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984章 美女,腿挺长呀!

第984章 美女,腿挺长呀!

    沈玉衡同样就地一滚,拉开跟黑鳄的距离,黑鳄急忙冲上前,想要再次打倒沈玉衡。

    沈玉衡见黑鳄冲过来,身体还没站稳,急忙急忙双脚一跳,身体平躺半空中,后双脚一起踹在黑鳄的胸口。

    因为沈玉衡双腿全部抬起,结果自己重又摔倒在地,但黑鳄更不好受。

    黑鳄完全没想到,沈玉衡竟然来了这么一招,仰面向后栽倒在地。

    沈玉衡一个高从地上跳起来,抓起一张椅子,砸在了黑鳄的身上。

    千万不要以为,两个人互相扔椅子,看起来有点low,事实上高手过招就是这样,充分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物体当做武器。

    椅子是木质的,落在黑鳄身上碎裂开来,黑鳄忍着疼痛就地一滚,同时一记扫堂腿踹向沈玉衡。

    沈玉衡站立不稳,再次摔倒在地,而这一次黑鳄站起来更迅速,向沈玉衡再次扑了过去。

    沈玉衡躺在地上,来不及起身,干脆把右腿一甩,鞭子一样抽在黑鳄的侧脸。

    黑鳄还真没想到,沈玉衡这一腿竟然踢得这么高,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

    沈玉衡再次一个高跳起来,弓着腰原地赚了三百六十度,同时右腿像鞭子一样甩出。

    这仍然是一记鞭腿,但跟刚才的不一样,由于沈玉原地转了一下,获得了充足的力量加速度。

    这一记鞭腿抽在黑鳄侧腰,黑鳄闷哼了一声,半天身子发麻,差点没站稳。

    沈玉衡收回右腿之后,用右腿作为支点,纵身跃起,左腿向上前方抽出,正中黑鳄的胸口。

    这一下打击实在太沉重了,黑鳄感到有些岔气,怆然一笑:“美女,腿挺长呀!”

    为什么黑鳄要说这句话,这可不是为了恭维沈玉衡,虽然这是事实,其实黑鳄是在拖延时间。

    黑鳄天真地认为,沈玉衡一定是警察,来这里调查情况,一定会设法从自己嘴里套取信息,跟自己交谈一下。这样一来,黑鳄就有了休息的机会,等到缓过气来跟沈玉衡再战。

    然而,沈玉衡可不是警察,而是职业杀手,专门杀人,对这种套路实在太了解了,往前冲了一步,随后右腿高高抬起,正射在黑鳄的胸口上。

    这一脚力度非常大,黑鳄身体向后飞起来,刚好身后有一扇门,把门撞开之后,整个人才落到地上。

    也就是撞开门之后,沈玉衡才发现,这扇门里面是卫生间。

    黑鳄躺在地上,旁边就是马桶,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准备跟沈玉衡再战。

    沈玉衡快步跑过去,也就是刚到卫生间门前,纵身跃起,身体在半空中转了一百八十度,原本沈玉衡是正面对着黑鳄,转过来之后就是后背对着黑鳄。

    但是,沈玉衡不是要撞击黑鳄,刚好从黑鳄身边掠过,也就是掠过的同时,沈玉衡的右臂反向勾住黑鳄的脖颈,结果黑鳄站立不稳被沈玉衡带倒在地。

    重要的是,黑鳄落在地上的时候,头部刚好撞在码头上,随着一声闷响,马桶四分五裂,黑鳄自己也头破血流。

    沈玉衡这是故意的,就是要打击黑鳄的头部,刚才说过,高手过招是充分利用周围环境,而沈玉衡这一招难度非常之高。

    沈玉衡自己也落在地上,但马上就又跳了起来,伸手从地上捡起一块马桶碎片。

    “你……”黑鳄这一次真的站不起来了,目光茫然看着沈玉衡:“你……是谁……”

    沈玉衡冷冷的问:“沈兴华在哪?”

    黑鳄怆然一笑:“去死吧!”

    “应该死的是你!”沈玉衡也懒得废话了,直接把马桶碎片刺进了黑鳄的喉咙,随后又把马桶碎片抽出来,扔到了一旁。

    为什么沈玉衡要把马桶碎片抽出来呢,因为马桶碎片是锐器,所有的锐器,包括匕首,如果用来杀人的话,刺中对方之后,一定要抽出来放血。这样一来,就算是没有伤到对方的致命部位,对方如果没有得到及时医治,很可能也会因为失血过度而死,更何况黑鳄被刺中的还是咽喉。

    基于同样的道理,中刀的人千万不要把刀拔出来,如果 有机会前往医院,就让刀插在身上,直接找医生处理。因为刀子只要留在体内,就会阻塞血管,不会造成大出血。

    沈玉衡是杀手,对此实在太清楚了,冷笑看着黑鳄。

    果然,黑鳄的咽喉就像喷泉一样,汩汩的往外冒血。

    黑鳄双手捂住咽喉,想要给自己止血,然而已经晚了,渐渐地,他的目光变得无神,胸膛也停止了起伏。

    沈玉衡长呼了一口气,走出卫生间,看了看周围没人,没有停留,迅速开门离去。

    跟黑鳄这一番交手,沈玉衡也受伤了,所以要迅速离开,及时让自己得到治疗,已经没有能力继续追踪沈兴华。

    事实上,沈兴华还真就在饭店里,等到沈玉衡离开之后,沈兴华从后厨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手下。

    沈玉衡没有寻找沈兴华是对的,沈兴华的手下全都拿着ak47,只要沈玉衡靠近后厨一步,他们会立即把沈玉衡打成筛子。

    沈兴华刚才没有出来给黑鳄助战,是因为不知道沈玉衡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沈玉衡是不是有后援,如果他本人贸然露面的话,可能会对子自己非常不利,所以打算观察一下再做决定。

    现在沈玉衡走了,沈兴华来到卫生间,看了一眼地上的黑鳄。

    一个手下弓腰下来,探了一下鼻息,又把了一下脉搏,随后告诉沈兴华:“死了。”

    “黑鳄是我花重金请来的高手……”沈兴华表情阴冷:“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被打死了!”

    “刚才那个女人到底是哪来的?”另外一个手下问道:“难道真是条子?”

    “不好说。”沈兴华想了一想,又道:“不过,她的做事方式,跟条子不太一样,不知道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一个手下又问:“跟任侠有没有关系?”

    “不排除这个可能。”沈兴华阴冷的笑了起来:“我能够感觉到,任侠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任侠是故意调出那几张照片给我看,然后观察我的反应,这是在试探我。我清楚记得,那几张照片是我在西南边境,跟人交易时候的场面,我还真不知道被人拍下来了,幸运的是照片上面看不太清楚我本人,看起来当时附近有警方卧底在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