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304章 过底
    很显然,高端相亲俱乐部在包下昊子酒吧之前,已经了解过这里的情况,所以早就有了准备。

    看守酒吧的人听到荷兰辫的这句话,马上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荷兰辫:“一直在等你们,这是一点心意。”

    信封不是很厚,目测应该有一万块钱,荷兰辫接到手里看了一眼,还是很满意的:“知道规矩就好。”

    酒吧看门的人告诉荷兰辫:“我们的要求不多,今天活动安稳结束,不要有任何人骚扰我们的客人。”

    “没问题。”荷兰辫把信封揣到怀里:“只要你们知道规矩,一切就都好办,今天你们这个场子我们罩着,有任何人敢来闹事直接找我就行。”

    酒吧看门人,准确的说,应该是相亲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立即应了一声:“好。”

    荷兰辫没再说什么,转身沿着来时的路要回什么地方,这样一来,又经过任侠身边。

    任侠本来要回酒吧,看到荷兰辫来索要保护费,就站在旁边看起热闹。等到荷兰辫走人,任侠也准备回酒吧了,没想到荷兰辫在任侠身边停住脚步,仔细打量了一眼:“原来是你呀。”

    任侠微微一怔:“你……认识我?”

    “刚才没认出来。”荷兰辫呵呵一笑:“小子你挺能打的嘛。”

    任侠更加费解了,自己过去从来没见过这个荷兰辫,跟和宏利的人也没有过任何接触,为什么对方会这么说自己:“我……能打?”

    “你不是花背荣的人吗。”荷兰辫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放心,我们不找你麻烦,后港的人经常来我们这边玩儿,只要不是来踩地盘,我们都欢迎。”

    任侠觉得莫名其妙,很显然,对方把自己当成花背荣的手下了,这到底是怎么来的。

    “那天在后港市场,你可是干翻了茂庄不少人……”顿了一下,荷兰辫又道:“不跟你废话了,我们还要办事。”

    荷兰辫不再对任侠说什么,带着一干人顺着原路离开,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这个人中等身材,皮肤黝黑,中等岁数,留着一头半长不短的头发,头发灰白参半,远看有点周星驰的画风。

    荷兰辫看到这个人,立即走上前去,带着其他几个人一起鞠躬:“衰明哥。”

    被称为衰明哥的人点了点头:“钱收上来了吗?”

    “收上来了。”荷兰辫立即掏出那个信封,双手奉给这个衰明哥。

    衰明哥把信封只是在手里拿了一下,就还给荷兰辫:“这点钱我不要,给兄弟们分一下。”

    荷兰辫非常高兴:“好的。”

    荷兰辫手下一个人在旁边说了一句:“刚才碰见一个后港的人,像是花背荣的红棍。”说着话,这个人指了一下任侠:“在那呢。”

    “花背荣的红棍?”衰明哥微微一皱眉头,向任侠看过来:“就是这位。”

    荷兰辫点了点头:“对!”

    衰明哥立即冲着任侠打了一个响指:“这位老弟,过来一下。”

    任侠挺想知道对方为什么把自己当做花背荣的人,于是走了过去:“什么事儿?”

    “我是衰明。”对方仰着头,非常高傲的看着任侠:“和宏利的头马。”

    任侠不明白“头马”是什么意思,不过结合衰明的语气,以及和宏利的背景分析,应该就是社团当中的得力干将。于是任侠违心说了一句:“久仰大名。”

    “你应该也是花背荣的头马吧。”衰明嘿嘿一笑,伸手搂住任侠的肩膀:“不过,过去在丰东区没见过你,第一次过来玩儿?”

    “是啊。”

    “小子你挺能打吗。”衰明用力拍了拍任侠的肩膀:“我最特么欣赏能打的人了。”

    任侠还是很费解:“为什么说我能打?”

    “后港跟茂庄开片儿的时候,我全都看见了……”衰明告诉任侠:“你一个人干翻了茂庄那边十几个人。”

    任侠听到这些恍然大悟,原来当天后港和茂庄开片儿的时候,和宏利这边一直在暗中监视,所以和宏利的人才认识自己。不过,他们应该距离非常远,对很多事情了解的不清楚,并不知道自己当时是跟苏逸辰在一起,应该也不知道苏逸辰 赶去给花背荣助战,所以他们把自己当成花背荣的手下。

    这样一来,任侠就非常警惕了,为什么和宏利会暗中监视,这个衰明又怎么知道后港和茂庄开片儿。

    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宫清山说的是正确的,和宏利这边惦记着后港和茂庄这两块肥肉,所以暗中监视两边的一举一动。

    衰明又拍了拍任侠:“想不想过底呀?”

    任侠又遇到一个自己不懂的词汇:“过底是什么意思?”

    荷兰辫哈哈大笑:“广府话的意思就是,女生大姨妈来的太多了,没来得及换卫生巾,结果血弄到裤衩和床上了。”

    “艹!你就不能说点正经话!”衰明拍了荷兰辫的脑袋一下,然后告诉任侠:“过底呢,他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离开后港跟我混。”

    任侠问了一句:“就是反水了?”

    “不能算反水,换个社团而已,换社团叫过底,同一个社团里面换个老大叫过面,这是我们的说法……”衰明呵呵一笑:“你们后港那边不讲这种话!”

    任侠默认了自己是花背荣的手下:“我在后港挺好的!”

    “花背荣给你啥了?”衰明眯起眼睛,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抬手指了指昊子酒吧所在这条街:“你要是过底来我这,这一整条街,我全给你!”

    荷兰辫叹了一口气:“衰明哥你也太大方了!”

    衰明又拍了荷兰辫的脑袋一下:“你特么懂个屁!”顿了一下,衰明对任侠继续说道:“我是很认真的,没跟你开玩笑,怎么样,考虑一下?”

    任侠听到这话更加警惕,这个衰明可不像是求贤若渴的人,为什么要用这么大代价,把自己从后港挖到和宏利。仅仅因为自己能打吗,任侠可不这么认为,衰明一定有更深层次的企图。于是任侠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问道:“衰明哥说的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