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000章 咱俩都老夫老妻了

第1000章 咱俩都老夫老妻了

    方醉筠非常惊讶的看着任侠:“难道你还真喜欢这个男人婆?”

    任侠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的意思是说……”

    “滚出去找你的男人婆!”方醉筠越想越气:“从我家滚出去!”

    “可我就是不滚呢!”下一秒,任侠就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了方醉筠的身后,手臂穿过腋下,直达胸部。

    方醉筠挣扎了几下,不过不是很坚决:“你……干什么?”

    “你说呢?”任侠抓起来不停地蹂躏,这一个过程不过发生在瞬间。

    “我现在没心情。”

    任侠厚着脸皮说道:“等一下你就有心情了。”

    此时,一阵阵异样感传来,方醉筠怒骂道:“你这个流氓!赶紧给我放手!小心我告你非礼!”

    任侠没有理会方醉筠说的话,手上没有停,把头凑在了方醉筠的耳朵边,轻轻地低语着:“咱俩都老夫老妻了,别整这些没用的事儿!”

    “谁跟你老夫老妻了?”方醉筠整个人霎时变得冰冷了,就好像落入了冰窟一样,整个人瞬间透着让人无法靠近的气质:“别以为你把我睡了一次,就可以当我的男人,我告诉你,老娘当时只是有需要了,被老娘谁过的男人多了,你只是其中之一!”

    任侠根本不相信:“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方醉筠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被任侠搞得,冰冷的气质渐渐开始融化,语气也不是那么解决了:“还不去找你的男人婆!”

    见这只小野猫好像稍微乖顺一点了,任侠叹了一口气:“我就是觉得,你对周洲有成见,但这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没必要影响到咱们两个的关系。”顿了一下,任侠补充道:“不管你是不是承认,反正沈兴华是把你当成我的女人了,正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才会去救你!”

    “沈兴华把我当成你的女人,结果是沈兴华死了,要是别人也把我当成你的女人,没准也得死……”方醉筠说到这里,重重哼了一声:“跟你这个人打交道还真的需要小心,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了,还是骨头都不剩的那种。”

    “如果你不当我的女人,没准还真的要去给沈兴华作伴……”

    “你这张衰嘴别乱讲话!“方醉筠抿了抿嘴唇,一脸羞涩,那里还在断断续续的传来阵阵数码,以及一些羞耻的感觉:“我就是不喜欢男人婆,你要是喜欢周洲,就去找周洲!”

    任侠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了一句:“可我就是找定你了!”

    最后,方醉筠的冰冷,还是彻底被任侠的攻势摧毁,最后两个人直接在客厅沙发上,行起人伦大礼。

    刚好今天佣人不在家,方醉筠完事之后,也懒得起身,就躺在沙发上,手指在任侠的胸膛上滑来滑去:“你现在觉得,我跟那个男人婆,谁更好?”

    任侠很是无奈:“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我吃醋?”方醉筠重重哼了一声:“你觉得那个男人婆有能力让我吃醋?”

    “其实周洲也挺漂亮的。”

    “挺漂亮那么你就去找她。”方醉筠撇了撇嘴:“我不怕告诉你,我平常看电视,要是看见了春哥,都会赶紧换台!”

    方醉筠总是表现出,对不男不女那种人的鄙夷,而且私下跟周洲确实极少有往来。

    但是,极少有往来,却不等于没往来,虽然方醉筠和周洲并不是一个圈子,不过互相之间也是认识,而且有一些人际关系上的交集。

    方醉筠正在痛斥那些不男不女的人败坏社会风气,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接到了周洲的电话。

    方醉筠的手机响起来,看了一眼号码,有些意外:“周洲?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随后,方醉筠把电话接了起来,立即换上了一副笑面:“你好,周老板,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有什么关照呀?”

    “我不是周老板,我爸才是……”周洲的声音略有些沙哑低沉:“是这样的,后天我们在家里举行家宴,招待的都是一些商场上的朋友,如果方老板有时间,希望能够赏光。”

    “后天呀,哎呀,我后天可真不是一般的忙,全天基本上都不能闲着。”顿了一下,方醉筠话锋一转:“但是,周家的家宴,我肯定是要参加的,这是我的荣幸,再忙也得挤出时间来,你就告诉我时间地点好了。”

    “太好了。”周洲说出了时间地点:“我就等着方老板你了。”

    “叫方老板太见外,我比你虚长几岁,你就叫我方姐好了。”顿了一下,方醉筠补充道:“后天我一定准时参加!”

    “谢谢方姐了。”周洲那边显得很高兴:“要是方姐能来,可是给了我很大面子。”

    等到方醉筠放下电话,任侠很困惑的说了一句:“我以为你很讨厌周洲。”

    方醉筠点了点头:“确实很讨厌。”

    “为什么周洲会给你打电话?”

    “广厦商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生意做得比较大的人互相之间都是认识,至少也互相知道对方的名字。”方醉筠很认真的解释道:“本来我跟周洲也是互相认识,后来你又出现了,你认识我方醉筠,也认识周洲,等于我跟周洲间接成了一个圈子的人。”

    “我看你跟周洲说话也挺客气。”

    “在商场上谁没有几个朋友?”方醉筠理所当然的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如今这年头别轻易得罪人,你知道以后什么事情什么人能派上用场?更何况周洲家里还是非常有实力的,我实在犯不上得罪她这个人!”

    “也就是说,虽然你不喜欢周洲,但也不会得罪周洲!”

    “喂,我告诉你哈,我刚才对你说的那些话,你千万不要传出去……”方醉筠一字一顿的道:“绝对不能让周洲知道,我私下里是怎么评价她这个人的!”

    “我觉得你真是可以呀,明明那么讨厌周洲,可跟周洲打电话的时候,却好像你非常喜欢周洲这个人。”任侠一边说,一边不住摇头:“如果不是我刚才听到你说了些什么,只怕也要以为你真的喜欢周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