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245章 任总你这是要潜规则我吗?

第245章 任总你这是要潜规则我吗?

    “我的意思是……”任侠咳嗽两声,很认真的说道:“既然你的租约快到期了,不如搬到我家去住吧,我不收你房钱。”

    林以柔显然是被任侠的提议吓了一大跳:“什么?”

    “是这样的,我刚买了一套房子,面积非常大……”任侠急忙告诉林以柔:“我一个人住有点孤独!”

    林以柔点了点头:“观澜名邸是吗。”

    “你已经知道了?”

    “是啊。”林以柔很诚实的回答:“公司很多同事在讨论这件事儿!”

    任侠本来不想让公司同事知道自己买了一套豪宅,也不知道信息就怎么传播了出去,有可能是崔大勇这个大嘴巴说漏了,也有可能是有其他信息渠道。这让任侠很是无奈:“反正吧,这房子挺大的,我想找个房客……”

    “租金多少?”

    “咱们都是同事,谈租金有些见外了。”任侠觉得在同事面前要尽可能大方一些:“反正你直接搬进去就行了。”

    林以柔很认真的问:“任总你这是要潜规则我吗?”

    “啊?”任侠愣住了:“你怎么这么说?”

    “你突然让我搬到你家里去,然后还不说我房租,这意思太明显了。”林以柔尴尬的笑了笑,又道:“任总,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但我真不是那种女人,不如你去问问其他女同事?”

    任侠一时无语:“我……”

    “我先不跟你说了。”林以柔急忙道:“沈总那边该你招呼我了。”

    任侠试图解释一下:“我不是要潜规则你!”

    “任总你不用解释。”林以柔很无所谓的一笑:“咱们公司高管,对我与偶这种表示的很多,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任侠再次无语:“竟然有很多……”

    “先不说了。”林以柔急忙道:“我得回沈总那边了。”

    林以柔离开了任侠的办公室,任侠坐在那里发傻,自己只是想请林以柔 过去赶走苏逸辰,没想到林以柔竟然误会自己要潜规则。

    过了几分钟,沈诗月打过来电话:“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任侠去了沈诗月办公室,没看见林以柔,不过沈诗月主动提起了林以柔:“我刚才让林以柔去你办公室送文件,你跟林以柔说什么了?”

    “没……没说什么呀。”任侠心里有点担心,林以柔该不会是来沈诗月这里告黑状,说自己要潜规则吧。

    沈诗月一个劲摇头:“我怎么觉得林以柔情绪不太对劲。”

    任侠试探着问:“怎么不对劲?”

    “林以柔私下里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不过在我面前从来非常严肃,极少会有什么表情。”

    任侠叹了一口气:“一般人见了你都不会有什么表情。”

    沈诗月权当没听到任侠的这句挖苦:“刚才林以柔从你那回来,一个劲的傻笑,我问她笑什么,她又说没什么事儿。”

    “就这样?”

    “不然怎么样?”沈诗月上下打量着任侠:“你是不是对林以柔有什么表示?”

    任侠一个劲摇头:“她是你的秘书,我能对她有什么表示。”

    “你最好清楚林以柔是我的秘书。”沈诗月如今知道了任侠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对任侠说起话来也是非常客气:“我知道公司很多高管,都曾经对林以柔有过潜规则暗示,其实这没什么用。因为林以柔这姑娘我还是了解的,肯定不会接受这种潜规则,那种人品不端正的女孩我不可能留在身边当秘书,这还是其一。其二,林以柔毕竟是我的秘书,潜规则这种事都是上级睡了下级然后有所回报,你们这些高管根本找不到林以柔,因为林以柔不归你们任何一个高管管辖。”

    任侠叹了一口气:“这么说你是认定我要潜规则林以柔了?”

    “那倒不是。”沈诗月摇了摇头:“注意我的措辞,我是问你对林以柔有什么表示,但没问你是不是要潜了林以柔!”

    任侠叹了一口气:“那么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要以为我真的对公司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知道很多高管都对林以柔有潜规则暗示,这让林以柔不胜其烦。”顿了一下,沈诗月很费解的说道:“林以柔去其他高管那里全都是板着脸,但从你那里回来确实笑嘻嘻的,态度跟过去完全不一样。所以我很好奇,在你办公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真想要潜规则林以柔,应该不会让林以柔这么高兴。”

    任侠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编个谎:“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给她讲了个笑话,把她逗笑了。”

    “荤段子吗?”沈诗月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算了,只要没什么事儿就好,你们之间讲过什么笑话,我也不关心……我这一次把你找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文化小镇项目的真正选址。”

    开发计划已经报上去了,所有有关部门都以为,振宇地产是要开发团结村,实际上真正开发地点还没有决定。任侠告诉沈诗月:“我这两天仔细研究过地图,已经选了一个地方。”

    沈诗月立即拿出铁山煤矿区的高精度地图:“说来听一听。”

    任侠在地图上指了一个地方:“丛翠岭。”

    “丛翠岭……”沈诗月知道这个地方:“跟团结村、成高村和新街村在同一线上,都属于铁山煤矿区的边缘地带,离海更近。但这个位置距离冠海山略有点远,周边可以开发的风景资源,比起团结村和成高村就要差很多了。”

    “风景资源其实很好办,只要投入巨资进行人工兴建就行,到时就说是修复生态资源,没准还能管市政府要一些财政补贴。”顿了一下,任侠说道:“我这段时间翻过资料,其实铁山煤矿区过去风景还是不错的,只可惜被这些年煤矿开发给毁了,我们说是修复生态资源其实一点错都没有。还有,丛翠岭这里的土地产权比较明晰,不像团结村和成高村那么复杂,在征地上我们可以非常省事,节约一大笔成本。”

    沈诗月被吸引了:“继续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丛翠岭的地理环境跟团结村基本差不多……”任侠告诉沈诗月:“到目前为止,我们围绕团结村不断形成各种开发计划,而这些计划全都是因地制宜,也就是说结合了当地的地理因素和实际情况。我们真实开发地点必须跟团结村高度接近,那么直接把计划换个地名就可以用了,如果地理因素差别太大,到时我们还得重新做计划,这里面会有很大的隐形成本。”