿透心脏,任你修为通天,也无可奈何。

    纵使感魂老祖的脏器,已修炼得几近凝实,也挡不住蛊虫可怕的穿透吞噬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