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088章 咱们和宏利
    “那么眼下这个项目怎么办?”周洲质疑:“我怎么才能阻止我爸?”

    任侠反问:“周建宏投资这个项目的钱都是哪来的?”

    “全是他自己的产业。”

    “没有动用你和爷爷,或者家族产业?”

    “没有。”周洲摇了摇头:“我爸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法动用别人的钱,从一开始就没做这个打算。”

    “那就好。”任侠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就算亏没了,也只是周建宏自己的钱。”

    “话不能这么说呀。”周洲赶忙道:“我爸的钱也是钱,将来应该都是我的,怎么能随随便便败光呢?”

    “咱们先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尽量保证你和家族的利益,于海静这件事情既然被你们家摊上了,想要一分钱不破财那是不可能的。”顿了一下,任侠补充道:“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吧。”

    “这教训也太沉重了,这可是两个亿啊,不是两百万。”周洲哀叹道:“如果只是两百万也就算了。”

    “要怪就只能怪你父亲没长眼。”

    周洲一时无语:“这……”

    “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了,多少还是要损失点钱的……”任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这个项目吗,你该阻止还是要阻止的,不过我估计没什么用。就算全都赔进去了,你也不用太上火,于海静肯定要陪葬。”

    “好吧。”周洲只有妥协了:“只能花钱买教训了。”

    周建宏算是跟家里彻底摊牌了,这么一摊牌,周家老爷子和周洲还真就没办法,因为谁都不能阻止周建宏利用自己的钱进行投资。

    包括周洲母亲家族的人,这会儿也全都不出声了,因为实在找不到反对的理由。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周建宏的钱将来全是周洲的,但周建宏毕竟是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有权支配自己的财产,更不用说已经交出一半产业给周洲。

    这样一来,周洲这边阻止的力量就越来越弱,这让于海静感到如鱼得水,自从跟周建宏订婚之后,于海静还没有做什么事情像现在这么顺利。

    一周以后,于海静再次向杨振宇公司账户汇入两个亿,这两个亿有于海静和周建宏的钱,也有刘楠和张旭辉暗中出资。

    于海静觉得需要对苏逸辰表示感谢,毕竟是苏逸辰让自己找到这么好的项目,这一天晚上,于海静给苏逸辰打去电话:“亲爱的你干嘛呢?”

    “能不能别这么肉麻。”苏逸辰撇了撇嘴:“这会儿正好没什么事儿,闲着呢。”

    “出来吃饭呀。”

    “好啊。”苏逸辰答应了:“不过,还是你过来找我吧,我今天到处跑,脚踝都坏折断了,实在不想折腾了。”

    于海静点了点头:“说吧,去哪。”

    苏逸辰说饿了一个地址,于海静微微一怔:“挺远呀,好像属于丰东区了吧?”

    “对啊,就是丰东区。”

    “你在丰东区干什么?”于海静很奇怪:“我记得你从来不去那边。”

    “以前不去,现在就得经常去。”苏逸辰的回答:“我在这边有点生意。”

    于海静点了点头:“那你等我吧,我现在过去。”

    苏逸辰约的地方,是丰东区一家很有名的烧烤店,就在苏逸辰自己的地盘上。

    这家烧烤店老板本来就是苏逸辰的小弟,苏逸辰经常在这里跟自己的手下吃喝或者开会,当然于海静并不知道这些。

    于海静到了烧烤店之后,苏逸辰直接点单,要了一堆东西。

    服务员点了点头:“知道了,老大。”

    于海静更奇怪了:“这里的服务员怎么管你叫老大?”

    “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出来混的。”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

    “我不是说了吗,我在丰东区做了点生意,经常过来,所以对这边很熟。”苏逸辰淡淡然的道:“你找我干嘛?”

    于海静没回答,而是反问:“我听说丰东区是和宏利的地盘?”

    “你怎么知道的?”苏逸辰狐疑的打量着于海静:“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道上的事情了?”

    “前几天跟人吃饭的时候,听人偶然提起过,刚好我就记住了。”于海静试探着问道:“你作为一个帮派的老大,去其他帮派的地盘,这算是踩地盘了吧,会不会引发什么问题?”

    “不会的。”苏逸辰这个时候更加感到,于海静实在不好对付,问题太多了:“我跟和宏利关系不错,你记不记得上次咱们跟杨振宇吃饭,我碰见和宏利的人还在一起喝酒,就是因为我们有生意上的合作关系。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没自己的地盘,现在跟和宏利合作,我可以自由进出和宏利的地盘。”

    “原来如此。”于海静看起来是相信了,然而让苏逸辰没想到的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苏逸辰刚给于海静倒了一杯酒,准备要跟于海静走一个,从外面突然跑进来几个人,其中有两个头破血流。

    其中一个人来到苏逸辰面前就叫屈:“老大,我们让人给削了……”

    这几个人全都是苏逸辰的小弟,刚才出去跟人谈判了,几句话没谈拢,跟对方开片儿。

    因为苏逸辰这边去的人少,所以吃了点亏,其实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对于出来混的人而言,实在是家常便饭。故而苏逸辰也没当回事儿:“一点小伤而已,看把你们吓这样,赶紧找大夫包扎一下,然后召集咱们的兄弟过去砍翻他们。这儿点事儿,别耽误我喝酒,要是你们解决不了,再来找我。”

    苏逸辰的小弟听到这话,群情激奋:“妈的,现在吹哨子喊兄弟,去砍他们丫的!”

    “让他们看扁咱们和宏利,这一次掏了他们老巢。”

    这句话刚好被于海静听到了,顿时就是一皱眉头:“和宏利?”

    苏逸辰发现好像事情有点败露了,急忙对这帮小弟喊道:“该看伤的去看伤,该砍人的去砍人,赶紧都给我滚,别在这吵吵。”

    苏逸辰的小弟们呼呼啦啦的走了,于海静又对苏逸辰问道:“这些人全都是你的小弟?”

    苏逸辰点了点头:“对。”

    “刚才他们说——咱们和宏利。”于海静微微皱起眉头:“听起来你跟和宏利成了一个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