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703章 我好像放跑了一只蟑螂

第703章 我好像放跑了一只蟑螂

    任侠听到这话,心中五味陈杂,话说林月婷之所以去法兰西留学,或许就是不想跟自己有进一步发展。

    方醉筠看出任侠有些惊讶,于是把话题岔回到刚才:“无论如何,你赢了这一战,值得好好庆祝,今晚多喝点。”

    “虽然赢了,但是不彻底,我好像放跑了一只蟑螂……”任侠突然想起来一个人,那就是夏谢夫,据柳德米娜所说,保险公司收买了夏谢夫才找到斯瓦洛格,此后夏谢夫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没人知道在哪,也没人去找。斯瓦洛格及其亲信全死了,没人报复夏谢夫,柳德米娜懒得理会夏谢夫,因为这是一个小人物,警方同样不理会夏谢夫,因为没有证据表明这个人涉嫌犯罪。就连任侠都把夏谢夫给忘了,这是想起觉得这人其实挺该死:“真应该让他给斯瓦洛格陪葬!”

    “只是一个小人物,跑了也就跑了……”方醉筠轻轻摆了摆手:“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要在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精力。”

    任侠很认同:“说的也对。”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功夫,韩章龄来了,一副垂头丧气的表情。

    方醉筠问了一句:“你遇到什么事了?”

    “没什么……”韩章龄无力的摆了摆手:“就是感觉有点累……”

    “不是这么简单吧。”方醉筠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咱们认识这么久,我也算了解你了,你这个人是藏不住事情的,我能看出来你肯定遇到麻烦了。”

    韩章龄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也不算什么麻烦……”

    “到底是什么事?”方醉筠是真正的人精,情商超级高,一眼就能看出来别人的心事:“也许我能帮上你呢!”

    “就是吧……说起来其实挺尴尬的……”韩章龄确实非常尴尬,磕磕巴巴才把事情说出来:“我前天晚上去酒吧玩,碰见一个女孩,过去搭讪,然后……然后我们互相之间感觉非常好,也很自然就去酒店开房了,结果我刚一进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失去知觉……”

    方醉筠听到这里,就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后等你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财物全都不见了。”

    “现金大约有两三万块,劳力士手表没了,还有刚买的一支万宝龙钢笔也没了……”韩章龄说到这里,颇有些愤懑:“竟然把我刚买的ihonex也偷走了,手机卡拆下来扔到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能破解。”

    任侠很好奇:“那个女孩是什么样?”

    “漂亮!”韩章龄虽然愤怒、不甘,但提起这个女孩来,还是两眼烁烁放光:“那胸、那屁股……师父你是没看见,真是极品呀,长得也漂亮。”

    任侠叹了一口气:“是不是金发碧眼的白种女人,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韩章龄愣住了:“师父你怎么知道?”

    “我刚从廖亦凡那回来……”任侠又叹了一口气:“最近发生了好几起类似案件,犯罪嫌疑人都是这个女人,警方正在调查,但没什么进展。”

    韩章龄立即说道:“警方虽然没有进展,但是我有!”

    “你有什么进展?”

    “你也不想一想我是说,韩少,我认识的朋友太多了,已经有朋友打听到,那个女人最近经常出没金沙江路。我已经让人帮忙,今天晚上去金沙江路堵她……”韩章龄说到这里,重重哼了一声:“等抓到她本人,看我怎么收拾她!”

    “你能抓到?”

    “当然能了!”韩章龄不无骄傲的说了一句:“我可是富二代,警察办不到的事情,我未必办不到!”

    “是吗……”任侠讥讽的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早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生性风流,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却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栽在科库娃的手里。

    方醉筠打量着任侠,问了一句:“你认识那个女人?”

    任侠愣住了:“你怎么知道我认识?”

    方醉筠确实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就是一种感觉……你提起这个女人的时候,神态和眼神都表明,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任侠哭笑两声:“我本来以为知道她是谁,实际上根本不知道。”

    韩章龄不明白:“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才是这个女人的第一位受害者……”任侠讲述了一遍,自己如何被斯瓦洛格请上游轮,如何花了巨资买下这个女人:“结果是她把我偷的一干二净,不过,我算了一下,自己也没损失太多钱,等于是把黑手党那里弄来的赎金又还回去了,所以我也懒得计较了。”

    “我擦!”韩章龄非常惊讶的看着任侠:“师父你竟然买卖妇女儿童?”

    “只有妇女,没有儿童……”任侠非常认真的告诉韩章龄:“事实上,我非常反对这种事情,但当时为了获得斯瓦洛格的信任,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方醉筠咯咯笑了起来:“看起来你跟这个女人还是非常有缘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黑手党那边,就跟国内那帮该杀的人贩子一样,采用欺骗或者绑架把本国女人弄到海外。但我跟柳德米娜聊过之后发现,其实还不太一样……”顿了一下,任侠又道:“那些被贩卖的女人,很多都是咎由自取,甚至可能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才落到黑手党手里。现在我可以断定,科库娃就是这样的女人,只是我很倒霉的碰上了。”

    “你说的没错。”方醉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科库娃,很可能是在自己国家惹了什么麻烦,自卖其身才上了黑手党的贼船,其实是想找机会远遁海外,在家乡也待不下去了。”

    韩章龄把胸脯拍得咚咚直响:“师父,你放心,等我朋友抓住这个女人,你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任侠不太相信:“你朋友抓得住?”

    韩章龄的朋友还真就抓得住科库娃,韩章龄在社会上认识不少狐朋狗友,其中有一些是办不成任何事情的混子,但也有一些是真能办事的。

    任侠话音刚落,韩章龄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韩章龄听了几句之后告诉电话里的人:“我在月色荷塘呢,把人给我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