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638章 美女,我能要你的命!

第638章 美女,我能要你的命!

    任侠叹了一口气:“你真以为我是俘虏?”

    “难道不是吗?”柳德米娜冲着手下那把枪努了一下嘴:“我现在随时都可以要你的命!”

    “美女,你说反了,我能要你的命!”任侠说着话的同时,拉动了绳索上的活扣,一抖肩膀,绳索就开了。

    这个时候,车上总共有五个人,除了任侠和柳德米娜,旁边用枪胁迫住任侠的罗刹黑手党,车辆驾驶位和副驾驶各有一人。

    任侠迅速掏出手枪,如果你以为会向旁边持枪的人开火,那就错了,任侠举枪对准副驾驶位上的人开枪了。

    随着“碰”的一声枪响,副驾驶位上的人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后脑勺就被开了一个血洞。

    罗刹黑手党抓住任侠的时候,以为绳索捆绑非常结实,没对任侠搜身,哪里想到任侠身上带着武器。

    旁边的罗刹黑手党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扣动扳机,而任侠也就是在开枪的同时,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掰,把枪口偏离了自己,对准了驾驶位上的人。

    罗刹黑手党的反应速度,可没有任侠这么快,这一切都只是在一瞬间发生,当罗刹黑手党意识到,自己的枪口对着自己的同伴,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又是“碰”的一声枪响,这一枪准确打死驾驶位上的人,这个罗刹黑手党发现打死了自己的同伴,这样一来更慌了。

    紧接着,任侠调转枪口,对准了身边的这个罗刹黑手党,一枪直接打在胸口上。

    罗刹黑手党就像触电一样,身体猛地震颤一下,随后靠在车座上,身体缓缓滑落下来,目光渐渐变得无神。

    “别动!”任侠把枪口抵在柳德米娜的右胸上:“如果你动一下,我就给你做个开胸手术!”

    柳德米娜愣住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聪明人,还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任侠深刻感觉到,柳德米娜的身材实在太好了,手枪就好像抵在皮球上,一股力量传导过来,把手枪推向任侠这一边。

    柳德米娜还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见鬼……上当了,宫清山真正出卖的人不是你,而是我!”

    任侠点了点头:“恭喜你,终于开窍了!”

    同一时间里,在司鸿初那边,本来打算等罗刹黑手党带走任侠,就立即跟上去。

    司鸿初和宫清山却没想到,罗刹黑手党抓住任侠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等到任侠对罗刹黑手党开枪,司鸿初远远地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到枪声马上意识到,任侠那边动手了。

    司鸿初立即通过对讲机下令:“开火,注意,不要射击最后一辆车!”

    罗刹黑手党处于司鸿初包围圈当中,早就已经被司鸿初的特种兵瞄准,随着司鸿初这一声令下,特种兵立即开火。

    随着一阵非常短促的“哒哒”声,罗刹黑手党纷纷中弹,站在车外面的直接倒在地上,车子里面的在车座上往后面一仰就断气了。

    先前曾经说过,特种兵作战时间往往非常短,只要开火就速战速决,立即结束战斗。

    所有被瞄准的罗刹黑手党全部被打死,司鸿初的特种兵马上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举着枪快速接近最后一辆车,同时检查是不是还有活口。

    前面两辆车里,有两个罗刹黑手党没有死,只是受了伤,特种兵补枪击毙。

    但是,特种兵看不到最后一辆车里的情况,也不敢开火,就只能团团包围起来。

    任侠在车子里面看到特种兵,就知道这一战自己已经赢了,伸手打开柳德米娜那边的车门,吩咐柳德米娜:“下车!”

    柳德米娜轻哼了一声,从车上跳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连衣裙,然后看了一眼面前的特种兵:“这些人都是哪来的?”

    任侠跟在后面从车上跳了下来:“我的手下!”

    “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而且还是标准的美式训练……”柳德米娜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些人应该是特种兵,不是出来混的帮派!”

    柳德米娜能看出来,司鸿初的手下是特种兵,这个倒是很正常。然而,柳德米娜能说出来,这些特种兵是接受美式训练,说明对军事方面也算是半个行家了。

    全球两大军事阵营分别是米国和苏俄,这两个国家有着完整的军事工业体系,可以研发从轻型武器到核武器各种装备,而且有着一整套完整的军事理论和教育体系。这也就是说,这两个国家从武器装备到战术方面,都有着自己的风格,并不一样。事实上,仅仅是持枪的姿态都不一样,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两个国家都有很多盟友和小弟,而这些盟友和小弟从武器装备到日常训练都受这两个国家的影响,所以才说是两大军事阵营,而不能简单地说两个军事大国。

    至于华夏,情况比较特殊,以后有机会再说。

    司鸿初带着宫清山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司鸿初先问了一下特种兵:“怎么样?”

    为首的一个特种兵点了一下头,意思就是所有在场人员全部击毙。

    司鸿初又来到最后一辆车里,看了一眼,只发现了三具尸体。司鸿初笑着问任侠:“都是你干掉的?”

    任侠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

    “任侠你到底是什么人?”柳德米娜回想起刚才车里的一幕,颇有些吃惊:“从你的动作来看,你应该也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而且手下还有这么多特种兵……你绝对不只是一个普通的社团老大!”

    任侠撇了撇嘴,没有回答。

    “我还以为,你会调动和宏利的人围攻我……”柳德米娜轻哼了一声:“这些特种兵可不是和宏利的人!”

    任侠叹了一口气:“你输就输在了对我太不了解!”

    “不,我输在了他的身上……”柳德米娜伸手一指宫清山:“你竟然敢出卖我!”

    宫清山理直气壮的回答:“很抱歉,任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出卖朋友!”

    “我们也是朋友。”

    “虽然我们也是朋友,但友谊的牢固程度,比不上我跟任侠。”宫清山意味深长的告诉柳德米娜:“其实,刚一开始我并不想站队,我对任侠没提过认识你们,对你们也没说过任侠的任何事情。我只想在旁边看着,但你要让我帮忙对付任侠,这是逼我站队,那么我就只能站到任侠这一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