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713章 原来是个职业女骗子

第713章 原来是个职业女骗子

    廖亦凡对学生表示感谢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两个人说话声音都很大,所以任侠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不用廖亦凡复述,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个职业女骗子。”

    “虽然我对国外不是很了解,不过我也知道,在国外有很多这样的职业骗子,就像国内的职业老千一样。”廖亦凡呵呵一笑:“这个科库娃就是治安支队正在查的那个女人吧。”

    先前廖亦凡只是看过科库娃的画像,今天在任侠这里看到科库娃的清晰照片,其实第一眼就已经认出来了,只是没说出来。任侠也没打算否认:“没错。”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廖亦凡给自己帮了很多忙,任侠没必要继续隐瞒,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从内心而言,我非常反感这种罪恶的生意,但当时为了获得斯瓦洛格的信任,我也没有其他选择。”

    “其实,你本来想要亲手杀了斯瓦洛格,却没想到被别人代劳了。”

    “没错。”任侠点了点头:“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买了一个女骗子回来。”

    “综合所有迹象分析,你先前的推测是正确的,这个科库娃在自己国家惹了麻烦,于是通过黑手党的渠道来了华夏。看起来她是准备留在华夏了……”说到这里,廖亦凡轻叹了一口气:“对她来说华夏可是傻多速!”

    “傻多速怎么讲?”

    “人傻,钱多,速来。”廖亦凡告诉任侠:“很多华夏男人,对白种女人都有一种向往,总想睡个白种女人,而且非常舍得花钱。科库娃长得这么漂亮,只要随便抛上几个媚眼,有的是愿意上钩的男人。”

    “确实是这样。”任侠长呼了一口气:“暂时也没办法抓到科库娃,接下来也不知道科库娃会骗多少人,接下来必然用这些钱为自己营建势力。”

    “这就是警方需要解决的了。”

    “不。”任侠的缓缓摇了摇头:“是我需要解决的。”

    “为什么?”廖亦凡楞了一下:“难道这个科库娃跟你过不去?”

    “没错。”任侠很坦率地告诉廖亦凡:“科库娃把我当成人贩子,像黑手党一样可恨,必欲除之而后快。”

    廖亦凡哈哈大笑起来:“那么你可是够委屈的了。”

    任侠不住地摇头:“所以我才让你帮我调查一下,知道了科库娃的背景,我才能做点防范。”

    “你放心吧,你跟科库娃之间的事情,还有先前参与人口走私,这些事情我不会告诉警方的……”廖亦凡很清楚任侠的心思,保证道:“你只需要自己解决就行了。”

    “谢谢廖老。”任侠跟廖亦凡又聊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各方面都是风平浪静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祁洪宇已经办理了移民手续,准备走人了,任侠和几个朋友按照原定计划,兑下了月色荷塘,从此这个私人会所就彻底成为朋友圈的根据地理。

    也就是这一周时间,女武神始终没出现,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什么。

    不过,任侠与黑手党合作的外贸生意,却是正式开始运行了,虽然女武神没有亲自出现,实际上一直都在掌控各方面工作。说起来,这个生意还是斯瓦洛格打下的基础,在各方面积累了不少资源,但柳德米娜成功接管过来,如今则交给女武神负责。

    先前曾经说过,斯瓦洛格为这个外贸生意,设计了一个商业模型。而且这个商业模型非常科学,就像是一台精密的机器一样,只要制造组装完成,就可以自行运转,甚至不需要怎么管理。

    黑手党方面制定了一个采购清单,相关厂商马上生产出来,然后集中到丰东区的物流基地,通过设计好的物流路线运送到东北边境。至于到了东北边境之后,黑手党怎么弄到罗刹境内,这就跟任侠无关了。

    至于科库娃,也一直都没出现,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由于先前她骗了不少富二代,治安支队已经暗中采取行动,在金沙江路布控,只要她出现就直接拿下。然而,她却再也没有去过金沙江路,韩章龄也想要抓住她,却始终没找到她在哪。

    这一天早晨,任侠上班之后,去沈诗月办公室汇报工作。

    任侠刚说了没几句,外面突然传来林以柔的声音:“先生,你不能进去……我要通报沈总,才能让你进去……”

    一个男人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你们沈总知道是我,一定会让我进去的。”

    这个男人的声音,任侠并没有听过,但沈诗月却认识:“他怎么来了……”

    任侠很奇怪:“他是谁?”

    还没等沈诗月回答,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一个男人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很显然,这个男人是个富二代,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浑身上下穿的全都是名牌,还特意把logo露在外面,唯恐别人看不到。更重要的是,他穿着风格非常浮夸,颜色都非常鲜艳,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是是潮人。

    然而,真正商业圈里的精英,穿着打扮却不会追求“潮”,而是一定会沉稳低调。

    所以,这个男人很显然就是二世祖,靠着家产吃吃喝喝,但自己没什么事业。

    这个男人不是自己来的,还带着两个手下,不过这两个手下没跟着进办公室,而是站在办公室门外,就跟门神一样。看起来,公司员工要是想进沈诗月办公室,还得经过这两个门神的同意。

    林以柔跟在这个男人身后,非常尴尬:“对不起,沈总,我不让他进来,但拦不住他。”

    沈诗月没有责怪林以柔:“我知道了,没事儿。”

    林以柔提出:“要不我叫保安吧。”

    “不用了。”沈诗月摆了摆手,吩咐林以柔:“这里没事的事情,可以出去了。”

    很显然,沈诗月不待见这个男人,正常来说,办公室来了客人,至少应该让林以柔出去,泡一杯咖啡或者茶叶,不管人家喝不喝,至少这是礼节。

    可沈诗月面对这个男人,连几毛钱的立顿红茶都不不舍得,冷冷的问了一句:“戴少爷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催债呀。”这个戴少爷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表情就像穿着一样,非常浮夸:“沈总,你牵着我一大笔钱,该不会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