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826章 我要回家了,美女等我呢

第826章 我要回家了,美女等我呢

    “不用那么费事。”任侠拿出手机,直接开始播放录音:“我有一份证据,直接可以证明,真凶是谁。”

    孔凡辉听罢这段录音,并不感到惊讶,他这种老警察知道一个案子之后,第一时间先在脑海里把所有可能性转一遍:“毕竟高振义是张应文身边的人,对张应文这个人的性格和行为方式非常了解,那么也就是最有条件谋杀张应文的。”

    任侠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这个案子我们肯定是要介入的。”孔凡辉淡淡然的说道:“交通支队已经准备联合办案,那么高振义现在就是我的犯罪嫌疑人。”

    “这份录音作为证据是否足够?”

    “足够。”孔凡辉缓缓点了一下头:“高振义已经把所有事情全说出来了,亲口承认是自己谋杀张应文,那么警方就可以把张应文作为犯罪嫌疑人,强制采取措施。不过,定罪是法院的工作,只是这一份录音的话,在法庭上还不能成为足够证据。正常程序应该是我们获得这份证据之后,抓捕高振义进行审讯,获得更多口供,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由法院定罪。”

    “明白了。”任侠告诉孔凡辉:“我给你提供一点信息吧,三个小时之后,张应文家族将要在祠堂开会,高振义作为狗腿子肯定会去,你们到那直接就能抓住高振义。”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孔凡辉很是好奇:“你不会想做热心市民,发现犯罪线索,主动帮助警方办案吧。”

    任侠嘿嘿一笑:“如果是呢?”

    廖亦凡一直在旁边默然,只是听着任侠和孔凡辉说话,这个时候插嘴说了一句:“任侠,我知道你是一个很爱管闲事的人,但这一次你主动提供 高振义的犯罪线索,可不是爱管闲事这么简单,肯定是有其他原因。”

    “你们果然了解我……”任侠又是笑了笑,倒也没隐瞒,一五一十把经过全说了一遍。任侠也根本不在乎让别人知道这些,因为自己在整件事情当中,完全是无辜的:“张应文是一个早就该杀的人,问题是这个人确实不是我杀的,我不想给别人背锅。”

    “你确实应该来找我们,主动把这些全说了。”孔凡辉告诉任侠道:“这个案子如果让我们刑侦支队接手,肯定要从张应文日常人际关系入手,所有跟张应文有仇怨的人,都要被列入怀疑对象,其中包括你。按照正常程序,我们需要把你带回去协助调查,不过你现在主动提供了证据,所有这些程序就都可以免除,我们直接把高振义抓捕即可。”

    任侠伸了一个懒腰:“既然如此,没我什么事儿,我就告辞了。”

    孔凡辉立即问:“干什么去?”

    “我要回家了,美女等我呢。”任侠懒洋洋的回答:“最近一段时间非常忙,有时间就只想睡觉,既然张应文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当然要好好睡一大觉了。”

    “那么你回去吧。”孔凡辉点了点头:“我现在马上去交通支队,跟那边办理一下案件交接手续,然后派人抓捕高振义。三个小时以后,张家召开家族会议,我办完这些差不多是两个多小时,正好让高振义第一时间落入法网。”

    “那就太好了。”任侠又伸了一个懒腰:“张应文这事儿,已经浪费了我不少时间精力,我实在不想继续耽误在上面。”

    廖亦凡叹了一口气:“你这是借刀杀人……哦,不对,应该是借法杀人,直接通过警方,处理掉自己的对手。”

    “难道这样不好吗?”任侠呵呵一笑:“我省事了,你们也省事儿!”

    孔凡辉非常好奇:“我们怎么省事儿?”

    任侠没说话,这个问题是廖亦凡回答的,廖亦凡算是比较了解任侠了:“如果这件事情,不能遵循法律途径解决,那么任侠就会通过其他方式解决,这样一来,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可能会有很多人死掉或者离奇失踪,那么岂不是更加麻烦。”

    “好吧,我明白了……”孔凡辉笑着摇了摇头,告诉廖亦凡道:“不过,老师你最后一句话,我没听到。”

    廖亦凡哈哈一笑:“其实我也什么都没说。”

    这些当警察的,说话都非常谨慎,尽管他们心里很清楚任侠都做过什么事情,但基本不会公开说出来。

    也就是说揣着明白装糊涂。

    任侠告别孔凡辉和廖亦凡,出门开车上路了,不过不是回观澜名邸,而是去了张家的祠堂。

    在廖亦凡家里的时候,人续爱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此时却是精神抖擞,准备去参加张家的家族会议。

    任侠告诉孔凡辉说,把一切交给警方处理,其实是撒了一个谎,事实上,任侠心里有一个计划,而警方的介入只是这个计划的一个环节,接下来任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陆振宇的情报非常准确,两个小时之后,在张家祠堂,张家准时召开家族会议。

    这一次会议其实是计划之外的,张家的人并没准备开这一次会,但钱柜ktv一把火烧出不小的损失,张应文的父亲不得不拖着病体,把家族成员召集过来议事。

    高振义作为张应文生前的走狗,当然也来了,其实没人愿意让高振义过来,但钱柜ktv毕竟是一直高振义在管理,没有任何人比高振义更了解情况。

    张应武看到高振义,劈头盖脸就问:“到底怎么回事?好好地为什么会着火?”

    高振义垂头丧气的道:“我要是知道为什么着火,这火也就着不起来了!”

    张应文的一个叔伯重重哼了一声:“既然钱柜ktv是你管的,造成这么大损失,你是不是应该负责?”

    “我能怎么负责?”高振义长叹了一口气:“人家在暗处,我在明处,防不胜防啊……”

    张应武已经把钱柜ktv看做自己的产业,怎么能容忍被一把火烧干净:“你先是没保护好文哥,现在又没管好钱柜ktv,结果是我们家里没了人也没了钱,高振义,我看不让你付出点代价是不行了。”

    高振义有气无力:“我就是一个跑腿的狗腿子,很多事儿根本不是我能决定的,你们这些当老板的都没保住张应文,也没保住钱柜ktv,我又能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